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况报告一下

雅尔姑娘及各位姑娘:报告一下近况,我于8月16号10:36在上海剖腹产下一男孩,六斤八两,学名李亿白,小名棒棒。长相很像他爹,兼具我的缺点若干,离张嘟嘟的美貌尚有相当大的距离。不过贪吃会拉,能哭擅睡,我已很满足。

谢谢各位朋友的关心。感谢这个网站和嘉嘉一路相伴,见证我今天做了老娘。

独爱老家清香(竟然写了嘎多字,关于吃,呃,主要是关于地域歧视)

地域之见能否真正消除?我认为很难。尤其是涉及到吃的方面。

上大学时,我的室友,可爱的姚亮亮同学来自杭州,一般地也会爱上北方可爱的男孩,但却忍不住常常讪笑北方人吃食粗鲁。毕业后我去她杭州家里小住,她家饮食风格的确非常细腻,十足江南。

即使你大公无私,心说普天之下人人平等,即使你知书达理,暗暗告诫自己齐鲁多豪杰,徽州满才俊,但到了坐到饭桌前的时候,看到老公吃着鱼、蔬菜之际也会掏出辣椒酱的时候,仍然要忍不住拍案而起:你,你,你,可笑的安徽人!

没享受过什么口舌之欲,并且一向以“一日三餐也不过是完成任务,吃也是身外物”的态度活着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在“吃食”一事上说几句,事出有因。前几天婆婆在这里做煮妇,又是炖鸡又是煮鱼,十分好意,但我从早到晚都没胃口,难以下咽,家里每个角落,直至凌晨醒来躺在床上,我也能闻到一股浓重的味道。昨天婆婆走了,咦,今天的胃好多了。但却无人做什么来喂我,于是我只得干坐着,思念一下自己童年的吃食。

在我老家,很多东西都是白水煮熟即食,比如芋头伢儿,嫩黄豆荚,嫩豌豆荚,茨菰,荸荠。芋头伢儿,上海人浙江人叫它芋艿,但品种明显和我老家的不一样,现在菜市场买到的芋艿个儿较大,淀粉含量较高,所以煮烂后在嘴里有粉状感觉。我老家的芋头伢儿个儿小,剥了皮后泛着青色,一口一个,滑腻柔嫩,软软黏黏,有我在上海吃到的芋艿难以比拟的味道。

还有些东西是切片后隔水蒸,有时候直接贴在锅上蒸,蒸至一面微焦,就可以吃了,也不加一点调味料,比如山芋(红薯),洋山芋(土豆)。山芋、金瓜(南瓜)都是蒸着吃或煮粥吃,只吃它自然的香甜,从来不做成其他菜。

还有些东西是从不与油腻打交道的,番茄切块用白糖凉拌,细黄瓜用醋凉拌,老黄瓜用来烧汤。我在老家没吃过炒番茄和炒黄瓜。虽然番茄炒蛋已是“天下名菜”,现在我也偶尔实践,但总有困境,先炒番茄,再放蛋,炒出来往往是稀糊一片,卖相不好,先把蛋液稍微过油,嫩嫩出锅,再炒番茄,最后把嫩蛋放入再炒,样子虽好一点,但老公说没有番茄与蛋融为一体的味道了,想来是我手段欠奉的缘故,仍需努力。但也可能是因为在我潜意识里,炒番茄是件荒谬的事情。第一次在老公家饭桌上见一盘黄瓜丝炒韭菜,我当时莫名惊诧了,在我看来韭菜无异是素菜中的荤菜,浓烈气味独霸一桌,而我们之所以吃黄瓜,难道不正是取其清新爽口,嚼后口中余留初夏气息吗?那么又怎么会掺和进韭菜这样重口味呢?如此一来,则置黄瓜的清新于何地?如果仅仅是吃黄瓜的植物纤维的口感,被切细的黄瓜丝又被炒熟,实在是毫无独特口感可言。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在我家,藕一律是一节一节掰开,洗净后灌上糯米,放在大锅中煮。煮熟后,见孩子贪心贪玩,大人便拿根竹筷子插到一小节藕上,孩子就擎着竹筷来啃。浙江人虽然也吃糯米藕,但他们是放了许多桂花糖来吃,桂花糖本来很好,但藕的组织好像溶不进糖味,于是糖味糊在外面,骨肉分离,过分甜腻,把藕本来的清香味还破坏了。

