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芙蓉,满眼芙蓉,慢言芙蓉

转一个天涯有关 frjj 的帖子,算是中肯的说

作者:chen1213 提交日期:2005-06-20 08:46

  打开各大bbs,满眼都是frjj,照片,评论,转贴。
 
  最开始只是看了她的一段表演视频,网上评论多打趣,有网友说得好:芙蓉的出现让我们的精神生活不那么单调,多些快乐。这件事如果停留在这个层面上,相当不错,窃以为。
  
  但是如今玩起真来,一下子变得不好玩了。但凡你拿一双真眼来看芙蓉,没有你不牢骚的。何必当真的?这让我想起小时候一个小故事:

  我大概七八岁,家里来了客人,吃罢饭,满地的瓜子皮儿,我被派了扫地的活,当着客人的面我自然要认真一番,打扫结束之后,客人和我的父母赞不绝口我扫过的地面,不住地夸我能干爱整洁,于是我便更认了真,竟也开始欣赏自己的杰作,发现角落里有一两个未被清理的瓜子皮儿,也要用手拣起来,还不住地搜查有没有其他漏网的瓜子皮儿。

  小小年纪的我,是被夸晕了头。他们的夸奖未必出自真心,恐怕只是凑趣逗乐,恐怕只是一时没了话题。但被敏感的我当成了冲锋号。事隔多年,我对这件事记忆犹新,因为之后的成长岁月里在我身上又发生了几次。越长大,回过味儿来的时间就越短,也就越发重重告诫自己一次:清醒!如今已我知道面对真夸或者枉夸该怎么处置,也很庆幸在面对那些决不如父母老师般宠我的人之前明白了这个小道理。

  芙蓉就被夸傻了。傻了之后,众人又开始收起玩笑,认真起来,于是骂声四起。

  人一般经不住众人夸,或者众人捧的。记得曾经在首都发生的那次著名事件中,一个当事者回忆中就谈到,当时临去之前心里想的是非常理性的,非常有信心用理性的呼唤阻止人们激动的言行,可是一旦面对成百上千青年朋友面向你高声的呼喊,就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某种精神力量的代表,感觉自己有了振臂一呼的勇气和能力,于是所有的理性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咱没有亲历过这种场面,但想象中也大概能体会一二。

  而芙蓉恰恰是个很经不住夸的人。说这话似乎没有太大依据,我也只是凭感觉。感觉来自两个主要方面,一个是她写的帖子,一个是腾讯对她做的访谈视频。

  她写的帖子是一个朋友专门从bbs中文章的汪洋大海中捞出来给我看的,当时芙蓉的名气还只限于北大和清华,所以她的帖子不是如今这般随处可见的。那是一篇自我介绍性质的帖子。网络从出现发展到今天,网络文化和网络语言也发展到今天,我的全部理解就是:这个帖子是joke版才有的东西,充满了戏言、夸张和讽刺,属于“一个强人的一生”类型的。但后来逐渐觉得不对劲,这个“强人的一生”竟活生生成了个人简历。这里头不像是骑虎难下了,而是骑了就不想下来了。前天又看了腾讯的访谈,芙蓉终于不只是照片示人,而是举止谈吐都暴露无遗了,于是我确定,她真的傻了。

  从访谈中看,这是一个智商和情商不高,缺乏或者干脆没有内涵,但自我感觉超好的女人,但这都没什么,这比较正常。不太正常的是,她的所谓羞涩。我的理解是,这不是羞涩,是虚伪。她的眼神不敢面对镜头,偶尔面对,赶紧做一个自认为妩媚的甩发姿势,使我起鸡皮疙瘩。

  但有一点我很相信,那就是她在舞蹈的时候确实很自信。同时我也很相信,她也只有在舞蹈的时候才有所谓的自信。

  所以我说,芙蓉是一个喜欢跳舞、内涵不足的普通女人,目前她被虚假的夸奖声夸晕了,总有一天她会醒过来的。她和木子美、竹影清瞳等不是一类人,她们是网络中的奇女子,是认定了路要一条道奔到黑的,是拼杀于男人世界里的女人们,而她只是一个被夸傻了的孩子(如果28岁也还是孩子的话)。把她与她们等同是赶鸭子上架,把她放在漩涡中批判谩骂是对孩子太过认真。我看她经不起如她们曾遭受过的挤压和撕扯,就算是迅速成长也会产生畸形,至少是严重的营养不良。

