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5月

海福莱超市(跃跃语录补记三)

  福事多超市倒闭后新开了家海福莱超市,跃跃说:“福事多黄了变成海福莱,海福莱蓝了就变成利群了。”(利群是另一家超市)

  五岁多的小孩还不懂好赖话。张公子拿到了驾照乐不可支,问他外甥驾照上的照片帅不帅,跃跃撇撇嘴摇了摇头。张公子又逗他:“给你买个滋水枪去吧?”他姥姥怒道:“还买,买100个吧!”他高兴地抬头问:“到海福莱去买吗?”我们大笑。他渐渐也听出来不是给他买的意思,哼哼唧唧的不高兴。我责怪张公子乱说话,张公子笑说:“跃跃不说我长得帅,我才不给他买!”过了一小会,他磨磨蹭蹭过来,低着头犹犹豫豫地说:“那我就说你那张照片长得帅好了。”

一首好歌:吉祥三宝

  刚听时,觉得很好玩,像念经。知道歌词意思后,感动得想哭。

  小女儿问:"爸爸,太阳 月亮和星星是什么?"
  爸爸回答:"吉祥三宝".
  小女儿问:"妈妈,绿叶 花朵和果实是什么?"
  妈妈回答:"吉祥三宝".
  小女儿问:"爸爸 妈妈和我是什么?"
  爸爸:"吉祥三宝".
  爸爸 妈妈 女儿:吉祥三宝,永远吉祥.

《吉祥三宝》mp3下载地 址http://211.148.151.133:8000/music/brbye/brbye_2929.mp3
《吉祥三宝》flash观看地 址http://www.flash8.net/flash/14172.shtml

  类似的歌有那年春节晚会上,台湾一家四口的《我爱我的家》。

莫须有 接受生活

  下午上班前我边系凉鞋带边恨恨地骂:“该死的领导!”pp笑说:“我去告诉你们领导!”,我丢下一句:“在中国,骂领导是被社会认可的行为。”赶紧下楼骑车往单位赶。在路上想,为什么要加上“在中国”三个字呢,以前最讨厌别人动辄国内国外地说,大约是受了某些讽刺文章的影响,沾染了文艺腔。张公子更会噎人,某同学出国后爱在qq群里问:“国内现在有什么新闻?”张公子回复:“http://news.sina.com.cn,我们不会比新浪知道得更多。”

  从太阳镜看过去前面一片褐色的清凉,又灰蒙蒙的,不真实。明知道是不真实的——故意撇着眼睛往上看往下看时依旧是白花花的大太阳光。频频这样做的时候,明明暗暗,有着戏剧化的效果。白花花的,间或有树叶的阴影,像小时候老爸单位发的猪头肉,整个的猪头抛开来露出大堆猪脑。经常发经常发,给我最腻歪恶心的童年记忆。他们单位领导有亲戚在肉联厂吗?

  领导的心思下属你别猜。领导忽然命令本周末全局照常上班,领导说:“这么忙,或许有什么事呢!到时候别叫人叫不到。”哗,莫须有啊!上午领导们面试了两个应届毕业生,之后全局呼啦啦都坐办公室喝茶看报聊天嗑瓜子。我整整一周做牛做马,累得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真的熬不住了,下班时谎称“一妹妹结婚,要去送嫁”,请了周日一天的假。呜呼,法定的节假日,要想法设法告假,苦煞我也。

  倒真是去喝喜酒,吃饭而已,没有那么夸张——送嫁,那是要全程陪同滴。张公子的前同事结婚,收到张红色罚款单。对于没有交情的一般朋友,人人都诅咒红白事的礼钱往来,人人又都这么做——世间所有事还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横竖将来这一笔钱是会赚回来的。

  下午同事用拉芳香皂洗毛巾,办公室有那么一小会弥漫着木瓜的香味,温润的腻答答的味道。但是聊胜于无。我要像爱拉芳一样爱生活,至少要像接受拉芳一样接受生活。

  (这样结尾带着自己都不相信的勉强,但是话要朝好的方面说,于人于己都要增添一些信心,且不论真实与否,多少与否。鲁迅还要“在《药》的瑜儿的坟上平空添上一个花环,在《明天》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