我老家包粽子,最多的是小小白米粽,煮熟了沾点白糖来吃,也有赤豆棕,其他味道的就没有了。粽叶是我妈妈自己去乡下河沟到处采摘,要赶早,否则都被人抢光了。那种粽叶是我们当地的一种独特的芦苇的叶子,和现在我在外面买到、见到的不一样,那叶子清香也是家乡味道独一无二。现在我见到各种各样粽子,但仍然只爱老家的白米粽和赤豆棕,吃不腻。著名的浙江肉粽,原谅我很难享受,乃至咸蛋黄肉粽,我觉得是跟吃货广东人学的吧,我有点儿消受不起。甚至有的人只在粽子里包花生,我都嫌油腻。有的包红枣,咦,红枣煮得烂兮兮。去年端午,我婆婆知道我爱吃白米粽,单独为我包了不少白米粽,结果我仍然吃不了,因为吃的时候,我发现她在白米里加了香油(油菜籽油)。也许她觉得只有白米一定难以下咽,所以才会加油。可见我老家吃得是“你想象不到的清淡”。

我老家人不爱吃肉,各种肉都是,一小盘红烧肉总要端来端去好几回,最后总是无人问津。我小时候最怕吃肉,家里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所谓科学喂养方法说孩子不能不吃肉,于是都用额定指标的方式强迫我吃下。我老家若一定要吃肉,也会偏向冷吃法,就是先把精肉块煮熟,冷却后切片,蘸醋来吃,猪肉牛羊肉都如此,务必把油腻之味降至最低。

炒菜也少油,以鲜美见长,一小碗嫩嫩的豆苗或小白菜,加点文蛤汁,炒至起锅前1分钟前,加入15-30粒劈好的文蛤,趁热吃,鲜得舌头都要吞下去。

做汤不见油花儿,很少有肉汤,如果不能免俗炖一锅骨头汤、猪肺汤或鸡汤,那全家并没有视其为汤,而是觉得:“阿,补补。”是补药的意思。我们的汤多是蔬菜文蛤汤、菌菇文蛤蛋汤和海鱼汤。小时候的夏天傍晚,吃过爷爷刚从野外河里叉到的黑鱼烧的汤,味道鲜美,我最爱鱼头上的那一块圆圆的肉。新鲜出海港的海鱼,往往是好几种鱼夹杂一起,也叫不出名字,放在一锅来煮汤,不多时即可,汤是雪白的,味道之鲜,天下无匹。海鲜里,墨鱼煮汤也非常美味,我最爱小墨鱼,一口一个。听说广东人会把墨鱼和莲藕、猪骨一起炖汤,我听了心惊胆战,在我眼里,那和食人族一般怪异。有一回南方的好朋友炖了鸡脚花生米猪骨汤给我喝,我至今印象深刻,味道不难喝,但文化上似有汪洋大海那么远的隔阂,让我惊骇。我最怕的汤,一种是老公家的肉丝汤,有时是肉丝加青菜,有时是肉丝加金针菇加菠菜,“荤不荤素不素”就是说这种汤吧,10步以外已见到汤面上飘着一层荤油。还有一种就是上海人的排骨番茄土豆鸡毛菜汤,上海人接触舶来文化早,这味汤我怀疑是他们改造俄罗斯罗宋汤的作品。罗宋汤我觉得还行,因为番茄沙司的浓酸味使得此汤指向分明,掩去了其中的一点点油腻。但排骨番茄土豆鸡毛菜汤的番茄酸味不够,但又有点酸味,鸡毛菜的青嫩却在排骨间被淹没殆尽,吃排骨吧,又吃到点酸味,并奉送几片煮烂煮黄的鸡毛菜,土豆煮得化而未化,淀粉已蒙上整个汤,堪称暧昧不清之汤汤水水的典范。

还有一些东西,说起来不知是时代的关系,还是城乡的差别。我在城里第一次吃茭白炒肉时,是很吃惊的,及至现在,只觉得可哀。因为城里的孩子大约永远也不知道茭白真正的味道所在吧。茭白生在河岸边的水里,男孩子胆子大,涉水去掰下来,送给女孩子,女孩子拿来便脆生生咬下去,那种清香微甜才是茭白真正的味道。茭白炒肉里的茭白干瘪瘪,水分全无,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形容出那糟糕的口感。说起莴苣,我老家是叫“生菜梗”的,是有科学根据的,莴苣和生菜是一家人,莴苣是“茎用莴苣”,生菜又叫“叶用莴苣”,上海人好像只吃生菜,却不知莴苣的叶子才真的好吃。莴苣叶子密度更紧,嚼起来更好吃。但我老家吃莴苣叶子的方法是切碎,挤干,用醋凉拌,野味盎然。我现在自

