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吃到了五哥烤翅!!!

昨天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的五哥烤翅。

好——吃!皮酥肉嫩微甜。用青蛙的话说“综合了西门烤翅和国贸烤翅的优点”。

上周五订餐,我们一拨人轮流按电话,跟刷屏一样刷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才打进去。一度怀疑五哥直接就把听筒放一边了营造气势。

原订男生每人8串,女生每人5串。按战斗力,我很荣幸的被归为男生圈里。为了大快朵颐,决定忍辱负重。

坐定,五哥推门探头说:你们要多少?18只饿狼眼睛盯住五哥:先来60串吧!五哥摆出经典的不屑表情,头一摆说:别先来多少,一次说够了,要多少就是多少了!旁边一桌大笑:新来的吧,我们剩下的这些打折卖你们!商量好要70串后,旁边那桌餐罢要撤了,一壮汉端着10串说,送你们了!哇靠,抢啊!我脑筋灵光一闪,边吃便含糊不清的说:不是某某某的人搞无间道害我们的吧?话音未落,在一片咀嚼声中看到8双白眼。

边吃边杀人。上次还是学生在线暑假来北京采访我们在宾馆里玩。这个游戏的好玩不仅在过程的紧张刺激还在杀后的激烈评论中,非常具有延展性。我不幸第一轮就被张公子杀死,而琳琳也被她老公干掉了。多么让人气愤啊!六亲不认也不能不分场合啊,男人太虚伪了!

席间想到这是偶像小精子来过的地方,说不定就坐这张桌子。我的小心脏激动的怦怦直跳。

事实证明五哥虽然拽,人还是很和善的。

席毕买单,我先掏钱。五哥看不下去了,怒喝:怎么能让女生买单呢,太不象话了!男同学纷纷跳出来澄清:AA制的!五哥又怒喝:那也不行啊!该男生买单啊!下次不带他们来了哈!

哇卡卡,我是多么激动啊。五哥好幽默可亲,不是江湖谣传的骂女生吃多了会撑死胖死。

于是我用最美丽的声音叫道:五哥再见!五哥也很美丽的喊道:再见!走好!

我激动得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翅香不怕巷子深

  昨晚去了京城第二翅——五哥烤翅。

  没 吃 着。

  一行人走在黑漆嘛呼的东四八条胡同里,沿途经过n多公共厕所,时不时有摩托开着s型擦肩呼啸而过。

  走出一公里终于烧烤味盖过厕所味,右拐至一红框低楣无招牌狭窄小院,搭眼一看几桌子已围满了人。

  我谦卑询问:还有座位么?
  五哥右手蒲扇左手孜然傲然回答:预定了么?
  我说没有。
  五哥默念最高的轻蔑是无言扭过头再不屑理我。
  五嫂接话了:没预定就没有。
  我低到尘埃里:那我们等着。
  五哥转过头:我的意思你不明白么?没预定就是没有你们的东西,就吃不着!
  我五体投地:那有电话吗?什么时候预定?
  五爷模样的人答:12345678,每周五预定下周的!

  Bingo!京城吃货以被五哥骂为荣。江湖盛传在五哥那吃鸡翅得一次要够,再要五哥就会劈头盖脸骂你一顿。如果你是女生,五哥就会边摇蒲扇边诅咒:一女孩子吃这么多也不怕撑死!

  而五哥骂得越是凶,五哥的蓬门蔽户越是门庭若市。充分说明顾客有多贱。人性本贱贱可贱非常贱天行贱君子以自贱不息。出来混讲究谦卑做事昂首做人,人五哥啥时候都是鼻孔朝天。服务业做到这么拽也是一种境界了。如果我们也能超牛地说问什么问该导数据就导数据该返多少就返多少还能少了你丫的…而会员照样不管不顾热脸狂贴冷屁股…那该多爽啊!

  说道底还是实力。形成卖家市场还怕买家不贱兮兮蜂拥而至?

