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你最NB!

  周一晚上开始看《第九个寡妇》,看到半夜看了一点儿,嗯,不错。夜里失眠了,开了灯继续看。周二坐在办公室里直直看了一整天,晚上回家撑到半夜把尾子收了。看完后,发现身子早麻了半边——太入神了,忘了动。知道啥叫一气呵成了吧?知道啥叫知识就是引力了吧?收起书,展展胳膊,掰掰脖子,伸伸腿,扭扭腰,完了想大叫一声:“严歌苓,你最NB!”

  她把个人儿都写动了,把个事儿都写活了。她那活脱的用词,精确、贴切不下张爱玲,却不带点点资产阶级或读书人的味儿。她笔下人物那口齿,那动作,那形态,直画出来了,不带一点阶级隔膜的。其笔触之细腻,很少有伟大的男作家能达到。和她一比,余华这样的只能算比略微认识几个字的强点点儿。她对人性的解读,和男人也不是一个路子,路子更邪,更刁。女人看人、看事和男人不同。张爱玲也有如此的细腻,也有如此直指人性的敏感。

  严歌苓与张爱玲又不同。严歌苓生于上海,下过乡,插过队,好像还参过军,在大社会里过过,与贫下中农一起劳动过,知道啥叫农村,啥叫穷苦。张爱玲的华丽是穿着旗袍的女子,瘦,瘦瘦的腕上的翡翠镯子里有故事、有恨事,爱过,碎心过,恨男人,不相信男人,悲怨的,不健康的美,还会爱,但是那爱是吞吞吐吐,气若游丝的;严歌苓的华丽是猛地看不出来的,她不穿旗袍,压根儿没见过旗袍,穿的都是自个儿纺的线、织的布、染的色,土布褂子,不仔细瞧不知道,她那身段,啧啧,骨小肉多,苗条也苗条,丰满又丰满,啧啧,那皮毛细得毛孔瞧不见,还白,又滑,往那儿一站,暗香自来,秋波儿也来了。张爱玲的文,懂的读,不懂的也读,赶个时髦儿呗。严歌苓的文,乡下女人,咄,谁有那功夫理她?张爱玲是好的,会红,已经红了,红了一年又一年。严作家是好的,但不会红。很庆幸,她不会红,就让飞飞和嘉嘉,以及很多个飞飞和嘉嘉,孤独着吧。捧着她的书,闷头乐,闷头幸福,美死我们了。因为她没有被所有认识汉字的人一块儿一块儿肢解瓜分,还是属于我们一小部分伪知识女青年,和小说爱好者的。

  第九个寡妇叫王葡萄。这名字有讲究的。书里另外的女人都叫啥,我来看看啊。王葡萄是孙家的童养媳,孙家的闺女叫孙玛瑙。前八个寡妇中,有叫蔡琥珀的,还有一个叫李秀梅。王葡萄的情人的媳妇儿叫朱云雁,另一个情人的媳妇儿叫谢小荷。……总之,不是宝石,就是梅兰竹菊芙蓉莲花,要不是展翅冲云霄的鸟儿。只有葡萄低、小、平、庸。然而葡萄得到了最多的爱情。为啥?其他的女人,要不是做女干部的,要不就是冷冰冰正义凛然的,要不是革命爱好者,觉悟高,要不就是纸糊的美人儿。严歌苓的意思是:做女人要做葡萄,甜甜的,解渴的,充饥的,营养的,多汁的,水灵的,饱满透亮的。男人就喜欢葡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是男人,我就喜欢葡萄。她是地母似的女人。她健康,吃啥都能活,还活得水灵灵的,不然咋孕育出整个儿世界。她情欲那个旺盛啊!情人一大堆。有的她把心都给了他了,有的,她只身子认他,也只认他身子。她心里放得下好几个男人哩。她是淫荡可爱的女人。

  她公爹孙怀清是大地主。打倒土豪劣绅时被打倒了。他亲儿子,心肝上的亲儿子为了进步,把他卖了。葡萄不管那一套,胆子大着呢,把爹从死人堆背回来,藏在红薯窖里,一藏就是20年。地主?坏人?她觉悟低,说:“爹没了,我就是没爹的娃儿了。”最朴素的,是最长久的,是最真的。她心里没有啥运动,啥革命,啥打倒,她只认人。她在那个疯狂的时代里一直保持清醒,不是她有什么深刻思想、独到见解,是一种天赋,这种天赋说出来也不是啥高不可攀的,就是:真、纯、不贪、不惧。