梦想,高过我年轻的眺望

  
  我能想象到事情的开始,却不敢预料它的过程,因为过程往往比我想象的更糟。

  BX便是这样,它一如既往考验我的耐心与理智。比如人体的某个部位出现了疾病,打个吊瓶势所当为,若是一直打一直打呢?且随着过程的推进,有药剂加剧的倾向。烦闷如大毒蛇,缠住了我。
  
  而我也终于忍无可忍,不平则鸣了。是崩溃了吗?A领导近日偏喜画表格,在统计某数量时,命令本人转化为表格形式。我唯唯诺诺,忙个不亦乐乎。B领导过来命令这个先停停,他的文件得马上准备好。我忽地大为光火,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一个人也不能当两个人用啊!

  逞得一时口头痛快,心头实在痛快不了。回到家张公子又一阵数落,什么光知道发牢骚实则不思进取云云。雪上加霜啊。寒天饮雪水,滴滴在心头。我无力辩驳,况且真正是心虚的,若不然,照本姑娘平时阴阳怪气无理也要搅三分的脾性,早就跳高了。

  思进取的话,就该为梦想铺路搭桥,但是没有,只是叫嚣着叫嚣着,造出大声势来——给谁看呢?骗自己好玩啊?

  盛同学问我生日礼物要什么,我说我想要的东西多了,华衣美食书籍玩具大房子小汽车,只嫌少不怕多,她说这些不是幸福的必备要素。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但是如果这些东西多到能够让我觉得自由,我会以为是得到幸福了吗?嗯,金钱和自由扯到一起,显得高贵些。想到喜宝的梦想“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就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这些都没有,我要有健康。”

  身体健康是爱玲认为驻颜的三大条件之一,但是她还说:希望美得长久一点,不外便于身体悦人的本钱足一点,时间长一点,苍凉的结局因此推迟一点。不外是这样。

  这话真苍凉。很好的梦想,何苦说破。凡事说破了,哪里有什么好听的话?

谁都相信科学,谁都不吃。

  办公室里有只香瓜,是同事从某省的某个艾滋村带回来的。公司每个办公室都分了一只。大家都只是看着自己办公室的那只香瓜,或者闻闻,或者摸摸。没有人吃它。那瓜真大,且香,香味时不时地飘过来。水果摊子上卖的那些根本比不上这天然的、自熟的乡下香瓜。大家都知道吃这个不会传染什么病毒的,但是我们只是说笑,只是不吃它。大家都说千万不要让周博(带香瓜回来的人)知道我们不吃,他会伤心的——这是千里迢迢扛回来的艾滋病人的一份情意。

  幸好咱们的博客没什么点击率,要不然,我把这大实话说出来,一定会让人觉得我们在歧视艾滋病患者。

attachments/200505/24_202032_13114519.jpg

镇日无心镇日闲

  闲来无事到处看别人家的blog。博客上牛人真多啊,直看得我冷汗淋淋,简直低到尘埃里去。很快成为很多人的粉丝。他们都青年才俊,文采风流,知性感性小资,有才有财有闲,就算忙也忙得那么高贵。

  这样的渺小感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日日伴随,渐成痼疾。

  小时候玩捉迷藏,从来都是找不到人家,偶尔被别人找不到,人家早就不耐烦,各自散场回家。留我自己看落日西沉,看黑暗一层一层掩来,无边的黑暗。偏要遵守游戏的规则,不敢离去。像一个醒不来的梦魇,茫茫的,昏暗的,纠缠的,梦里也知道是梦里的——可是,醒不来。生气了也哭,不单因为是生别人的气,也恼恨自己不能像别人一样玩得合群自如,“怒其不争”。同伴终于忍无可忍,嗤笑:“玩不起就别玩!”——玩不起就别玩……四面响起哄笑声,尖利的,刮得人脸疼,像剃刀片。

