傲慢与偏见

  在灰姑娘模式的爱情故事里,推动情节的戏剧冲突有很多种,有的是男女猪脚家族的宿怨,有的是因为条件悬殊造成的家庭阻力,有的是强有力的第三者第四者孜孜不倦的干扰,灰姑娘式的爱情故事写的就是男女猪脚如何冲破重重阻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过程。当红韩剧《秘密花园》最主要的戏剧冲突却不是这些外在的阻力,而是来自男猪脚对自己身份、地位、利益以及价值观、自尊心的坚定捍卫。

  含着金汤匙出生,受过最好教育,对赚钱很有一手,住在国家公园似的家里,时刻都光鲜亮丽的男猪脚每天做人都做得很嚣张,以嘲讽奚落他人为最大乐趣。他谁都看不起,尤其看不起穷人。他对阶级区别最明了,且是阶级界限最坚定的卫士。所以,从他邂逅贫穷的替身女演员,并且对她在公路上车流中也能开车开得像F1比赛的飒爽英姿一见钟情的那一刻起,一场情感和理智的浴血厮杀就在他高贵的灵魂深处全面展开了。

  如果这位男猪脚和一般偶像剧的男猪脚一样,对贫穷有与生俱来的容忍力和怜悯心,对荣华富贵还有不切实际又莫名其妙的排斥感的话,戏剧冲突就自然不会被设定在男猪脚的内心世界,而是在上述的那几种冲突的外在世界了,当然这个戏也就不像现在这么不落窠臼不像现在这么受到广大观众的青眼相加了。这次是一位绝顶聪明的剧作家,她知道观众们要看的,是爱情如同地震一样的力量,如何改造他价值观的地质结构:把傲慢的山峰谴谪为平地,让卑下的盆谷向高山复仇。

  谁耐烦在温柔里读温柔?谁又有兴趣在深情中看深情?谁会看到淹没在粉红色里的粉红色呢?所以,从《秘密花园》这位目空一切,自命不凡,精神洁癖,挑剔刻薄,王子病晚期患者的男猪脚的恶毒嘴巴里吐出的情话,才格外地动人,分外地具有轰动效应吧?

  读者观众一向以来要的正是这种反差。所谓具有审美价值的爱,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那种选择。两个世纪之前的伟大的言情小说家简奥斯汀就深谙此道。《傲慢与偏见》的女猪脚伊丽莎白固然是把宾利先生赞得天上有地下无那般的可亲可爱,但她仍把一颗芳心殷殷地捧给了没啥人缘傲慢无理而且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达西先生。(女猪脚总是爱上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男人,这也是此类故事的定律之一。当然这未见得是作家的虚伪,也不能只归咎于女猪脚的矫情做作,其实这是“傲慢与偏见”的冲突在女猪脚一方的体现。从不顺眼到顺眼到爱上的过程正是故事的精髓所在。)完美的一流男人的命运是:永远只能做爱情故事中的男二号——男N号,只有那些劣迹斑斑的男人哪,才够格做男一号。在这些受欢迎的灰姑娘式爱情故事里,灰姑娘最终会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结果是千篇一律的,而读者观众关心的正是中间那各种细微的差别。如何使傲慢的头颅在爱情面前低下,爱情又如何使偏见渐渐消除,正是写作者要全力以赴的核心地带。

傲慢与偏见》有5个想法

  1. jarka

    你最近产量很高么~~~

    我喜欢的《巴黎恋人》,也是这个模式的。不过男主是个大叔,也不帅,就是腔调很好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