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说反义词(跃跃语录之六)

  跃跃夹了一筷子羊肉,皱皱眉头:“呜……,太不咸了!”他姥姥没听清,怪道:“没放多少盐啊。”我们笑说他是指太淡了,不是说咸。

  记得当年李芹教授讲过她女儿的一件事。小家伙回到家爱总结一天感受,“今天真痛苦”,经常这么说。有一天却兴奋地说:“今天真痛甜!”李教授半天才反应过来:苦和甜对应,女儿就理所当然地认为痛苦的反义词是痛甜。

王府井步飞燕后尘

  到了王府井的尽头,才发现飞燕那张坐“骆驼祥子”人力车的照片原来是在那里拍的。我的相机像素太低,净出现马赛克效果。跟张公子说:“看飞燕这张多清晰!”他说:“人家相机好啊,我们的才200万像素。买柯达 Z740吧,536万像素。200*200是多少?”我气馁地:“400……”他得意地笑,意思是200*200还赶不上人家536。几分钟后他反应过来,猛回头:“我刚才问你200*200是多少的……” [sweat]

attachments/200507/31_203142_110663408738840.jpg
attachments/200507/31_201448_dsc00930.jpg

什么也不是

  张公子语重心长地叹口气:“发现两个两难问题:有所得必有所失,但不知道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别人的话有的该听有的不该听,但不知道哪些该听,哪些不该听。”

  我倒是清楚地看到会失去什么,令我舒适的和令我痛苦的。不知道能得到什么。

  明天去北京,他面试dangdang,我面试pcw。本来讨厌现在工作才打算找真正喜欢的生活的,现在不是瞎折腾吗?但是勇勇说那没有办法,我们的人脉在IT届。我自己不是在51job全面撒网,却连个重点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吗!

  如果有韦小宝十分之一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功夫,也不会像现在痛苦。不然,像杨过那样聪明?要不,像郭靖那样傻人有傻福?

  反正人家都是一技傍身或数技傍身的,我是连半技也无。大学时宿舍卧谈会上说起某人某人,大家会问:“他是干什么的?”说的人有时会答:“他什么也不是!”意思是在班里学生会里什么职务也没有。语气凉薄啊,只因没有一官半职,便什么也不是了。现在想想,没有比这五个字概括能力再强的了。

晒订单

上周五收到99书城的东东:
  ·亦舒新经典套装(三本:吃南瓜的人,这样的爱拖一天是错一天,华常好月常圆人长久)31元,定价38元
  ·苏东坡传  9.9  定价23元
  ·若星汉天空 9.9 定价20元
  ·福尔摩斯探案集精选 9.9 定价25元  
  ·青年文摘合订本(红版加绿版)9.9  定价20元
  赠品是一张星外星超长精选天碟(听不懂),一张宝物卡,在BuyRen送人了。

  说到BuyRen,做个广告先,不要说我往自己连上贴金子哦。 [shame]有便宜大家占嘛! [lol] 最大的网上购物论坛——“BuyRen网上购物论坛”(www.buyren.net)(链接的第二个:我们不卖东西,但能帮你省钱!),不但有购物网站的优惠券拿,而且买东西还有返利,比如在卓越买100块钱的东西,BuyRen就返还你10元钱!

  这几年在网上买书,爽的不了了,上瘾啊。这次是买的最亏的一次,没有使用优惠券。上次在99看到亦舒全集25元,喜不自胜赶紧下单子,孰料第二天99的KF就打电话说定价标错了,订单取消,钱存到了99账户上,气愤! [angry] 小网站就是没气度,玩不起!急着把钱花出去,没等到优惠券就下单子了,可惜可惜。现在那套亦舒标到银卡价95,金卡价85。
attachments/200507/18_232834_dsc00901.jpg

ESSE有淡淡的薄荷味

我看见人就说我失恋了,真的,我失恋了,我快成祥林嫂了。

早上,照旧是迟到。每天5点或者更早就醒来,或者干脆没有睡着过,但是我一点要用一双垂死的眼睛看着钟点一点点走过,等到迟到了,我才缓缓地动起来,洗漱,吃饭,梳头,换衣服,拿伞,拿包,缓缓走出家门。每一次吃饭都是和妈妈的一次对峙和战斗,在她的怒视下,我把大部分的莲子或者粥倒到锅里,把剩下的一点吃进去。