  有一年在火车上遇到一女孩,和身旁男生打情骂俏,挥洒自如,我以为必定是热恋中的男女,谁知那男的在下一站下车,两人道别的话分明是才刚偶遇的陌生人。女孩找不到发嗲的对象,只好退而求其次,和我攀谈。得知我年方二十二后,女孩不屑了:你怎么这么大了,我才十八岁。言下之意我实在是虚度了几年光阴,好皮囊没有,以女色诱惑人的本事更加没有。我干嘛要色授魂与,我又不需要装狐媚子骗人?但到底心存芥蒂——由此及彼,永远是跟不上时代的列车了,一切流行的元素。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又想起这件事来。

  老家人俗话说女孩子生日里占五好,男孩子占八好。我四月十五,弟弟三月初八。从前的人又说“女大三抱金砖”,老妈恰好比老爸大三岁。真的假的?我怎么一直觉得八字不顺,诸事不利,抽签也必定是下下签。什么古人承不我欺也,都是骗人的鬼话。和尚道士的话信不得,古人的话又如何信得?

  看三两个博客就自卑成这个样子,勾起那陈年往事来——难道真正是上不得台盘的?

心血来潮——跃跃语录补记二

  没想到小孩也有“发神经”的时候——跃跃非要做饭给我吃,做方便面。

  第一天早上。他说:“贾嘉姨,我给你做方便面吃吧。”我随口答应着好好好,谁把他的话当真呢。洗漱完毕,我坐在茶几前喝稀饭,他从卧室出来,走到客厅门口,看到我已经吃上了,大哭:“呜呜呜,她已经吃了!”边哭边把手里的玩具宝剑在门框上敲来敲去。

  第一天晚上。我在客厅边看电视边洗衣服,他又说:“贾嘉姨,我帮你洗衣服吧。”我受宠若惊了,忙道:“不用跃跃洗了,你去玩吧。”他不同意,威胁我说:“那我不给你做饭了!”只好挑出最小的东西——袜子给他洗。搓两下,蘸两下肥皂,再搓两下,再放在水里揉两下——简直可以出师了!勇勇眼馋不已,问:“给不给舅舅洗?”“你拿过来啊!”他痛快地说。勇勇把脚伸过去,小家伙一只一只脱下来,放盆里又搓有拧,干劲十足。我对勇勇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照片见张智勇的blog)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起床,他巴巴跑到我床前说:“贾嘉姨,我给你做饭吃吧。”实在是盛情难却啊,何况是小孩子的盛情。他的个头还没有煤气灶高,站在小板凳上,拿着对他来说可算硕大的锅铲子,表情郑重。虽有他姥爷手把手帮忙,也看得我们几个人胆战心惊。做好后,舀一汤匙汤递到我嘴里,“好不好喝?”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的眼神,不安的在衣服上搓着手。我说好喝,他立刻笑了,露出小嚯牙。

  第三天早上。又跑到我床前,还是同样的话。他姥姥过来把他抱走了“警察不让贾嘉姨吃方便面了,警察说方便面没有营养!”他不满的哼哼唧唧,却不敢大声抗议。他姥姥一直拿警察吓唬他,玩游戏看蜡笔小新不睡觉哭闹不吃饭时,总是虚拟警察敲门或打电话。蓬莱的警察比太平洋的警察管得还要宽。像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母亲用鬼吓唬小孩。在他的小小心灵里,警察和魔鬼无异。我和勇勇总担心他长大后最讨厌的职业是警察。

  他妈妈开玩笑:“你得给我家跃跃开工资啊,服务这么热情!”我说:“我倒是想开啊,可是有雇用童工的罪恶感。”

  他的热情持续不了几天,又会有新的目标吧。——我可不想天天吃方便面啊!

五一游记之对照记

我无端地傻呵呵的乐着,勇勇题名“三只猪头”。地点:烟台第一海水浴场旁的广场。
attachments/200505/17_230435_dsc00533.jpg
   
平生头一遭看见孔雀开屏,相机举得晚,只拍得孔雀屁股。人大法学院一个叫胡锦光的老师这样开玩笑,“孔雀开屏好是好,可是你要是绕到它后面看看呢。”现在让我们绕到它后面看看……
attachments/200505/17_231518_dsc00569.jpg

三号那天据说蓬莱至长岛海面出现难得一见的海市蜃楼,我们这种薄相的人自然是缘悭一面。彼时我们在干什么?彼时我和青萍花六块钱钻到蓬莱阁下面一小屋里看88年的海市蜃楼录像,差点被旅游的人挤死。什么叫援木求鱼!什么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attachments/200505/17_232337_dsc00600.jpg