  她的母性宽广洪大,她最心疼男人,对死囚犯公爹(也是父亲),她无微不至,吃的不够,自己省下来给他吃;对男人,她知冷知热,包容到极致;对儿子,她的心疼更不用说。她是封建道德压制下的产物么?当然不是。她没啥道德,孝顺不是孝顺,是爱。她想爱哪个男人就爱哪个男人,想怎么风流快活就怎么风流快活。

  严歌苓一如既往写政治。她从不骂政治。她借葡萄之口说:“今天打倒这个,明天打倒那个,打呗!又打什么了?”葡萄对一切政治运动无知得很,毫无“觉悟”,百锤千炼地开会、教育,她还是顽石一块,气得你没脾气。啥叫轻蔑?鲁迅先生和嘉嘉说得好啊:“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子都不转过去。”葡萄只是一心对她的地、她的庄稼、她的牲口、她的猪崽子、她看门的狗、她的爹、她的儿子、她的男人们。她养猪养得肥出了名,被选为模范,取养猪经的人从各地来了,要向模范学习。她说:“你们学不会。你们不把猪当猪,咋学得会。”人说:“咋不把猪当猪了?”她说:“你们不把人当人,咋能把猪当猪?”

  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政治动乱就歇下来了。可是看看今天的世界,人心的乱何尝歇下来了。人潮涌般地涌进上海、北京、深圳,发财啊发财,所有的人做着一样的梦。为了这梦,啥事也能做,啥毛病也能改,啥毛病也能长,亲爹也不认,亲兄弟算个鸟。翻脸不认人,见死不救,杀人放火,抛妻弃子,为娼为贼……都是胆子大的;胆子小的,得了抑郁症、焦躁症。胆子大的被杀了,胆子小的睡不着……浮躁啊。何尝不是一个大浪头,把大伙儿都打晕了?何尝不是一场运动?一场革命?一场战争?血在暗处流呢,泪往肚里咽,伤是内伤。我突然琢磨出来了。别看严歌苓写的是过去的事儿,过去的王葡萄,今天的我读了,还是有用的。要向王葡萄同志学习。多干活,少嚷嚷。别没病哼哼,愁啥啊,气啥啊。别管“城头变换大王旗”,那不长久,过日子是真。使劲儿地健康、快活、爱、泼辣。别图富贵,富贵和运动似的,不真。别攀比,只干活。别看高了男人,但要疼他。把自己当妈,别把自己当囡囡。……多大的浪头、多激烈的战争、多浩大的运动,都会过去,成烟云,唯有一个女人的生命力,她的情义、情欲、儿子真实地存在过。

attachments/200608/23_184431_bkbk603703.jpg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发发我新买的绿裙子。

  该裙在一个月前我就见到,一见钟情,可惜最低价160元,而且卖衣服的中年妇女态度非常恶劣,挥泪放弃。周五下午在该店,我与她重逢,才知道先前那个中年妇女不是店主,是合租店面的另一卖家,故出恶声赶走邻家顾客。而且那一天裙裙已降价至60元。得之,我幸!

[img]attachments/200608/21_164919_cimg1856.jpg[/img]

30家B2C网站共庆BuyRen网上购物论坛两周年!

  我们的坛子两周年了!严格来说生日在8月3日。前段时间忙着谈合作。活动推到了8月20日至9月20日。这次力度比一周年时大多了,也会更加有影响力。
  A ZA A ZA Fighting! [fd]
  zhanghe4为活动做出了巨大贡献,特此表扬!