回老家之一:妈妈要闺蜜,爸爸缺情人

一看见我,妈妈就说她新做的衬衣做坏了,香云纱的颜色又暗显得脸色不好,试给我看,我安慰她说那颜色很稳重大气,她就放心了。我随手把她戴反的项链摘下重新戴上,她满意地摸摸项链。夜来,习惯早睡的她一直坐在沙发上不走,直和我聊几个钟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没营养的八卦。一大早又来敲门,让我早点起来陪她说话。她像个刚找到要好的闺蜜的年轻的女孩子。

不经意间去摸一下爸爸的头发,爸爸就会立刻变乖,像个温顺的男孩。又或者玩心起了去挤他脸上的酒刺,虽然很疼,他也似乎很享受。父亲有多爱自己的女儿,那爱又有多神秘,科学家说不清楚缘由,艺术家摸不到其神髓。小时候常常坐的他的那肩膀,常常趴在上面睡觉的那背,应该都老了,我却从来没有去揉一揉。世上最爱我的这个男人,应该有权得到那份安慰。我们常常不注意,在父亲面前,和别的男人黏黏糊糊,或表现得多知己多默契,那对父亲是怎样一种残忍——即使所谓别的男人是你的丈夫。

30年来总受着我给的罪,却从来不给一分罪给我受的就是他们俩。他们是这世上你对他们说“老头老太借点钞票来花花”时他们满心欢喜双手奉上的仅有的两个人。好像他们不知道这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又好像这个借钱的泼皮无赖并不是骄横跋扈的黑社会,也不是恬不知耻的骗子。你毫无出息,只要健康,他们就能自我催眠把你幻化为世上最能干的人;你无意撒一句娇,他们就像找到你深爱他们的证据似的受用非凡。这样不平等的关系,比任何虐恋的言情小说都要动人百倍。用言情小说的话说:一切,不过仗着他们爱我!

当“姐性”发作的时候

[size=11] 百般无赖,又来说梦。痴人说梦。

梦做得又长又乱,纷至沓来,借用某人(不点名哈)的好词是“一锅乱炖”。睡眠质量由此可以想见。睡醒时像刚打了一场仗回来似的疲累无力、绝望萧索。如果是春梦,再累些也心甘,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惜天生不解风情,“春风沉醉的夜晚”一个也无。

有一夜,梦见我的一个叔伯堂妹的妈妈过世了。这位堂妹实际只比我小三岁,但在梦里她却还小,约五六岁模样。因失去妈妈,她不停哭泣,我把小小的她负在背上,她的手臂圈住我的脖子,她的泪水流在我颈窝里。和着她稚幼可怜的哭声,我也在不停流泪。眼前是一片老家的无边的田野,似乎是穿过那田野,去看她过世的妈妈。就那样,在村舍前,田埂上,我负着她,一边言语抚慰,一边慢慢地走着。

我与这个堂妹不算特别亲厚,在梦里我为何怜她至此?我醒来慢慢回味,才发觉自己真的对“姐妹爱”太饥渴,饥渴到借梦发挥“姐性”这种地步了!

要说“姐妹爱”,得从另一边说起。话说,我对自己的女人缘还是很自信的。初一至高三6年间,虽在班上没有大规模的人缘,但只要和我同桌过的女生(好像有一位JP除外)都成为我的朋友:有对娱乐八卦灵窍百通但对功课一窍不通的怪咖女,有家境富裕精通人情世故的精灵女,有心气高傲但身体有缺陷的文艺女,也有一心只读圣贤书个性乏味的乖乖女……工作后也有三四位女同事成了朋友。高中室友中的两位、大学的两位室友、大学两位女同学都成为深度闺蜜。虽然我常常很2,情绪不稳,乱说一通,任性而为,不利于建立好人缘,但从整体而言,我很懂得欣赏女性的优点,也不吝赞美她们。你知道的,一旦欣赏了某人,你看她就似蒙上一层美丽的乔其纱,自然宽容许多。人与人宽容相待,就更容易成朋友了。

