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12月

平安夜聚会

  北京的社会学家们选择了洋节日聚众叙旧叹新。

  老夫妻还是那几对老夫妻,天长地久长得越来越像双胞胎。

  “含苞待放”找了个皮肤很好的女朋友,羡慕得我要死——她的又白又嫩的脸。曹智勇查户口一样问人家:“叫什么?家哪里的?什么学校?哪个专业?”女孩子只好自我介绍:“**的*,恩惠的惠。”“噢,请主恩惠我吹弹欲破的娇嫩肌肤吧!”我两眼发直望着她,许下圣诞愿望。

  高原同学胖了。对此,张公子给予了绝妙的评价:原来是椭圆形的脸,现在变成圆形了。

  婉荣同学风情依旧万种,虽然像所有人那样为生计奔忙,自由不羁的高贵精神仍然震慑全场。

  周芳同学依旧信息渠道通达,天眷顾她的天赋,使之总能在不同的地方奇遇不同的人,还因一个偶然的机遇成功的旁听推敲出周丽的姻缘;高原自然不甘妻后,张罗着要给婉荣介绍钱包大的主儿。

  其他人不提名表扬了,看照片吧看照片吧:

attachments/200512/25_011019_1.jpg
attachments/200512/25_011046_2.jpg

童话大王郑渊洁

 
  周五晚上去北师听郑渊洁演讲——《童话大王》二十年。
 
  小时候多喜欢皮皮鲁鲁西西,舒克和贝塔啊。有本《新蕾》还是《红蕾》的杂志,每期下面连载郑渊洁童话的,盼星星盼月亮的盼这本书。有一阵子总想脱了鞋站地上,因为郑渊洁有次写道聪明的小孩都是从大地获得灵感的,不聪明都是因为鞋子隔断了灵感源泉。还老想搬搬家里的沙发看看后面有没有个洞什么的,说不定能发现个红沙发城堡。
 
  因为别有洞天,而如此吸引人。在这点,童话与武侠一样。

  童话大王郑渊洁荤段子层出不穷,让一班大学生低呼“太坦白了吧。”

  老郑是因为当时坐公车都要售票员喊一嗓子“让我们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前进吧”,司机方才发动,没有机会受到性的社会化教育,并因性知识太过贫乏而屡惹笑话,一旦开窍,便对性直言不讳。不过他忧心忡忡青少年儿童一代的性教育,倒是没有必要了,殊不知现在的小孩身处读图时代,视听方式又如此多,什么没见过,早就无师自通了。

  他在火车道边让儿子感受风驰电掣的磅礴气势时,忽生念头“与其轰轰烈烈的沿着别人规定的轨道走,不如走一条战战兢兢的新路”,这个想法使《童话大王》这本由一个人写的期刊杂志得以诞生,并从1984年至今,走过了二十年。
 
  如今,童话大王出山了。他最近频频露面媒体,明年还将在电视上做脱口秀栏目。很惋惜,写童话的人一直写童话多好,有童话读的童年多幸福。现在的小孩已经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与氛围去看书,而曾给70后80年代的人带来童话幻想的童话大王也要另觅生活方式了。对郑渊洁而言,他做什么自然无可厚非。可是,我觉得怅然若失……