  所以网友们应该慢言芙蓉,不必认真。

  而芙蓉,想对你说,多读些书吧,虽然你现在是个编辑。

这样的时代

  又一个网络人物浮出水面——芙蓉姐姐最近流行得紧。

  前几天看央视三台的舞蹈大赛,腰肢柔软的ppmm摆出各种撩人姿态,张公子说不够好看,frjj的s型pose才吸引人。

  我果然被吸引过去看姐姐的照片,边看边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空长了一双大眼,不能发现姐姐的美貌之处,看不出体态丰硕扭捏作态没有飘逸感的姐姐的那头长发有何动人之处。但是姐姐有宣言:我那妖媚性感的外形和冰清玉洁的气质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众人的目光“无情地”揪出来。我总是很焦点。我那张耐看的脸,配上那副火爆得让男人流鼻血的身体,就注定了我前半生的悲剧。

  自信自恋的境界乃至于此!

  不禁向张公子感叹:网络时代出名也易。他说:撕破脸皮不易。

  莎士比亚说: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

  真是争奇斗艳的时代!

三个穷青年的“出头之路”

再转一篇砍柴文章。我这根粉丝是不是太痴迷他了?

  本文要说的《红楼》三个穷青年,指的是贾瑞、尤二姐、邢岫烟。他们三人,家境贫寒,都有着对富贵、安宁生活的向往。这三人和公侯大族贾府有着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

  贾瑞和贾琏是同族远房兄弟,靠着爷爷贾代儒贾家的义学维持生活。同样是贾姓,但一富一贫,血缘关系又很远,祖孙俩无非是依附贾府而已。尤二姐的处境更加微妙,她名为宁府长房贾珍夫人尤大姐的妹妹,但是她和三姐是随母亲改嫁来到尤家的,和尤大姐徒有姐妹之名而无姐妹之实,完完全全是寄食在宁府,又和贾珍父子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公关形象也不好。邢岫烟是邢夫人娘家的侄女,也是来投靠贾府的。

  三人中间,贾瑞的条件最好。因为他是贾家宗族的男丁。凭这个身份,只要他好好设计与经营,进可出仕做官,退可在贾府谋得一份肥差。可他也许是才子佳人的剧本看多了,幻想走终南捷径,一下子搞定荣府当家的二奶奶、出自名门的王熙凤。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要么如贾蓉那样,是宁府的长孙,代表一方势力,凤姐用打情骂俏来笼络他——熙凤一次和贾琏吵嘴时明确说过这个意思。要么如贾雨村那样,虽然穷困,但是个圣贤书读得不错的儒生,将来保不定名登黄榜,由科甲出身做官。如此熙凤也不敢太得罪。问题是“这贾瑞最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这样的边缘青年,必须处弱势,装孙子,一点点经营。同族中做得最好的是贾芸,他的条件尚不如贾瑞,贾瑞有个主持宗族义学的爷爷,贾芸是和寡母相依为命。但贾芸能忍辱负重,四处借贷买来礼物孝敬熙凤,谋得了大观园绿化科科长的肥差。在对待男女之情上,他也比贾瑞现实得多,知道凭自己的家境是不可能娶士宦家的千金,而把目标锁定为能干、要强的丫鬟小红。贾瑞不思前虑后而贸然调戏王熙凤,说明他太不了解熙凤了。熙凤这样的侯门之女怎可能和他这样游手好闲、没啥出息的贫寒子弟偷情。凤姐毒设相思局,害死了贾瑞虽然见其毒辣,但根本上是贾瑞咎由自取。

  尤二姐最大的优势是美貌动人,这也是她惹祸的根本。她苦于摆脱贾珍父子的控制,便想依附荣府的琏二爷。《采采女色》的作者雍容女士曾说尤二姐是“绵羊一样的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得其他强者的同情和恋爱。但绵羊式的女人以弱博强是需要艺术的,也是件冒险的勾当,弄不好羊入狼口。尽管王熙凤容易醋海生波,但贾琏娶别人做妾她还可以容忍,因为做妾大多是丫鬟出身,对她的地位没有威胁。而尤二姐算是正经人家的女子,她有可能为贾琏生个儿子,且性格温婉,有亲和力,这对熙凤威胁太大了。更为险恶的是,尤二姐偷嫁贾琏,打破了宁、荣二府的权力构架。因为荣府的实力大于宁府——主要是王夫人姑侄娘家的实力和贾元妃增加了砝码。尤大姐虽然对熙凤颇有微词,但也无可奈何。包括贾珍、贾蓉在内的宁府重要人物都要巴结熙凤。现在将尤大姐名义上的妹妹给了琏二爷,很容易让人看成挖荣府的墙角。因此王熙凤必须除掉尤二姐,而且能得到王夫人、贾母的支持。尤二姐凄惨死去后,贾母如此绝情,实则是因为,这个老太太考虑到荣府的根本利益。