“八仙礁”三个字实在是奇丑无比的,我竟然那么一副“恬静”的表情——立场实不坚定!
attachments/200505/17_232649_dsc00612.jpg

这是在长岛月牙湾。这张自认为是有生以来表情最为可爱的,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样子,只这么一次,恐怕也是后无来照了。
attachments/200505/17_233630_dsc006631.jpg

多么美的艺术照!最实用的效果是有效掩盖了我晒红了的脸蛋子。
attachments/200505/17_233956_dsc00666.jpg

东施效颦——龙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attachments/200505/17_234432_dsc00691.jpg

如诗如画,如怨如诉。如梦境,分明中带着那么点不真实。无法用相机记录十分之一。我们是画中不雅的不应有的点缀——造化弄人。精明的造物主。我说:百年之后,请把我的骨灰长眠于此。
attachments/200505/17_235341_dsc00702.jpg
attachments/200505/17_235850_dsc00701.jpg

新闻与真相

  以我为配角的一则新闻,刊登于5月16日的《今日蓬莱》:

  

attachments/200505/17_191458_dsc00728.jpg

  事实真相不然。5月1日早上五点钟,我和勇勇乘该出租车前往烟台火车站接前来旅游的青萍。是日凉风习习春寒料峭,我体贴入微地给青萍带件风衣挡寒。上车后困意犹存,勇勇将装有风衣和五瓶饮料的塑料袋扔到车座后面埋头大睡,我提醒他:“下车后别忘了!”然后两个人呼呼睡去。不一时已到烟台火车站,下得出租车,走了尚没有十米远,我惊觉大叫:“衣服落车上了!”我俩猛回头,发现一辆车的后窗玻璃透出我们的塑料袋,该车刚刚起步,缓缓而行。顾不上多想,我俩撒腿狂追,像夫妻俩打仗一样,一前一后,狂奔不止,路人皆讶异微笑侧目。四条腿到底比不上四个轮子,眼看车越开越快,拐个弯,没了踪影。两人气喘吁吁之余,沮丧的发现居然连车牌号也没有记住。勇勇安慰我:“算了,反正是旧衣服,也不值钱。”我说:“可是是盛焱送我的呀!”勇勇说:“那就意义不同,带感情色彩了–让她再送你一件!”

  5月6日在汽车站送青萍,发现那司机在不远处逡巡,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过去问他:“还记得我吗?一号我坐你的车去烟台,把一件衣服和几瓶饮料落在你车上了!”司机大哥稍稍犹豫了一下,恍然大悟:“记起来了!东西在我家,什么时候给你拿来?”然后有些忙乱地留给我他的手机号。7号晚上我打电话联系他,第二天上班时去汽车站找他拿东西。8号早上刚到汽车站一群出租车司机围上了我,热情的招揽生意。我左顾右盼说找一个司机,很多司机问:是不是找我?我说我有东西落那司机车上了。那些司机师傅赶紧退后:“不是找我!”这时那个司机看见我,走了过来。在一群出租车司机的哄笑声中,他的表情很不自然,似乎做这样一件好事,不起眼的好事,给同事们留下开玩笑的话柄,在他,是很不情愿的。可是,我找到了他,出于一时本能的反应,他承认我的东西在他那里。正是由于他有这样利于别人的本能反应,我知道他不是一个不善良的人。

  他也许是故意做出尴尬无奈的表情,在鲜有善事发生的圈子里,要想获得归属感,做好事需要用无辜来掩饰。这样,对他对别人,才都是可以接受的。

  把东西还给我的时候,他解释说:“有一瓶饮料被一朋友喝了,我到处买那种买不到,只好买别的牌子的给你补上。”这时候我有些感动了,因为我之前说过饮料不要了,只还衣服就行。如此看来,他还是个认真的人,有点孩子气的认真。这股认真让我肃然起敬,有些慌乱,我能想到的感谢的方式只有承诺“以后去烟台一定坐你的车”。

