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7月

不会说反义词(跃跃语录之六)

  跃跃夹了一筷子羊肉,皱皱眉头:“呜……,太不咸了!”他姥姥没听清,怪道:“没放多少盐啊。”我们笑说他是指太淡了,不是说咸。

  记得当年李芹教授讲过她女儿的一件事。小家伙回到家爱总结一天感受,“今天真痛苦”,经常这么说。有一天却兴奋地说:“今天真痛甜!”李教授半天才反应过来:苦和甜对应,女儿就理所当然地认为痛苦的反义词是痛甜。

王府井步飞燕后尘

  到了王府井的尽头,才发现飞燕那张坐“骆驼祥子”人力车的照片原来是在那里拍的。我的相机像素太低,净出现马赛克效果。跟张公子说:“看飞燕这张多清晰!”他说:“人家相机好啊,我们的才200万像素。买柯达 Z740吧,536万像素。200*200是多少?”我气馁地:“400……”他得意地笑,意思是200*200还赶不上人家536。几分钟后他反应过来,猛回头:“我刚才问你200*200是多少的……” [sweat]

attachments/200507/31_203142_110663408738840.jpg
attachments/200507/31_201448_dsc00930.jpg

什么也不是

  张公子语重心长地叹口气:“发现两个两难问题:有所得必有所失,但不知道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别人的话有的该听有的不该听,但不知道哪些该听,哪些不该听。”

  我倒是清楚地看到会失去什么,令我舒适的和令我痛苦的。不知道能得到什么。

  明天去北京,他面试dangdang,我面试pcw。本来讨厌现在工作才打算找真正喜欢的生活的,现在不是瞎折腾吗?但是勇勇说那没有办法,我们的人脉在IT届。我自己不是在51job全面撒网,却连个重点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吗!

  如果有韦小宝十分之一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功夫,也不会像现在痛苦。不然,像杨过那样聪明?要不,像郭靖那样傻人有傻福?

  反正人家都是一技傍身或数技傍身的,我是连半技也无。大学时宿舍卧谈会上说起某人某人,大家会问:“他是干什么的?”说的人有时会答:“他什么也不是!”意思是在班里学生会里什么职务也没有。语气凉薄啊,只因没有一官半职,便什么也不是了。现在想想,没有比这五个字概括能力再强的了。

晒订单

上周五收到99书城的东东:
  ·亦舒新经典套装(三本:吃南瓜的人,这样的爱拖一天是错一天,华常好月常圆人长久)31元,定价38元
  ·苏东坡传  9.9  定价23元
  ·若星汉天空 9.9 定价20元
  ·福尔摩斯探案集精选 9.9 定价25元  
  ·青年文摘合订本(红版加绿版)9.9  定价20元
  赠品是一张星外星超长精选天碟(听不懂),一张宝物卡,在BuyRen送人了。

  说到BuyRen,做个广告先,不要说我往自己连上贴金子哦。 [shame]有便宜大家占嘛! [lol] 最大的网上购物论坛——“BuyRen网上购物论坛”(www.buyren.net)(链接的第二个:我们不卖东西,但能帮你省钱!),不但有购物网站的优惠券拿,而且买东西还有返利,比如在卓越买100块钱的东西,BuyRen就返还你10元钱!

  这几年在网上买书,爽的不了了,上瘾啊。这次是买的最亏的一次,没有使用优惠券。上次在99看到亦舒全集25元,喜不自胜赶紧下单子,孰料第二天99的KF就打电话说定价标错了,订单取消,钱存到了99账户上,气愤! [angry] 小网站就是没气度,玩不起!急着把钱花出去,没等到优惠券就下单子了,可惜可惜。现在那套亦舒标到银卡价95,金卡价85。
attachments/200507/18_232834_dsc00901.jpg

ESSE有淡淡的薄荷味

我看见人就说我失恋了,真的,我失恋了,我快成祥林嫂了。

早上,照旧是迟到。每天5点或者更早就醒来,或者干脆没有睡着过,但是我一点要用一双垂死的眼睛看着钟点一点点走过,等到迟到了,我才缓缓地动起来,洗漱,吃饭,梳头,换衣服,拿伞,拿包,缓缓走出家门。每一次吃饭都是和妈妈的一次对峙和战斗,在她的怒视下,我把大部分的莲子或者粥倒到锅里,把剩下的一点吃进去。

今天还是迟到,迟到了我也拐进香烟店,买了一包super slim的ESSE。

我失恋了。我原以为我会恋爱的,像一个孩子一样单纯的喜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一个说话投机的人。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也不愿意与我继续说话。恋爱便是恋爱,说话便是说话。说话在说话中满足了。但是现在不能够。太多的人胆小,或者是,喜欢得远远不够。

世界很复杂,太多的定义,标签,引申,联想,逻辑,理论……抽烟便是抽烟,与其他无关——在我抽烟之后,我发现了。烟与颓废,爱与婚姻,性与责任……

跃跃语录(补记四)