  attachments/200512/18_231501_zyj.jpg

都是哈韩惹的祸

  “去年这里并没有这么多人。”萍说。
  “因为去年没有《大长今》。”我说。
  我们坐在一家韩国烧烤城的门厅沙发上等位子,我手里握着脏兮兮的“等位卡”。
  十几分钟后,服务员叫我们上楼,楼上有空位子了。
  果然,墙上的海报满是李英爱经典的回眸招牌笑。
  “《大长今》好看吗?”我问萍。之前洗衣服时断断续续看过几集,只感觉慢得要死,又不是原声,很不爽。
  “好看,你一定要看一遍。她们的爱情故事太感人了!”闵政浩一幅稳如泰山天长地久的长相,他身上有九曲回肠的爱情故事的话,倒是有看头了。
  烧烤的烟囱低得对面两个人抬起头来看不见对方的脸,只好并排坐。如果是火锅,有轻烟袅袅升腾,镜头慢慢推进,又渐渐拉远,就像电影了。《花样年华》里有这样的镜头吧?
  烤牛肉烤羊肉烤鳕鱼,都没有烤红薯好吃。我眼疾手快,红薯将烤好前,赶紧给萍夹肉。她终于忍不住了:“你多吃点肉好吗?我们是来吃烤肉的……我也想吃烤薯片……”
  烧烤店里却冷得要死。两个人盯着对方的半个脸说话,腿冷得抖个不停,我几乎要上下牙齿打架了。又都懒得到对面座位上取衣服——桌子实在是太宽了,非举手之劳可以办得到。服务员见死不救,餐后送上小布丁雪糕两支。MY GOD,烧烤之后吃雪糕,有这样的终极搭配吗?!
  可是,我们还是忍着,忍着,吃下了雪糕。然后,就听见格格格……格格格……,牙齿打架了。
  该死的服务员又过来收烤箱,我哀求地问他:“可以留下给我们烤烤火吗?”

  后来去张公子表姐家,她正看韩剧《绿蔷薇》。我说我同学极力推荐《大长今》。她激动地说:“我有啊,借别人了,改天给你,现在有《巴黎恋人》,你拿去看吧。”
  把恋人塞进光驱,我就在燃气灶上熬上了粥,心想明天早上喝正好。
  看了快两集了,张公子慢悠悠的说:“好像有股糊味……”。话音未落,我已经嗖一声乾坤大挪移到厨房了。锅里锅外全黑,锅底粘着些焦黑的大米粒绿豆粒。别急别急,赶紧消灭罪证。在我努力用锅铲子铲黑灰倒马桶里时,背后又响起慢悠悠的声音:“我都看到了……”
  这个时候一定要反咬一口。我愤怒的问:“你是面向厨房的,为什么不早点闻到味!!!”
  此后两天,糊味不散。
  《巴黎恋人》好看也值了。关键是不好看。剧情鼠头蛇尾,女主角不够漂亮,男主角更不够帅。但是开始了,就一定得看完,这也是我的怪癖之一。于是一直在坚持着坚持着……
  唉,《流星花园》那么流行,是有道理的。
  buyren的斑竹群,多数人都改称归海什么了,于是我们又买了套《天下第一》。但愿值得我烧糊锅。

《无极》的英文名是The Promise

  昨天去看了《无极》,感觉不错。是个寓言故事。演员都演得挺好,就是俺家烨哥哥被整得巨难看,这一点我对陈凯歌先生很有意见。

  《无极》的英文名是The Promise,朋友说“无极”是天地未开、一片混沌的意思,promise有胚胎、混沌的意思,但是我没查到,最引申和外延的一个词解是“期望、希望”。

  (想写个评论,现在没工夫,先开在这里。)

  attachments/200512/16_142424_56.bmp

电影小会

新近看的几部电影:

第一部:意大利经典老片《偷自行车的人》
attachments/200512/14_103410_ladridibiciclette.jpg

经典就是经典。简单的故事,深刻的悲哀。
attachments/200512/14_103607_456.jpg

把穷人的故事说尽,把人生的故事唱绝。
attachments/200512/14_103946_bicyclethieves.jpg

不用说了,咱地球人都知道,王小帅的《十七岁的单车》是对它的致敬。
attachments/200512/14_104122_133435.jpg
attachments/200512/14_104138_2345rfe.jpg

第二部:韩国新片《外出》
attachments/200512/14_104300_9.jpg

在日本叫《四月的雪》。四月的雪彻骨的冷吧?
attachments/200512/14_104327_0.jpg

裴勇俊演男主人公。孙艺珍演女主人公。相信这俩人对票房有点保证。
attachments/200512/14_104612_1.jpg

但我不喜欢。我更喜欢《八月照相馆》和《春逝》里那些男人、女人和他们寂寞的眼。
attachments/200512/14_112540_bayuezhaoxiangguan.jpg