今天还是迟到,迟到了我也拐进香烟店,买了一包super slim的ESSE。

我失恋了。我原以为我会恋爱的,像一个孩子一样单纯的喜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一个说话投机的人。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也不愿意与我继续说话。恋爱便是恋爱,说话便是说话。说话在说话中满足了。但是现在不能够。太多的人胆小,或者是,喜欢得远远不够。

世界很复杂,太多的定义,标签,引申,联想,逻辑,理论……抽烟便是抽烟,与其他无关——在我抽烟之后,我发现了。烟与颓废,爱与婚姻,性与责任……

跃跃语录(补记四)

科学饮食
  跃跃对家里的小体重秤发生浓厚兴趣,吃完饭就站到秤上看有没有到20.0kg。
  他不懂得20.0还是20的意思,说是200斤。“还没有到200斤!”他喃喃自语。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吧嗒吧嗒跑到饮水机前,一手拿一个杯子,接了满满两杯水,咕咚咕咚灌了一肚子。“200斤了!”他低头看着秤,眉开眼笑的。

不分大小
  跃跃把他画的画贴满墙。“卖画啦,卖画啦……”
  我问他:“这张多少钱?”
  “这个很贵的,50块!”
  “那一个呢?”
  “那个便宜,100块!”
  “太贵了,便宜一点卖给我吧!”
  “……那90块钱好了。”

懂事的好孩子
  跃跃用商量的语气问舅舅:“舅舅,等你用电脑累了,要玩一会的时候,我看看蒂娜奥特曼好不好?”
  张公子大为吃惊,他以前都是不由分说就抢鼠标,哭着闹着要看动画片的。这样温柔的请求让人如何拒绝?

从被迫到自觉
  跃跃求舅舅办事的时候,可恶的舅舅总是以亲嘴作为报酬。他每次都很不情愿,但是又没有办法。可怜的孩子,每每为了看一次动画片、陪他玩一次滋水枪等等小事付出尊严(如果他知道尊严的话)。
  这一次,舅舅给他打开动画片以后忘记索取回报,他跑到舅舅跟前,仰着脸问:“舅舅舅舅,你忘了?”
  “什么事?”舅舅大惑不解。
  “亲嘴呀!”说着就把嘴嘟了上来。
  这就是一个人如何从被迫到接受到习惯成自然的过程。似乎有深意。《阿甘正传》有这样的经典台词“制度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你抗拒它,然后你适应它,到最后你离不开它。”

芙蓉花

  蓬莱一半的街道没有树,另一半有树的街道又有一半是芙蓉树。
  芙蓉花与芙蓉树真正当得起“亭亭如盖”这个美词。树像一把大伞,花像伞上的一朵朵小伞。
  花儿俏立枝头,朦胧的一如蒲公英,若摘下来把玩,很快便蔫作一团。它的生命一定自尊心极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怪黛玉的花名是芙蓉花,“莫怨东风当自嗟”。
  芙蓉树又名合欢树。都是有诗意的名字。
  中学操场一角有棵歪脖子芙蓉树,独立一隅,姿态寂寥而傲慢。冬天和同学一起去树下捡合欢豆,珠圆玉润的,像黑珍珠。放在铅笔盒里,晃一晃,叮叮咚咚,大珠小珠落玉盘。

attachments/200507/06_152443_8071.jpg

Athena ——“云胡远行客,不悟岁年迈。”

作者:张入云

襁褓中的小布尔乔亚
她的哭声像一曲
渐入佳境的双钢琴

“她最好笨一点,
并且美丽”
这是做父亲的愿望
“总有人来为她歌唱”

奶瓶牵着母亲上街
母亲还小
坚持要在江边的星巴克
坐到日子西斜

如同黄昏时分的四手联弹
在越发明媚的天光下响起
她的名字是巧合,而非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