但是!但是,我发现自己的女人缘在亲戚间完全失效!至今,我自己有了两位表嫂、三位表弟媳,在老公家这边我还有一位妯娌。至今,我发现自己都无法与她们沟通、亲近,更不用说开展良好互动了。我常常为了亲近她们,故作活泼,出尽百宝,吭哧吭哧地掘地三尺挖掘话题,但均无明显效果。有一回,老公的一个表妹抱怨婚姻不幸福,然后总结道:“……女人在婚姻里付出的比男人要多很多!”我一听,心中暗喜,哎呀,终于找到可以跟她说的话题了!我于是马上近乎讨好地表示深切认同她,并且发表了几句朴素大流、亘立不倒的真理性女权观点。说完后,却只见她看着我,如同看着一头突然走进房间的大象那样,隔膜、迷惑而惊愕!当下,我只得羞愤难当地石化在那里,直接把自己幻化成一头走错房间的大象了!诸如此类,如此这般,越说越错,错得我措手不及,手足无措,从而导致恶性循环,只是更加自卑拘谨,每与她们相见,有兵临城下的紧张,有如临大敌之汗流浃背。然而最令我心痛的还是我的姑舅表妹,我唯一的表妹,在她长大之后,她也对我若即若离了。我常常暗自反省得罪过她的地方,每想到一个貌似得咎之处,都悔得咬牙切齿的,真的。原来“姐性”和母性一样,也会随着年龄而长出来!

因为在这些亲近的姐妹间,我的姐性毫无用武之地,所以我在梦里选了一个不最亲近,但一直交通、从未远离的那位堂妹。而且动用那梦的无边的法力,把她弱化小化,还把她妈妈给弄挂掉了,然后再把她背上我这可怜的缺乏姐妹爱的脆弱背脊!——我的爱是有多霸道独断自说自话呀!

——我的小表妹,现在姐姐我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对旁的姑嫂,我的问题是一般的人际交往障碍;但对你,我是做错了。自私、霸道、独断、自以为是、颐指气使……在你的童年里,我是一个可怕的姐姐吧?

(上文所举我与老公表妹沟通失败的例子,会给人“教育水平不同故没有共同语言”的感觉,但我并不是要说我与各位姑嫂姐妹受教育程度不同才不能亲近,因为我和我一位表嫂、妯娌是差不多的受教育程度。在她们里,相比较而言,我跟受教育程度最低、生在云南大山里的一位表嫂最亲热自然,是我和她才是纯正农村人的缘故?我在她们面前紧张自卑、言语无味;我平日穿戴邋遢、黄面朝天,在同学朋友面前皮厚无比一点不知羞,但在她们面前却总自惭形秽,暗自嫌弃。这其实是我平日的人际交往障碍的延伸吧?姐妹爱的罗马城并不能一日建成。那些人人都会的人际技巧,虽客气但见热忱,亲热却不伤筋骨,对我来说,是多么地困难啊!)[/size]

读书笔记

attachments/201106/17_133636_d7979ca56af047a3978c38971eee1c8f.jpg
attachments/201106/17_135850_420098109401.jpg
《月亮和六便士》《刀锋》
  读《月亮和六便士》是第一次读毛姆的书。读这本书时,我很激动,雀跃道:“大师!”而且在他极其纯熟的技巧中,找到张爱玲的影子,所以我又欢呼:“张爱玲的师父!”
  作者以画家高更作原型写出来这个故事,但并不是高更的故事,也就是说,主人公的人生大致轨迹与高更相同,但性格、情感、生活细节却是作者编撰出来的。作者所扮演的就是一个职业讲故事的人,专业技巧非常高,高到一般写作人是望尘莫及的。在雨天,煮一壶茶,身边所需要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娓娓道来,不徐不缓,有张有弛,总在关键时刻刹车小息,留下悬念,又在意想不到时抖出包袱,让你目瞪口呆。而贯穿整个故事始末的,那种伶俐到极点又不失英国式含蓄的俏皮话又一直没有断过,特别能引人会心发笑,醺醺陶陶。
  待到还没看完他的《刀锋》,我就已经决定收回“大师”那句话,也并不承认他是张爱玲的师父,虽然张的确学习了他的一些技巧。他的作品非常聪明,就像一些非常聪明的人,让人一见心喜之,第一印象非常好,但交往下去,却越来越寡淡心凉,再也没有深交的欲望。表面上看,他的作品所缺的是一种敦厚拙朴的气质,难以让人有再次开卷的冲动。但往深处讲,却是因为它缺乏真情实感,没有真善,也没有真恶。美是很美,却是镜花水月的美,非常流动,因为流动性强,所以水光滟潋中显得更美,但流得太快了,一下子全流掉了。那种美只是让你笑嘻嘻赏玩一回的美,而不是能带来痛苦的美。要知道真美里有其痛,却有回香,有其苦,却能回甘,所以才能引人一顾再顾三顾,咀嚼不尽。从价值观上讲,毛姆非常鄙视女性,厌恶她们的爱情和生存方式,对她们毫无怜悯之心,所以当然不认同她们的身体、灵魂、生存之美,但这照理说也不成其为根本原因,他虽然是同性恋,但可以同情共感,照样可以写出美好深切的各种之情,但他只写了男性肉体之性感、心灵之飘渺,却没有写出令人感动的男性,所以他的作品所缺的,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之无情无爱无真无善无美。他非常成功,聪明绝顶,他的书被印了一茬又一茬,但是他终被称为“二流作家中的一流作家”。