他们的眼里有更多许秦豪导演的目光。
attachments/200512/14_112617_32ghh.jpg

也可能是《外出》讲述的是已婚男女的感觉。离我太远。我不能领略。
attachments/200512/14_112657_waedgg.jpg

第三部:法国片《放牛班的春天》
attachments/200512/14_112753_15.jpg

有好人和坏人。是一部阳光情感电影。
attachments/200512/14_112831_67.jpg

音乐是很好的。
attachments/200512/14_112851_658.jpg
attachments/200512/14_112907_56.jpg

喜欢皮埃尔的英俊的忧郁的眼神。
attachments/200512/14_112929_16.jpg

有法国式的幽默。很健康。总体感觉:还可以。
attachments/200512/14_112952_14.jpg

到地下转一圈AND路遇熟人儿

  我前面提到半圈城北郊区的13号城铁大书广告语:三块钱,城铁带您进城转一圈!
  今天发现2号环线地铁也不甘示弱,打出:三块钱,地铁带您到地下转一圈!
   [sweat] 到地下……转一圈……
  随后,飞机也不甘示弱,他们说:三百块,飞机带您到天堂转一圈…… [fd]

  我正寻思着要把这几句话写在偶们的博上,猛见前面一女生急如风火往地下飞奔,互相楞了几秒钟后,同时惊呼:周芳!贾嘉!偶们二人的年度会晤就在寒风凛冽的积水谭桥头擦出了耀眼的火花。
  蹦蹦车(摩托三轮,又叫摩的,因其发动机声音蓬蓬篷震耳欲聋,又称蹦蹦车)司机满面春风的凑上来:小姐小姐,哪去哪去?
  周小姐用道地的北京音儿回答:不是儿,我们是熟人儿。
  周大忙人利用上午没课的间隙去盖洛普公司兼职,偶去公司全职。我们激烈的寒暄了半天,又同时说:我要走了,晚了!
  哦,MY GOD!没听说过倒数第一名拉稀我就滑成倒数第一名的典故吗?我们倒数第一个上班的病休,偶就滑落成倒数第一个上班的了……

郑钧的温暖呐喊

  郑均是我亲眼见过的第二个名人,第一个是苏菲玛索。

  张公子沉痛地说他不去看郑钧演唱会会遗憾一辈子。不要这么说,大不了我们不坐公交车,在寒冬腊月迎着凛冽的北风拢着袖口戴上帽子在沙尘暴的土地上走着去地铁……

  郑均唱得好:路漫漫,其修远,而我们不能没有钱。

  摇滚,不在我的听力与心理承受范畴,太吵。但郑钧例外,他的是柔情摇滚,正像这次演唱会的标语——温暖呐喊。

  我刚刚集中领略过三个丑男,乍一见青壮派帅哥郑钧,与更加帅的客串嘉宾叶世荣,是多么的赏心悦目,对胃觉,又是多么好的缓解作用啊!虽然我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看郑钧的屁股——我们坐在舞台背后——但是他的身材也是多么耐看呀!而且我目光敏锐的通过大屏幕捕捉到了郑钧衣扣松开露出两点的惊鸿一撇……

  工体的舞台与灯光惨淡经营,看过去尘土弥漫,恍然迷离。行家说,音响效果也是很次的。但是我还是很激动,郑钧带着颓废的表情高亢嘶喊或柔情低唱,他忘掉一切,用灵魂歌唱。因为歌者的忘情,摇滚作为一种发泄发式,那么动人。在听《极乐世界》的时候,我流泪了。

  attachments/200512/04_174427_dsc00207.jpg

鲜花插到牛粪上

  事实又一次如此清晰地摆在我们面前。我对这个大概率事件感到万分悲愤!

  对面,以及对面的旁边、我们的旁边分别是三对年轻情侣。

  对面女孩可打85分,眉眼酷似赵薇,却比赵薇洋气;淡妆恰到好处;神情冷漠,唯我独尊,但不是做作,对身边的人与事天然的不屑一顾。我一向深服这样的女子,不禁多看她几眼,她每次都像个警惕的刺猬扫我一眼,使我皮袍下的小字昭然若揭,我赶紧慌乱的看向别处。她的男友雄性激素分泌旺盛,脸上痘痘星罗密布。

  他们旁边这一对缠绵悱恻,两个人靠着下一节的车门喁喁私语,几乎长在了一起。女孩不施粉黛,清秀婉约,一看就是作风正派传统人家走出来的小家碧玉。我以为这样的女生必定羞于大庭广众之下做前卫之举,谁知该女生外表宁静内心狂热,是一座处于休眠期的活火山。她男朋友眼睛长成一条缝,我总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替他撑着的冲动。她情人眼里出西施,因为他眼睛既然细,看过去真正能做到“我的眼里只有你”。