  邢岫烟的姑妈邢夫人在贾府是个“万人嫌”,她投靠在贾府,别的人对她一开始戴有色眼镜,她受到了邢夫人的池鱼之殃。可是她虽然贫穷,但没有贪图俗利的小家子气,再加上有脱俗的才气,一下子博得上贾府上下的好感。连最厌烦自己婆婆的王熙凤也对她,“比别的姐妹多疼些”。宝玉不知道如何回复妙玉以“槛外人”名义投递的贺寿帖,岫烟能点拨了他。岫烟这个才貌兼具的女孩偏生在穷家,这当然是她的不幸。芦雪亭联诗时,别人的避雪衣争奇斗艳,“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一个妙龄少女,邢岫烟当时心中能无痛楚感?但岫烟与众姐妹们相处,举止不卑不亢,行为毫无轻浮气息。后来,由贾母提议,将其许配给宝钗的同兄弟薛蝌。这薛蝌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个英俊、能干、上进、懂事的好青年,“倒像是宝姐姐同胞弟兄似的”。(宝玉的评价)

  这邢岫烟处静待时,不张扬不急躁,反而真正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贾瑞和尤二姐两人的选择,如果视为投资行为。贾瑞的投资没有一点胜算的可能,完全是胡乱决策。尤二姐的投资收益大,但风险更大。

  穷青年总在寻找自己的“出头之路”,这值得鼓励。但要审时度势,不能太着急。说符合自己身份的话,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机会也许不知不觉就将临了。

在没有秘密的年代成长

  BY 春野(同事,《穗子物语》的责编,一位很有点才气的才女,而且有点漂亮)

  有10年军龄的严歌苓到美国后,做了好些年好莱坞编剧,据说后来嫁给了会8门语言的美国外交官。人生花样百出,已经超过了小说家和好莱坞大片的奇思妙想。看米兰·昆德拉的时候我就经常困惑,小说这样的艺术在今天是否还有必要。欧洲小说之外,他命名的“三五线(纬度35°)以下的小说”,“热带化的小说”里,明确提出不包括中国的小说艺术。又说:幽默:天神之光,把世界揭示在它的道德的模棱两可中,将人暴露在判断他人时深深的无能为力中;幽默,为人间诸事的相对性陶然而醉,肯定世间无肯定而享奇乐。

  自从王朔写出了《动物凶猛》,“文化革命”时代残酷苦闷的青春再无人敢去问津。“文化革命”年代里成长起来的部队大院逆子,女性想象永远徘徊在荡妇和圣女之间,徘徊在姐妹和破鞋之间,可笑又可怜。

  严歌苓《穗子物语》里作协大院中作家女儿们组成的“拖鞋大队”有美丽青春的肉体,叛逆的脚上都套着明亮的革命的隐喻,比无所事事的大院少年更加彻底地批判自己的出身和教养,悲伤的故事也更加幽默逗人。

   “拖鞋大队”啸聚在作家协会凹字形楼中自顾成长,穿着“一顺左”的红拖鞋。她们的保护人是耿副军长有着英武气的三女儿耿荻。“拖鞋大队”最小的三个成员偷鸡蛋全军覆没,革命群众将贼娃娃们挂上纸牌,游街示众。耿荻打跑文攻武斗的胖女红卫兵,“拖鞋大队”缓过气来,于是,爱上了着男装的英武逼人的耿荻。

  耿荻从不在澡堂洗澡,天再热,也不在外面脱衣服,上厕所要锁门。“拖鞋大队”里开始流传耿荻的秘密,其中的三三李逸云还脱光衣服,试图引蛇出洞,但不成功。最后宣布,耿荻“她其实是男的”。

  其后有很长一段情节,就是“拖鞋大队”费尽心思,要扒下她们的政治保护神和零食来源的耿副军长三女儿耿荻的裤子,看个明白,“他”或者“她”,到底是男还是女。

  羞耻的观念只有和“革命”放在一起才有意义。而只有幽默能冲淡生活的常见,超过我们了解真相和追求真理的兴趣。

  严歌苓说:“我只想说,所有的人物,都有一定的原型;所有的故事,难免掺有比重不同的虚构,但印象是真切的,是否客观我毫不在乎,我忠实于印象。”