  活动详情请看这里:http://www.buyren.net/read.php?tid=144588

赞助商:http://www.365com.com/images/365com_logo.gifhttp://www.80ebus.com/images/index/images/logo.gifhttp://www.no5.com.cn/images/nnn_01.jpghttp://www.vip114.com/images/logo.gifhttp://images.d1.com.cn/images/d1_logo.gif

合作网站:当当网卓越网2688网店第二书店硅谷动力商城18900TOM商城搜畅网莎啦啦七彩谷等。

支持媒体:TechWebB2C联盟新浪科技搜狐网易科技腾讯科技TOM科技赛迪网计世网

支持网站:蓝色理想PCworld社区思念社区

业界人士祝贺:尚时维新策略总监 詹膑http://zhanbin.com/blog/280.html

不断添加中。。。

我们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周六晚上去星光现场听汪锋的演唱会。场子不大,没有座位,站了两个小时。
  据说楼下的糖果俱乐部集中了北京最美的美女们。上楼的时候留心看着呢,没发现可以惊艳的。
  汪峰主要唱不太畅销的一些歌,早年专辑里的一些,所以很多不熟悉,不像听郑钧那次那么融入。
  我身后站着个汪锋的铁杆粉丝,一直在叫“汪锋,你最NB!”。我很喜欢他的态度,把一个人或一件事情当作信仰,会活得更有意义。不像我,部分喜欢部分讨厌,不彻底。
  什么时候,我可以不要中间,而是一百,或者零。
  喜欢摇滚是觉得这是一群内心孤独的人。很多时候我会在热闹里感到深深的孤寂,觉得一切都是荒谬与疯狂,没有人理解,自己也不理解。觉得自己做作,也要做作着把忧伤忧伤到底。
  我希望可以没有理由的彻底哭一场。

attachments/200608/22_001026_wangfeng.jpg

巾帼不让须眉之斗地主

乌龟前天晚上回来激动的徘徊不已,但是我们三个在吃饭,他只好强行压住内心翻滚的激动浪潮,默默酝酿词汇。

吃完饭支起摊子斗地主,乌龟开讲了:出来城铁差点被雷劈了!我们问您在城铁上调戏妇女了?他说我撑着伞一个闪电劈过来从伞顶贯穿手都麻了。

被雷劈的乌龟果然脑子不太清楚。我和青蛙步步为营小心提防着他的一对大小鬼炸弹。焉知乌龟中途又漫不经心抛出一炸弹。青蛙老泪纵横,我暗叫这下可死无全尸了。不料老天爷的那声响雷开始起作用了——乌龟活生生把他的大小鬼拆线放了俩哑炮。青蛙收起老泪,兰花指一伸就收拾了乌龟。乌龟啊,这就叫做埋下炸弹炸自己的脚。

昨晚,乌龟的小宇宙biu得很,屡屡首先叫三分。害得作为上家的我老是给他上牌,眼看保二争一的目标达不到了。我说乌龟你今天没被雷劈啊?乌龟睁着懵懂的大眼睛问今天下雨了吗?北京果然大,我们这边都下冰雹了,知春路还是艳阳高照。

不久我的小宇宙呈现biu的上升势头,我暗暗祈祷嗯保持这种趋势不错。在最后一把我与最最可爱的大小鬼相遇且拥有一个三连对、四个Q三个K。我赶紧低调的要了三分,爽上加爽的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事情出现了:底牌里居然还有个K。我激动地暗自靠了几下,心想这下炸死丫们!

于是我慢慢调戏着他们的牌,首先调出炸弹Q,后抛出炸弹K。最后扔出一张单牌,手中还剩两张,青蛙老泪都吓回去了,颤颤的问:手里的是大小鬼么?我说嗯哼。这两个水里的动物相视愕然,旋即撒牌而撤:不玩了!

然而我要秉承鲁迅先生的遗训,要痛打落水狗,我追过去在小白板上写下耻辱榜:青蛙、乌龟:被炸三次,永世难以翻身!2006、8、11 0:20。历史将铭记这一刻。

张公子跑过来在乌龟上面画了只小乌龟,可惜我们俩都不会画青蛙。唉,画画要从娃娃抓起啊。小时候没遇到高明的美术老师……

ps:没上场的张公子在打乌龟带来的天龙八部,乌龟得意的说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潜在客户。我说那我玩玩。乌龟激动的让给我注册个账号。注册完以后,我问:那这个游戏的目的是什么涅?乌龟:升级……我:升了以后呢?乌龟:再升……我:哦,那有什么意思,不玩了。乌龟: [shuai] [sweat] [confused] [sad][razz] ……


Warning: html_entity_decode(): charset `off' not supported, assuming utf-8 in /var/www/fenq/wp-includes/general-template.php on line 3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