attachments/201106/17_132526_45fd8b9bd1789c476f068cc1.jpg
《翻译官》
  是一本有名的网络言情小说。高干高层高职高端的大排场,是闪亮点吧。但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故事一开头,优雅俊美的男主角在大学礼堂的讲台上对着下面的大学生问:“我说中文还是法文?”女主角是听演讲的大学生里的一员,她听到自己喃喃地说:“随你的便,小哥哥。”声音低糜,意识不良。如果你还记得杜拉斯写的东西里的一点什么的话,就知道“小哥哥”三个字多么性感和叛逆。

attachments/201106/17_132607_pd_1947546_l.jpg
《许我向你看》
  堪称宇宙无敌狗血言情小说!女猪脚爱上杀人犯的儿子,被强奸犯爱上,自己以抢劫罪名入狱,杀人犯的儿子死了,她出狱后收养了那个杀人犯儿子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孩子得了脑瘤最后不治,她被人求婚,但此人是个同性恋,她的好友是个暗娼,这个暗娼被杀死,凶手是女猪脚亲弟弟,向她求婚的同性恋男人最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越狱偷渡潜逃,她跟强奸了她两次的强奸犯在一起……

attachments/201106/17_132639_7532740536.jpg
《东京奇谭集》
  村上春树的长篇我一直嫌他啰嗦,看不下去。这个短篇集开了我读村上的先河,爱不释手,喜不掩卷。其中收集的五个故事,不是鬼故事,却胜似鬼故事,篇篇都精彩,值得咂摸细味。作者口口声声说:这些都是真事儿,我听到后,写下来的,全是真事儿呀!这是写作者的惯用伎俩,到底是不是真的呢,真心读故事的人根本不想深究。艺术的真实,常常比现实更真实。我们并不是真的要真的,我们只是要读上去听起来想起来是真的,就行了。这五个故事非常真,又非常不像真的,正是那似真似幻之间的疑惑让人心痒难骚。从心理学上讲,这些故事讲的是掩埋在人心伤痛或彷徨之下的潜意识(表现为或是神马东西,如移动的肾形石,或是某种幻觉,如看到和死去的儿子一模一样的人),但妙在作者并不点破,也不摆弄只言片语的知识,只顾着把那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写得活灵活现让人惊慌诧异,使得故事全部似笼罩在一层幻觉的薄纱之下,意境全出。

attachments/201106/17_132717_ae01ddccb3b68743bc09e644.jpg
《大方》
  《大方》第一期,力道绵绵,但有一定品位,很安妮宝贝的取向。“大方”这个名字就取得杠杠的!贾樟柯的《侯导,孝贤》真是好文!文字乍看很绵密细致,其实非常潇洒有华彩,题目取得好,连小标题都那么别致。贾樟柯懂得人生的哀愁和美丽。村上春树的访问……长得像一本书。黄碧云的小说,阅读障碍太大了点。总觉得黄碧云阿姨躲在世界的某个犄角旮旯里,抱着自己干枯的身体,把自己曾经艳丽生动的才华腌起来了,一分饮恨哪!安妮宝贝的散文和她原来的一样,弱。

attachments/201106/17_132746_634419756295707500526b021479231737k1_neo_img.jpg
《雷峰塔》
  所谓的翻译,就是把《小团圆》和“私语”类的生活散文拼凑起来了。写的是她的童年少年时期。这种翻译真好做。因为是拼凑抄袭,所以当然是最忠实于原著的翻译了。

attachments/201106/17_132815_xinsrc_0003031713480312595950.jpg
《洛丽塔》
  纳博科夫的发烧级别的书迷说这翻译不好,但我已经惊艳了。非常罪非常美,能把恋童癖描写得这么美,是作者的罪恶本能升华成了艺术。几个改编电影都拍得不好,都是太……正常男人的取向,选的女主都是具有成熟惑媚之态的年轻女演员。以正常男人的趣味来度测,所谓“恋女童”,也是是恋“年轻”(25岁以上男人的正常审美取向)


Warning: html_entity_decode(): charset `off' not supported, assuming utf-8 in /var/www/fenq/wp-includes/general-template.php on line 3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