  差一点点,好莱坞编剧严歌苓就能够用幽默颠覆男性作家米兰·昆德拉欧洲中心的小说观念,也彻底把军营子弟的革命青春叙事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但很遗憾,严歌苓作协大院里的“拖鞋大队”,走进了和革命一样袒露无遗的寝室记忆。米兰·昆德拉在《被背叛的遗嘱》中讲了一个男人拉上窗帘的故事。结论是,他的舒适取决于他不被人看见的自由。又说:害羞是现时代的一个关键定义。我们要求一个带钥匙的抽屉以保存自己的信和笔记本,由此进入成年。但是“拖鞋大队”这样的经验似乎出乎他的意料。成长不是由于反抗,而是模仿。穗子在军营里收到“拖鞋大队”的来信,告知她扒下耿荻衣服的阴谋。

  女孩们告诉穗子,扒下耿荻的男式衬衫和背心,男式外裤和衬裤,发现耿荻是个地道的女的。风华正茂,全须全尾。

  私生活的害羞与公共领域的革命反向而驰。脱下了耿荻的衣裤,世界上再没有秘密可言。有别于父兄们的革命叙事,女人的幽默本来可以让我们用正确的方式唤醒记忆。可惜事实的残酷让人手软,什么时候我们能将悲痛变成叙述的智慧呢?如果解答了这个问题,也许就知道了军人严歌苓要做好莱坞编剧的原因了吧?
attachments/200506/15_171338_200568174533.jpg

奇怪的爱好

  街上开了家娃娃店,法国夏奈儿洋娃娃专卖店。

  那些美丽的娃娃穿着各式漂亮衣服,红扑扑的脸蛋,卷卷的黄头发,大大的眼睛,细细的腰。我摸摸她们的脸,捏捏她们的衣服,觉得自己很温柔平静,心里有细细的声音,沿着天际,渐行渐远。像初春的坡上,绿茸茸的小草。

  “我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幼稚!”

  《花凋》里久病的川娥不知物价上涨,带的钱不够买一瓶安眠药,且路人用骇异的眼光望她,睁大了眼睛说:“这女人瘦来!” 如今,也没有人在乎我的这样低微的想法,他们嗤之以鼻,撇着嘴说:“幼稚!”他们送我书籍与服饰。照例不会不喜欢,却总是有些微的失望,为得不到信任的爱好。

  女生们“闺房私语”时,她说我的面相会生女孩子。不知道有多盼望将来有个女儿,可以分享她的娃娃,无占有之名享占有之实。

  给好友的女儿网购了大小五个猪娃娃,她发到我信箱里的照片全是女儿的各种神态,找来找去找不到那几只猪。我告诉她,下次记得拍几张小猪,我还不知道什么样子。——但是她大约不会当回事。越认真越以为是开玩笑。

  大约是想要弥补没有娃娃的童年的缺憾,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加倍的呵护,小孩子应当得到的爱,要在有条件的时候补偿给我。——多么任性固执卑微的想法呵!

  没人理解。

自我陶醉一把

祝贺我们的博客点击率突破5位数!
自3月14日开通至今天恰巧3个月的时间,平均每天点击数110余次。
虽然嘉嘉和飞飞的每天的点击数过半,在此还是要陶醉于另外的一半 [shame]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唱片公司(对不起,打错了……) [tong]
谢谢勇勇、张翮、钰明、玉明同学等一切给予我们支持的人。
飞飞,我们要加油哦 [fd]

从高考作文看“代圣人立言”的传统(作者:十年砍柴)

说到高考作文,再帖一篇砍柴的文章,虽然有link,还是在这里一睹为快吧。
发现十年砍柴的产量真高,每天看都有新文章,牛人就是牛人,不服不行。


  今年高考,武汉的刘洪波先生对一些地区的作文命题很有看法,认为这是些假把式人生哲学的大杂烩。我对此心有戚戚焉。

  这种假把式是“八股取士”时代,“代圣人立言”作文之法的延续,有着悠久的历史,没什么新鲜的。不过所代替的“圣人”已经从历史上存在过的孔孟程朱这类老先生,变成了一个没有具体人格却无处不在、永远正确的意识形态理念。这种作文有着强烈的诱导意味,希望考生们说出命题者想听到的话。

  仔细回忆一下,我们谁没有受过这种“代圣人立言”式的作文训练?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老师就告诉我,写作文关键是“立意”要正确,不然文字再好也得不了高分。什么叫“立意”正确呢?就是跟报纸上、广播上的调门一样的。

  我从小深谙这种为文之法。小学升高中,作文题目是《家乡变化》,当时正是分田到户后一年,我写了村里一个本家奶奶盖新屋上梁、大宴宾客的热闹情形,然后再写道分田到户之前她家怎样怎样穷。阅卷老师大喜,给了个满分。我入初中后,他特意来我们班看这个得满分的小孩。其实,那个本家奶奶家境以前在生产队就算殷实的,否则的话分田到户这么短时间内,怎能从穷变富呢?但我相信大多数阅卷老师不会在乎这些“常识”,只要你的“立意”高,加上文字还可以,绝对给高分。