  我旁边这个女孩显然是那种控制欲与控制能力都很强的人。她在玩手机游戏,男友偶然插嘴一二,都被她斩钉截铁的回绝“不行!”她画着亮粉色的眼影,很好看;眉毛修过,依然粗,不难看,很符合她的凌厉气势。他五官、身材都很像……计算机……(飞飞,请你原谅我……)

  三个男人或许都是实力派,宁愿是。

  我饶有兴致的观看了半天,对劳工说:“现在的男女配啊,真是惨不忍睹!漂亮男生都哪里去了?让我们女生情何以堪?!”他抬眼扫了一圈,重重的点了点头“嗯!”我又补充:“也包括你我……”他摸了摸采诗痘立消也消不了的痘痘又重重的点了下头“嗯!”。

  为什么漂亮的女孩子现在都得出来混社会?!为什么她们既是偶像派,又要成为实力派?!为什么我为了看美女放弃等座位要在人老珠黄的爷爷奶奶面前等的铁血原则,每每为此要付出惨痛的站到终点站的代价?!

  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古人诚不我欺也!

十四行:阿玛兰塔·布恩蒂亚

阿玛兰塔独坐长廊
黄昏薰衣草的气味弥漫你的忧伤
每到傍晚你听见番石榴树被蛀蚀的声音
太熟的果实掉在地上的声音

你是从未有过的最为温柔的女人
有着烂果子一样的灵魂
你面无人色地捧着它
不肯撒手

在最后的日子里你又回到了最初的日子
以缝制嫁衣的虔诚制作裹尸布
第一块绣满铁石心肠的微笑
第二块上绣的是精致的疲惫

你从没跨出你的身体
靠着往事的肩膀哭一下

一位同事的诗,作于1997年。

“阿玛兰塔的铁石心肠曾使乌苏娜害怕,她隐秘的痛苦曾叫乌苏娜难过,现在乌苏娜倒觉得她是一个最温柔的女人了,而且怀着同情心敏锐地感到,阿玛兰塔让皮埃特罗克列斯比遭到毫无道理的折磨,决不象大家认为的是由于她那报复的渴望,而格林列尔多马克斯上校遭到慢性的摧折,也决不象大家认为的是由于她那极度的悲恨。实际上,二者都是无限的爱情和不可克制的胆怯之间生死搏斗的结果,在阿玛兰塔痛苦的心中纠缠不休的荒谬的恐怖感,终于在这种斗争中占了上风。”
——《百年孤独》

这个夏天

今天写了个作文。要求500字,我还没写足。叹息一声吧。我觉得写作文真的很难很难了。

  夏天是属于孩子的。这个夏天,和许多夏天一样,让我想起了童年。当你开始回忆的时候,你已经老了。呵,谁说不是呢?但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老去。

  童年的初夏充满栀子花香。妈妈用丝线缠住未开苞的栀子花,放在窗前的盘子里,盘子里盛浅浅的水。我问妈妈为何要用丝线缠住花苞,妈妈说为了留住香气。呵,好奇妙,这细瘦的东西竟然能缠住看不见的清香!早晨,妈妈把一朵栀子花簪在我的发辫上,我便带着一整个夏天的芬芳去上学了。

  吃完晚饭,爸爸把院子里的大澡盆盛上水,妈妈把我放进去,夏天的洗澡水漫溢着六神花露水的气味,这便是我夏天的沐浴大礼。

  在星光的夏夜里,萤火虫飞来扑去,我和爸爸躺在院子里的大竹床上,爸爸给我讲郭靖弯弓射大雕的故事,渐渐我便睡去了。

  这一切,如今看来,美得似一幅画,简直能听得到音乐,闻得到气味。但是,“当时只道是寻常”,人生大抵如此。也只有在这充满空调味、防晒霜和太阳伞的大都市里,我对于栀子花香和六神花露水才会有一种故人的情怀。

attachments/200706/07_093204_01_124551_1621492_30782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