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脱节的国度

脱节的国度(2011-07-26 23:24:47)
标签: 杂谈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们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们谢罪呢,我们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某些事物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国家为什么不进步,是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在用毛泽东斯大林时代的他们来衡量自己,所以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太开明了,太公正了,太仁慈了,太低姿态了,太不容易了。他们将科技裹着时代向前走的步伐当成了自己主动开放的幻象,于是你越批评他,他越渴望极权,你越搞毛他,他越怀念毛。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

韩寒:脱节的国度》有11个想法

  1. 飞燕

    我已经彻底不萌韩寒了。特此声明。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我觉得,我对他的尊重再也不会超过对一位热爱生活热爱家庭关心社会的普通上班族男青年的尊重。

  2. 贾嘉

    [quote=飞燕]
    我已经彻底不萌韩寒了。特此声明。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我觉得,我对他的尊重再也不会超过对一位热爱生活热爱家庭关心社会的普通上班族男青年更多。
    [/quote]

    为什么呢?

  3. 飞燕

    当其他的公共知识分子勤奋地做着实事,呕心沥血地写着檄文,越来越成长为一个个男人时,他还停留在一个文化水平一般,知识水平缺乏的小男孩状态,而小男孩的那些纯真、俏皮、聪明、无畏(因为无知)却越来越少,也不再适合他那张越发沧桑的面孔了。根本原因应该是他比较懒,名利心不重,容易小富即安。而才华本来就有限(看他写的小说),所以写作比较困难,也难以有写作本身带来的自给的满足感。

    他至今都可取的地方就是:他的确是一个好人,也有做人的原则,而且不贪婪。我觉得他和赵薇有点像。凭着好运气和青春(赵是青春的美貌,他是青春的才情)一夜成名,没有经历潜规则(或经历得较少),名利双收得算是干净的,所以没有被彻底腐蚀。另外一位才华不让我欣赏,但人品让我欣赏的作家就是安妮宝贝。

    [img]attachments/201107/27_150510_03.jpg[/img]

  4. 偶进此处

    我倒是越来越喜欢韩寒了。
    每一次公共事件,都毫无例外地成为老百姓的宣泄口,写的文章堆积如山,其中不乏知名的作家,可是韩寒一出手,他们就浮云了。不仅因为他是青年偶像拥戴者众,也因为他确实写得比别人好太多了,这篇也一样,入木三分。我才看第一句,就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不一样啊,目光太锐利了。
    我不认为韩寒才情不够,他的杂文是第一流,超一流的。
    知识水平不代表什么,有知识的人多了去了。一个读到博士的演员,未必能象周润发这样的乡下人一样收放自如。
    韩寒也不懒吧,他如果懒,小富即安,就不会当年倾家荡产去搞赛车了,而且拿到车手总冠军。
    迄今为止,他是个活得甩洒漂亮的人。

  5. 飞燕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众口难调。认为韩寒杂文超一流,一流,二流,三流乃至不入流……都大有人在。我的口味是认为只有鲁迅的杂文才能称得上“超”。
    学历不代表知识,我所指的知识不是指他的学历。很多人有知识也不怎么样,不能成为一位公共知识分子没有知识或知识水平一般的借口。
    我只是不“萌”他了(我个人觉得是我变老的一个表现 [razz] )。但仍然尊重他。就像你称赞的那种潇洒漂亮,我也觉得是。但我表达为他“名利心不重,不贪婪”,所以受到的掣肘较少。

  6. Jarka

    另外一位才华不让我欣赏,但人品让我欣赏的作家就是安妮宝贝。

    不是说安妮宝贝是小三转正么?

  7. 飞燕

    Jarka* [ 2011-07-28 16:25:44 | 222.70.163.227 ]
    另外一位才华不让我欣赏,但人品让我欣赏的作家就是安妮宝贝。

    不是说安妮宝贝是小三转正么?

    是么?我对安妮宝贝的私生活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她够低调,是真低调,不是装低调。

  8. 偶进此处

    值得尊敬的知识分子(不值得尊敬的所谓知识分子当然更多,就不列举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兼济天下,或独善其身。兼济天下者,又可以分成两类,在体制内惮精竭虑为民谋福,在体制外体恤苍生大声疾呼;独善其身者,也可以分成两类,因“世与我相违”而不为五斗米折腰寄情山水田园;不关心世事而做自家学问营自家生计。在我看来,这四类知识分子值得尊敬的程度递减(前两类差不多吧)。安妮宝贝我不了解,如果仅是低调而有才华,当属第四类,而韩寒在我眼中,属第二类。认同公盟为韩寒颁奖时的颁奖词“以轻盈的姿态抨点时政,每惊其洞见;以欢快幽默的青春肩起社会公义,每见其挚情。以优美矫健的赛车手容姿,表现着自由而择善固执的独立精神。在许多重大社会事件中,乐观、阳光、坚韧,文字之外,他在行动上的担当以及因此而展示出的愛的能力,尤让人感佩。”
    有才情有粉丝而能低调确实难能可贵,这需要挑战人性,有责任有担当则更令人尊敬。且,若要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本身就不可能低调,这是机会成本。
    飞燕是聪敏过人的女孩子,我也是“每惊其洞见”,同时也每惊其才情。这次冒昧了,莫见怪。

  9. 偶进此处

    再,可能任何人都经不起长时间的观察吧,这个我很理解飞燕,所以我就不打算长时间观察韩寒了,只看看他的文章而已。长时间观察后我仍能保持与日俱增欣赏的知识分子,有一个,是梁文道。

  10. 飞燕

    偶大侠:你说的我认同,除了“飞燕是……”谢谢。

    在你的提醒下,我自己心里细究下去,觉得我终于不萌韩寒了的原因一为:从前我对他有“误会”,故萌故粉,追星了,不是建立在理性上的追随。

    原因二为: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他与我心中给他设定的形象有了较大差距,这个本身是原因一的结果。且我对他文章的数量(杂文)和质量(小说)着实失望了。他的杂文在以清浅易懂、朴素灵动的方式向年轻人普及普世价值这一点上,哪怕更有真知灼见的人都未必有他做得好。我原本对韩寒的期待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能写出更深入更有建设性的质素的杂文来。但他没有,他写的仍然是普及性的文章。也没有什么不好。我是否因为自己已经熟读了红楼梦形成了自己一套看法,就否定那位向我启蒙了红楼梦妙处的中学语文老师的价值呢?不,我仍然尊敬他。但和少年时代不同的是,我不再觉得他身环光圈。

    经过与你的讨论,我现在觉得这是我对这位作家建立成熟稳重的看法的开始。这次可能才是我对他真正的看法。

    感叹一句,韩寒不亏为当世焦点!我闲话一甩,就调动了我们这个寂寞网站的生气来了。谢谢偶大侠的长期关注!我和嘉嘉现在写得太少太少太少了。

  11. muhongqiang

    偶然来这里,因为找这篇文章想看。

    除了文章中两段相同让我有点晕糊糊外,文章的主旨很深刻:脱节!

    现在整个中国社会就在这种状态中,各阶层的不信任的情绪一天天扩展到所有的方面,这是国家失去凝聚力的大问题!

    不相信官方,不相信专家,不相信慈善,不相信邻居,如果一切你都不信了,那怎么办?

    旧的信仰被当成迷信扫地出门,新的信仰又建立在谎言之上。

    一个人没有思想,那是活着的死人
    一个国家没有信仰,也就是等待分崩离析的时间。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