科学饮食
  跃跃对家里的小体重秤发生浓厚兴趣,吃完饭就站到秤上看有没有到20.0kg。
  他不懂得20.0还是20的意思,说是200斤。“还没有到200斤!”他喃喃自语。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吧嗒吧嗒跑到饮水机前,一手拿一个杯子,接了满满两杯水,咕咚咕咚灌了一肚子。“200斤了!”他低头看着秤,眉开眼笑的。

不分大小
  跃跃把他画的画贴满墙。“卖画啦,卖画啦……”
  我问他:“这张多少钱?”
  “这个很贵的,50块!”
  “那一个呢?”
  “那个便宜,100块!”
  “太贵了,便宜一点卖给我吧!”
  “……那90块钱好了。”

懂事的好孩子
  跃跃用商量的语气问舅舅:“舅舅,等你用电脑累了,要玩一会的时候,我看看蒂娜奥特曼好不好?”
  张公子大为吃惊,他以前都是不由分说就抢鼠标,哭着闹着要看动画片的。这样温柔的请求让人如何拒绝?

从被迫到自觉
  跃跃求舅舅办事的时候,可恶的舅舅总是以亲嘴作为报酬。他每次都很不情愿,但是又没有办法。可怜的孩子,每每为了看一次动画片、陪他玩一次滋水枪等等小事付出尊严(如果他知道尊严的话)。
  这一次,舅舅给他打开动画片以后忘记索取回报,他跑到舅舅跟前,仰着脸问:“舅舅舅舅,你忘了?”
  “什么事?”舅舅大惑不解。
  “亲嘴呀!”说着就把嘴嘟了上来。
  这就是一个人如何从被迫到接受到习惯成自然的过程。似乎有深意。《阿甘正传》有这样的经典台词“制度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你抗拒它,然后你适应它,到最后你离不开它。”

芙蓉花

  蓬莱一半的街道没有树,另一半有树的街道又有一半是芙蓉树。
  芙蓉花与芙蓉树真正当得起“亭亭如盖”这个美词。树像一把大伞,花像伞上的一朵朵小伞。
  花儿俏立枝头,朦胧的一如蒲公英,若摘下来把玩,很快便蔫作一团。它的生命一定自尊心极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怪黛玉的花名是芙蓉花,“莫怨东风当自嗟”。
  芙蓉树又名合欢树。都是有诗意的名字。
  中学操场一角有棵歪脖子芙蓉树,独立一隅,姿态寂寥而傲慢。冬天和同学一起去树下捡合欢豆,珠圆玉润的,像黑珍珠。放在铅笔盒里,晃一晃,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

attachments/200507/06_152443_8071.jpg

Athena ——“云胡远行客,不悟岁年迈。”

作者:张入云

襁褓中的小布尔乔亚
她的哭声像一曲
渐入佳境的双钢琴

“她最好笨一点,
并且美丽”
这是做父亲的愿望
“总有人来为她歌唱”

奶瓶牵着母亲上街
母亲还小
坚持要在江边的星巴克
坐到日子西斜

如同黄昏时分的四手联弹
在越发明媚的天光下响起
她的名字是巧合,而非暗示

从阅读的品位说开去

  以前喜欢附庸风雅,似懂非懂地看书画评论,摘抄里头的诗词。好几个漂亮的笔记本,抄满了美文佳句。也买叠千纸鹤的纸,用来抄诗填词——极不屑俗脂尘粉们寄托懵懂相思的女红活。极温暖的一页页方方正正纸的彩纸,极绮丽的一句句诗词。每期必买《书屋》,看不懂也坐得端端正正,敬若神明。姿态是好的。

  那时候的样子真傻,那时候可能最像个文学女少年。现在嗤笑那时的闷骚样。看到“笔记本”三个字,马上想到手提电脑,怎么会以为是纸质的东西。现在才不谈书论道,现在盼着每周六买《齐鲁周刊》,典型的都市小资时尚杂志,打着文学与文化的擦边球,让人误以为自己不至于堕落到非常的地步。大一上半年还买《书屋》,及至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摆出美好姿态的清静之地清静之心,索性不再去花那个冤枉钱。

  那时好友用淡蓝的信笺写这样的话“我一个人站在古长城的衰草旁,有人静静的钓鱼,夕阳西下。那一刻,真正心静如水”,如今初为人母的她笑盈盈说自己奶水丰富,恨不得去做兼职奶妈。那时我也曾嘲笑周星驰张卫健,也发过文化垃圾的批评。现在我热衷八卦,视他们如精神食粮。在看《大宋提刑官》的时候,不舍《小鱼儿与花无缺》。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弃“大”取“小”尔。