鸿鸾喜

  序:我说过了,blog不能停,有事得赶紧写出来,越耽搁越没感觉。我本来很煽情很伤春悲秋,但是人一胖就懒,现在只能呆望秋高气爽的天空祈盼文思泉涌,保佑我回忆起流水账以及本来就想好的优美词汇。

  适当的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有用的。这不,终于赶在中非峰会之前当上了盛主席的伴娘。

  大家一见面就寒暄,一寒暄就说我胖了,“白白胖胖的”。想当年我弱柳扶风的时候傲视天下女人,几曾羡慕过别人身材好?唉,俱往矣,数蛮腰削肩,还看眼前几个小女子。我只好躲在墙角画圈圈诅咒她们。

  晚上和新娘子大被同眠,陪她最后一晚女儿身(当然是象征性的哦,两人早已明渡陈仓合法同居多时,此处省略少儿不宜500字…..)。新娘子暗想明日种种繁琐事务,激动紧张,辗转难眠。我一向有择床的毛病,也不断扭来扭去。起初两人害怕打扰对方,暗戳戳的慢慢转身。终于我憋不住说你也睡不着么,她笑是啊。于是絮叨至凌晨3点左右才迷瞪过去。

  5点多就起床到婚纱影楼化妆。化妆时半闭着眼睛的白色的新娘有一种收敛的光。在屏息的期待中有一种庄严的、善意的、诗意的感觉。太阳出来了,先前谦卑暗淡的新娘随着第一缕阳光亮起来了。

  妆毕新娘回闺房待夫家来迎亲。她们警告我闹洞房时会闹伴娘,我问怎么个闹法啊,她们说最厉害就是让你点烟,我哂笑哼让我抽我也不怕啊!车子行至夫家门前,新郎将新娘抱上一路小跑至闺房,我拿着新娘的衣物紧随其后谨防闹洞房的。天算不如人算,我还没看清楚周遭环境,就已经腾空,被四个彪形大汉扯住四蹄在门口一硬板凳上掂了好几下。可怜我的老胳膊老腿啊!话又说回来,我这斤两也真是辛苦四个壮小伙子了….

  最爽的是新郎新娘轮桌敬酒。伴郎端盘子,新郎和新娘每人敬客人两杯,客人干了就给红包。我呢,就是负责收红包的!见过一夜暴富吗,这就是了。

  及至结婚典礼,那主角就是司仪了。司仪舌灿莲花,非常擅长烘托气氛。新郎新娘任人摆布,我和伴郎就傻乎乎在旁边当挂着灯泡的电线杆子。做游戏环节我代表新娘抢到了结婚证,证明新娘在家是整个天,同时证明我的彪悍与敏捷不是浪得虚名。

  该新娘的威仪绝对遮过大半个天。每天下午6点多必跳上qq刺激我,导致我们每天的例行对话如下:“我老公做好饭了,我去吃饭了。”“哦,那我去给我老公做饭了。”云泥之别啊!

  世间总有一处可以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祝福这对璧人——模范丈夫与娇宠妻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我好像只会说这八个字,没文化真可怕……)

  中非合作峰会前一天回京,没想到北京戒严,外地人进京要带身份证和单位介绍信。盛主席给我开了个检察院的介绍信称我因公出差进京取证。半路上上来两拨警察。警察弟弟看到我的介绍信暗想一个系统的啊激动地说你检察院的啊,我没敢吱声,深沉的点了一个庄重的头…..然后警察弟弟对我旁边大妈说:您说法轮功祸国殃民。大妈听不懂地方话,眼睛看我求助,我把警察弟弟的话重复一遍。大妈说了上述七个字以后,警察弟弟又说:法轮功您知道吗?大妈又眼睛看我求助,我又重复一遍。大妈说知道。警察弟弟又问:李洪志您知道吗?大妈这次听懂了,立马回答:知道,法轮功头子!盘问结束,警察弟弟满意的下车了。大妈还一脸被人耍了的迷惑不解,问我他问我这些啥意思啊,我说就是证明您不是李洪志的人。大妈放下心,嘘口气继续睡觉。

  回到家惊奇的发现老不死居然死了。看来做人做鱼都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