  尝到这个甜头后我就更加明白,考作文就是考你说大话、套话和假话的水平。一旦思想上开窍,加上勤学苦练,自然就有收获。我高中时班上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我俩平时写的作文,老师和同学更喜欢读他的,因为他的文字更优美,更有感染力。可是每次参加作文竞赛,他总不如我。老师总结是,我更能揣摸命题者的心思。

  《儒林外史》中的高翰林,在分析马纯上先生为什么考秀才时成绩不俗,一到正式的科场就折戟沉沙,有这样一番话:“‘揣摩’二字,就是这举业的金针了。小弟乡试的那三篇拙作,没有一句话是杜撰,字字都是有来历的,所以才得侥幸。若是不知道揣摩,就是圣人也是不中的。那马先生讲了半生,讲的都是些不中的举业。他要晓得‘揣摩’二字,如今也不知做到甚么官了!”

  所谓“字字有来历”,就是不能说自己话,而是说别人说过的、被证明“正确”的话。叶圣陶在当小学教师时,感叹当时的学生作文,“叫他们将自己的写出来,他们偏偏将自己的隐蔽,却将别人的显示出来”。他感叹“这是我的失败”。因此他告诉学生,“现代练习作文,既不像从前人那样,为要求取功名,也不像一部分青年所期望的那样,为要成什么文豪文学家;最重要的还在练成一种技能,能够以笔代口,意无不宜,在日常生活中得到种种方便与受用”。——可叶圣陶这样的教师,今天来教小学、中学,未必受家长和学校的欢迎,关键的升学考试又不是你在阅卷,这样只管写真心感受的文章大约得不了高分。

  我高考是十。。六年前,那个夏天有点特殊。参加考试前老师一再叮嘱我们:不管你们心里怎样想的,平时怎样议论的,写作文千万不要写出格的话,要和上面保持一致,要说拥护英明决策的意思,否则十年寒窗就付之东流。——大部分人虽是小小年纪,但早就训练成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的本事,当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
  我现在是靠码字为生,用流行的话来说,是宣传喉舌,当然要坚持正确的舆论方向。能否胜任这个工作,关键还看当年受“代圣人立言”的训练怎样。——我自认为自己还算信任。只是尚能保持一份清醒,知道这些文字并不是我的,而是代替别人写的。因为害怕时间一长,自己只会鹦鹉学舌般写作,所以私下里尽量多写说真话的文章,这样的写作是很痛快的。我把这两种写作状态形容为周伯通的“双手互搏”,虽然有点痛苦,但总比只有 “代圣人立言”的独门功夫要好一些。

  我相信,由于网络的发达,资讯的丰富,今天的青少年除了接受课堂教师“代圣人立言”的作文教育外,他们明白还有更有趣的写作,一本正经装作思想家、道德家说话,那是为了得高分。如此的教育方式,如此的考试导向,我想最大的成效,可能是培养更多的、更年轻的“双手互搏”高手。

2005年高考湖北地区语文作文题目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60分)

  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美成能入而不出,白石以降,于此二事皆未梦见。

  以上是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一则文字,论述了诗人观察和表现宇宙人生的态度和方法。其实,这则文字所含的思想,对我们为文、处事、做人以及观赏自然、认识社会,都有启发。

  请根据你对这则文字的感悟,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网上有个叫阿七的疤的人说:

  我觉得今年的考题出的好,是边际科学,希望考生能把生物学和文学结合在一起研究,很难得,很有新意

我个人是这样读通这个题目的

  [诗人对宇宙人生]

  诗人在写关于宇宙人生的诗词故事时,

  [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

  决定因素在于胡须的生长过程,

  [入乎其内,故能写之]

  胡子没有长出来的时候,故事一气呵成能够写出来,

  [出乎其外,故能观之]

  那么,当胡子长出来的时候,这个故事就有一定的可读性。

  [入乎其内,故有生气]

  胡子没有长出来的时候,写故事的把怨气带到故事中,

  [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那么当胡子长出来的时候,故事就自然会有一定的高度。

  [美成能入而不能出]

  艺术美的成就在于胡子没长出的时候,决不是胡子长出来的时候,

  [白石以降……]

  说到这里,就算胡子很长的齐白石也可以认输了,对于这个艺术成就和胡子生长过程有关的理论,他是做梦都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