  王晶制作与导演的《小鱼儿与花无缺》彻底颠覆古龙《绝代双骄》的构思与格局,立足无厘头搞笑,加八两盘根错节爱情,十足超级美女帅哥。当然了,张卫健算是高龄帅哥。而且谢霆锋张卫健的个头都不如美女们高挑,据说谢张二人抱怨范冰冰加后跟令他们没有尊严,范冰冰伶牙俐齿说她不穿高跟鞋不习惯没有演戏感觉,问他们要戏呢还是要尊严。然而,王晶导演让美女们一个个死在妒妇江玉燕手中(小仙女和淑妃因自身生理条件遭灭门之灾除外,他们实在是八字倒霉),而且死得都很难看,惨不忍睹。这个故事展告诉人们最毒妇人心,缺乏爱与家教的童年会使人产生极端自私与变态的攫取心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然而,苏樱最后身中食人花之毒,化作一滩浓血而死,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的。至此剧情已近尾声,大势已定,她也已经历失忆的波折。苏樱的死似乎只为表现小鱼儿自闭了三天三夜后痛不欲生地哭诉对苏樱的追悔之情,与张学友《雪狼湖》中的某个场景非常相似的舞台剧追光唯美效果——一束月光照在小鱼儿身上,他向苍天伸出双手,画面定格长达一两分钟。我的解释是最后小雨儿与花无缺带着花无缺与铁心兰的儿子念鱼隐居于断肠下的茅草屋,如果苏樱没有死,小鱼儿、花无缺、苏樱三个人便有三角恋爱的危险,远不如三个男人的格局单纯。(人物关系很像谢逊、张翠山、殷素素、张无忌在冰火岛上,当然,他们只是为生存明争暗斗,没有第三者插足)。尽管苏樱与花无缺之前似乎没有丝毫暧昧,但是难保他们以后纯洁如初。而唯一没死的女人——昆仑部落的塔卡公主,她是个石女,没有与他们兄弟俩产生三角恋的可能,故而饶她一死。但是某人说我这样歪解有些sexy。

  与其说《小鱼儿与花无缺》改编自《绝代双骄》,不如说是《大话绝代双骄》。里头使用了太多现代无厘头,搞笑桥段层出不穷。武侠名词也在金庸著作里似曾相识。很多人是古龙的书迷,窃以为古龙也是酸人一个。且看《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开篇“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苍穹作洪炉,溶万物为白银。”每次翻开书,都忍不住笑,越看越觉得冷嗖嗖。

  《大宋提刑官》却实在让人笑不起来。我认为它展现出一幅借古讽今,或者说古今通用的官场腐败图,与一个不为其时所容的人,一个好人。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也是我的第一反应),宋慈太迂腐。他以“人命关天”、“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为做人做事最高宗旨,眼睛里真正融不进沙子,遇事丝毫不违背信条,由此带来亲情的疏远与背离也不足为怪。他的岳父官声、人品都得到朝中诸大臣的赞扬,只因年轻时有过一段风流韵事,留得一私生女,为保全名声,走迂回曲折的道路使女儿回到自己身边。孰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其女不幸身亡。宋慈岳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不惜设计陷害兵部侍郎史文俊。这个史文俊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愣头青”,居功自傲,出口伤人,狂妄地找不着北,在黑白两道都没有丝毫亲和力。在宋慈大义灭亲,揭露出事实真相后,史文俊仍没有丝毫感激之情,对重生之机会毫不珍惜,傲慢地披上象征他功劳的战袍,鼻孔朝天,说他功劳卓著,没人敢把他怎么样。因为宋慈,史文俊逃过此劫,以他的为人,在腐败的官场、八面玲珑的人群中,肯定命不久长。而宋慈岳父提出的折衷之策——史文俊削官,免于一死,宋慈照样做他的提刑官似乎是一个万全之策。大众讨厌的人受到惩罚,事实真相掩盖的滴水不漏,每个人都得到最好的结局。

  发生在宋慈身上唯一温情的事件是在平反了做了49年清官,获得“百官楷模”荣誉称号的白贤老知县所判的的冤假错案后,没有将白老知县的误判写入刑册,保全了他的清誉。这时候的宋慈显得憨厚、可爱,他不习惯弄虚作假,所以笨手笨脚,笨嘴拙舌。这次事件是对知错就改、廉洁奉公、一世清名的老知县的保护与尊重。关键是白老知县知道自己犯的错误后心存内疚,完全不同于宋慈岳父一错再错的侥幸心理。亦舒最强调姿态,她说不管怎么样姿态要好。宋慈岳父相比于白老知县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姿态应该低到尘埃里去。

  《采采女色》的作者雍容说过“一个社会只有暴民和市民文学是可怕的,一个社会丧失了贵族精神是可悲的。我们应该致力守护最后的精神家园,重建一种从容而优雅的诗意氛围。”同样,一个社会迁就于罪恶(哪怕是好人的一念之差)是可怕的,丧失了面对真相的勇气是可悲的。我们应该给刚正不阿创造畅通的氛围,而不是不解与指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