  13号无意间看到《今日蓬莱》报纸上的热线电话,心血来潮把这件好人好事真实明白地告知了记者,就有了这篇与事实有很大出入的新闻报道。

《我和奶奶》那张照片

  刚才在张智勇的博客上看到《我和奶奶》那张照片,觉得很好。墙上贴的画很好。奶奶手上好象戴着银镯子,也很好。腿上盖着红毯子,背后叠着绿被子,我最喜欢这样的感觉。感觉很安全。

从烟袋斜街到鸦儿胡同

作者张入云是我的第一个主任。该文记的是她的2003北京之行,喃喃自语。今天看到这个,很喜欢,就贴上来。

写下这个标题时,我很想顺手把“鸦儿胡同”改成鸦片胡同。确切地说,在胡同口看到它的路牌时,就曾产生过强烈的篡改欲望。似乎非此不足以充分烘托秋游北京“行乐须及时”的气氛。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的。不能smells like teen spirits,那就歪倒在炕上,点燃一撮拜金主义的烟幕吧。

话又说回来,鸦儿胡同的名字其实更有诗意一些,让人联想到枯藤老树昏鸦或者麦田群鸦甚至西川《夕光中的蝙蝠》之类的意境,有古都迟暮之美。我的照片显示,我在北京的日子里,流连在诸如“国旺胡同”北京市公安局盗抢机动车证明处之类的地点,还不时邂逅“六铺炕宾馆”这样的奇特所在。但鸦儿胡同这个名字还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上海后,我给小DOWN发了一条平安短信,以“糊塌子”的称呼开头,“烟袋斜 ”的落款结尾。自我招魂 的兵器有若干种,随意地为经过的事物命名,可能是其中最为光滑趁手的一种,从来有害,从不致命。

回到上海,连日加班,开会轮到我汇报出差情况,领导忿忿地指出,我仅用两分钟的发言就对付掉了北京一周的行程。我脱口而出:要不要把我那份总结报告拿来念一下?回到上海,报销差旅费,就去买了台三星的液晶显示器,从此必须像小DOWN一样,记得离开电脑的时候要关闭显示器电源。奔赴赛博途中,照例拐进季风书店,像每个职业病患者一样,把新书展示台上每本书的版权页浏览一遍。本社北京公司引进了台湾远流的电影馆丛书,独缺两大热门:《基斯洛夫斯基谈基斯洛夫斯基》、《雕刻时光》——后者在季风已经卖到脱销,我于是在随身记事本上添了一笔,改天去鹿鸣书店找。

到底又可以绕回来说我的北京2003之行。小DOWN说蓝旗营雕刻时光新店的桌椅就像快餐店里的,我始终想像不来,那会是怎样的一家快餐店?北三环边上的元大都土城遗址正在改建中,“十一”向市民和海内外游客开放,纪念北京建都850周年。时隔三年,我终于学会了在北京坐公交车,不再第三十几次地出入西直门地铁站。三年前我在清河镇和一辆二八男车合影留念。三年后,我忍受着小DOWN和DOWN夫的祥林嫂式呢喃:“上个礼拜,那块甲B车牌还属于我们。”

步行出清华东门,打一块二的出租车去清华西门火锅店喝酸梅汤,四公里内畅行无阻。三年前的秋天,我在复旦南区雕刻诗艺,《总共的秋天》总共写了两个版本。三年后,我在“老莫”面对一盘红菜汤,等待我的罐焖鸡腿肉,犹豫着要不要再点一份“进口小包装黄油”(菜单上就是这么写的)。

古观象台还在,雍和宫当然也在,以六字真言为设计元素的戒指款式推陈出新,流水帐用来计算光阴,纵然时序混乱,心态也不再严正。某小哥来信,像一场风雨吹打着我的脸:“我很少看得见她的心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的确觉得,确定无疑地觉得:你这篇小说里的女主人公心态有问题。这种心态影响了小说的视角,而糟糕的是作者并没有察觉到这种心态的问题所在。”

有问题留待我去察觉,这个想法令人愉快。整理旧物,发现粗腰早年诗作的残句:“我年轻得早,衰老得也快。”有问题,甚至还有速度,速度。

(飞燕按:“烟袋斜”是北京一街名,在共事期间,作者不止一次提及它,使我对北京的地名有了一个启蒙式的认识。上海的路都以地名为名,在上海见到的印象最深的路名是“甜爱路”,在多伦路不远处,无创意,无遐想。)

(飞燕按:作者十分嗜好自我招魂,她间或在我面前自我招魂,因为我不懂得她,尚无资格为她招魂,所以她只得自我招魂,但是这并不防碍我对她的欣赏。她十分突出,像所有十分突出的人一样,她给我快乐,她让人痛苦。)

(飞燕按:她的职业病,我正在犯。)

《狸猫换太子传奇》的小bug

  皇上怒气冲冲道:“刘妃越来越猖狂了,竟敢公然干涉朝政,对朕也大呼小叫!”

  太监陈琳长叹一声:“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原来曹雪芹先生不是灵感忽来,而是向宋朝一太监借来的呀。

外行看热闹——我爱体育

  对于体育,一切体育项目,我充其量只能是个门外汉。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篮球等等的比赛规则看一次明白一次,迅速的忘却一次,再次看再次明白一次。但是这丝毫不能阻挡我的激情与朝圣之旅,是的,我把看电视转播的体育赛事当作“把目的赋予行走”的朝圣,像罗岗和毛尖看电影一样。

  朝圣的高潮是在奥运会。盛大的舆论宣传攻势迅速攻占百姓的聊天话题,那时的报纸电视全是体育体育奥运会,本来立场就不是很坚定的我更容易受到影响,央视五台一度成为唯一收看的频道。我看到那里的泪水和欢笑,拚搏与失败,真实的悲喜人生,那么即时、生动。体育竞技场上永远是一朝成名天下知,成则为王败者寇,没有第二名立足的余地。田亮是一个特例,胡佳第一而不是他,但是更多的镜头对准了田亮。就算是刚刚结束比赛,记者的采访话筒也是大堆大堆对准了“亮晶晶”的男主角。田亮长着圆圆亮亮的眼睛,相貌有着与实际年龄不太符合的稚嫩干净。沉默老实的冠军胡佳默默收拾起行装,走出赛场。我觉得,胡佳那时依然不苟言笑,固然和性格有关,大约当时的现场气氛也脱不了干系。所有人都希望失利时淡出别人视线,没有人希望成功时无人喝彩。

  我爱夺冠的那一刻张军任球拍滑落地上,自己仰天瘫倒在球场上,高凌笑着过去拍他的肚子。这一镜头总是回放,我每次看到都要开心不已——好可爱的两个人。媒体说张军在赢球后的习惯动作就是仰天躺在球场上,他的搭档——高凌或者别的人——就会过去拍拍他的肚子,拉起他。成功时他们的各色姿态胜过一切舞台演戏,那是事先没有排练的真实感受,是生命的原生态,比任何经过酝酿的泪水都更令人感动。李婷和孙甜甜这对巧克力女孩一直笑啊笑啊,笑到最后。以常人的审美眼光看来,她们实在不能算是漂亮,可是她们阔大英豪,结实健康,这样的美是大众的,如有一种可以触摸的质感,温暖可亲。《中国式离婚》里娟子的扮演者左小青就有一种天然雕饰的英武,女孩子有这样咄咄逼人的英气,不仅男人而且女人都会感觉到压力。当下对女人的审美倾向于弱柳扶风西子捧心娇喘细细小鸟依人,女人都勒紧了腰带饿得自己面黄肌瘦,力争像莫文蔚那样隔着皮就能数得清肋骨。这样风气下,任何一种异于潮流的美都会带来视觉和感觉的挑战。我大学一舍友身体健康,几近骠悍,体育每每考到95分以上,令我等跑完800米要吐血的体弱多病者咋舌不已,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每次都要请她当心体育太厉害不能激发男生保护弱女的英雄气概而导致长期待字闺中。

  我亦长期忽视体育锻炼,致使头脑简单外,四肢亦不发达。中学时最讨厌足球,对乒乓球、羽毛球这种运动量不是很大的还能接受。一次我们在操场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正在讲常识,远远的一个足球射到我跟前,我脱口而出“野蛮、原始、疯狂!”,惹来哄堂大笑。这样排斥足球,高考前居然在7月3号凌晨熬夜看了那年的欧洲杯,法国和意大利争冠军。下半场十几分钟时法国负于意大利一分,一直踢到伤停补时,仍是0:1,法国队眼看回天无力,解说员语气里已经替法国队放弃:“意大利将1:0结束比赛,除非出现奇迹!”但此时,奇迹出现了,在第48分,维尔托德如有神助,攻进一球,将比赛推入加时赛。此时,全世界球迷甚至比赛双方都圆睁双眼,不敢相信这一既成事实。且看解说员(韩大嘴?)激动得语无伦次的话:“不可思意啊.…神了….我不敢想啊…. 怎么可能…这是真的吗???…最后的时刻…奇迹真的出现了!”加时赛中法国队精神抖擞长驱直入,在第13分钟,特雷泽盖金球制胜,命运天平最终偏向了法国队。我在电视机前热血沸腾热泪长流,真的很激动,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不可思议的刺激。如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上帝的手,轻轻做一个姿势,一切形势大变,永远未知,永远值得期待。

  奥运会时也是凌晨看女排和跳水决赛。中国女将先是0:2落后俄罗斯猛女。看第三场时紧张得大气不敢出,默默祈祷:“一定要赢一定要赢”。劳工老爸紧张得胃疼,吃药坚持看下去。第三场终于反败为胜,第四场实在看不下去了,万一失利将黯然退场。我说:“我们还是看中央一台的跳水吧,那个节奏比较慢。如果回头这边比赛已经结束,肯定是中国队输了,如果还在继续,那就进入了第五场,就还有希望。”然后就看一台的跳水决赛,田亮最后一跳发挥不好,胡佳最终折桂。不过到底都是中国人,就算不是帅哥第一,我们也还是可以接受滴。战战兢兢地把电视摇到五台——居然还在拚杀!第五场!我和劳工跳了起来——进入了决赛局!女排最终不辱使命,残酷而壮烈的夺得金牌。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教练陈忠和始终面带微笑平和可亲;俄罗斯的教练一直如魔鬼一般大叫大跳唾沫四溅,我为俄罗斯众美女捏一把同情汗——魔鬼教练啊!终场时只看到中国这边激动地哭,俄罗斯那边懊恼地哭,镜头里始终找不到魔鬼教练,无法看到他的神态表现,不知道何时离开了场地。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此外,我还喜欢看颁奖仪式。国歌奏响国旗升起时,我每次都热泪盈眶,这和民族精神、自豪感等等没有关系,是那样的氛围,嘈杂归于寂静后的圆满、即将爆发的欢呼有力得牵动我的泪腺。很直接的撕扯,呼之欲出。男友笑我:再怎么成功再怎么失败,都和你没有关系,有甚激动处?

  有甚激动处?!一个体盲迷迷糊糊的无端热忱之处。所以,我理解并喜欢美女沈冰主持足球世界杯,专业不足,热情有余,无知者无罪亦无畏。

跃跃语录(补记)

  跃跃在出租车上指挥司机:“往右拐!”然后伸出右手,自豪的告诉他舅舅:“这是右手”;又伸出左手,“这是左手”。思考片刻,把右手往上一举又往下一伸,说:“上手下手!”

  跃跃生气时说:“我不喜欢你了,你不说话算数。”

  跃跃发现了男女的性别特征,神秘兮兮的告诉大姨:“小男孩都有小鸡鸡!”,大姨笑问:“那小女孩呢?”“小女孩都有大屁股!”他大声回答。

  动物园的雌孔雀懒洋洋躲在窝里不出来,跃跃大喊:“孔雀爸爸快把孔雀妈妈抱出来!”我们听了大笑,他瞪我们一眼,不满的嘟哝了一声。他姥姥问:“他说什么?”我答“他说我们又在笑了。”跃跃不满了:“我说的是'开始',又开始笑了,开始!”

卖肉生涯

  卖猪肉的北大才子陆步轩要出书了,我把这一八卦告诉勇勇。他说:书名就叫《我的卖肉生涯》。

  呵呵,很吸引眼球,很有卖点哦。 [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