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太快 指缝太宽

  2007年。你准备好了吗?

  像我这样奔三的人可能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念头是:又老了一岁。而青蛙昨天则凄惨叹道:又光了一年…..

  流年不利。工作上两头大中间小,往事不堪回首。但是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承受可以承受的。以一颗感恩的心看待生活,我可能比很多人幸运又幸福。如果我觉得不幸,则这样的小忧伤就不该在二十大多的年龄为赋新词强说愁。

  生活是我们自己选择记得的样子。即然可以选择,没有人傻到去记忆痛苦。我在生活中是个很糊涂的人,出门就转向不记得路,东西放得没秩序,恨不得任何一个时间空间任何一个场景都可以百度一下。却常常记得某个微小场景里的某一个细节。某一个快乐的伤感的温馨的寂寥的场景,一盏灯、一杯茶、一个微笑、一次大笑……背景都可以淡去,单单记得那个细节。足以回味良久。记得张公子嘟起嘴想事情。他是蹦蹦车里的飙歌王子,草根歌手。生活不总是你希望的样子,但总有你希望的样子。记得我奶奶别人都不识得,单单可以叫上来我的名字。她去世时我不能在跟前,又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姥爷去世我没有奔丧,已经成为梦魇,经常入梦。梦见他们病的很重,我抱住大哭,他们说没事的死不了。如果有些事你可以做到但是没有做,那么遭受惩罚的会是你自己。

  我的温柔的多情的和我姥爷一样性格的弟弟,你要记得,这个世界好人比坏人多,适合自己的人凤毛麟角。有情之时弹指一挥好梦千年,无情之日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要做个无情的人,永结无情契。爱自己别人才能爱你。杨过十六年后遇见小龙女说:做人还是深情点好。那是小说。骗人的,你不要念念不忘。况且,过儿寻的是龙儿。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这是个残酷的世界,到处有冷酷的人,保护自个儿才是正经。我可以忍受女人无情,不能忍受男人脆弱。

  还有多情的乌龟,对一个回眸细节终生难忘的乌龟,长着懵懂的漂亮大眼睛的乌龟,读过许多书文理兼备的高材生乌龟;还有babyface青蛙,喜欢和我拌嘴的青蛙,你们都是优秀的可爱的好孩子,因为太优秀了,天妒英才,才止于yy。但是明年是200妻年,一定顺风顺水,桃花朵朵开。簪子掉在井里头,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 不是人间富贵花

哈哈哈,终于下雪了。我今冬就等着下雪好把这几句词拿出来显摆有文化呢!!!

采桑子 (清·纳兰容若)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谢娘谢道韫的“未若柳絮因风起”,比之容若这首词来就显得小聪明了一些。不如容若清冷婉转,自是胎里带来的一股清愁。

老板早上推窗一看下雪了,比我还激动,比谁都激动。当即仰天狂笑:哈哈哈,终于下雪了,终于在月底最后两天下雪了,多少员工晚节不保要迟到了!——得节省多少全勤奖啊!

但是老板的阴谋诡计木有在我们这里得逞。我们惊心动魄的踩着张公子依波表为您报时准时在最后一分钟出现在办公室。

过程就不详细说了总之为了和时间赛跑和公交司机斗和城铁司机斗和出租司机斗和以上交通工具里的所有乘客斗。

不详细说是因为我眼睛红了,太难受了。连续看了几天《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心灵的窗户就莫名其妙挂了。我五官也就眼睛看得过去了,这下只能带熊猫镜框眼镜上班,低着头做人了。相当悲哀。

(转载)鲁迅一生挣多少钱

鲁迅一生挣多少钱

从小就在语文课上学习鲁迅。老师说:“鲁迅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在青少年的心目中,他身着朴素的中式长衫,再冷的冬天也不戴手套、围巾,一年四季穿一双黑帆布胶底皮鞋。乱蓬蓬头发很长也不剃。听老师说:“国际友人史沫特莱邀请鲁迅去大饭店赴宴,西崽竟然看鲁迅衣衫简朴而不准他进门!” 许多回忆录记载:鲁迅虽然生活简朴,却节省很多钱支援革命。

“史无前例”时代,25岁的我从中国科学院被押送到劳改农场。不发工资,每月仅15元最低生活费。身披无产者的劳动服,头戴资修反的“帽子”人拉犁、干牛马活之余,还是改不掉老九的臭毛病:一到休息时瞪着双眼就想看书。当时只准学马列。幸好农场还有一套《鲁迅全集》,这是作为革命文献发下来给群众轮流自学的。我这个“专政对象”,当然在传阅“革命文献”方面最靠边站。《鲁迅全集》前几卷精彩的部分,如《呐喊》、《彷徨》等,都被“内部矛盾处理”的别人抢去看了,连《两地书》《集外集拾遗》都轮不到我,读书预备队排得挺长挺长——只有那上下两册《鲁迅日记(1912——1936)》谁翻了都不愿过目,扔在角落里。好罢,我就在冷而又冷的角落,自学这《鲁迅日记》罢。

沉沉的两大本,厚厚的千余页。那是多么枯燥、琐碎、繁复、乏味的流水账啊!记得鲁迅自己描述过:“我的日记…写的是信札往来、银钱收付…例如:二月二日晴,得A信;B来。三月三日雨,收C校薪水X圆…尤其是…薪水,收到何年何月的几成几了,零零星星,总是记不清楚,必须有一笔账,以便检查……”但是,旗手的账,当不能算作“变天账”罢。

百无聊赖之际想:好罢,我正好是学数学出身的,就来查查鲁迅的账罢。“中国文化人经济状况”的自选研究课题,原来是这样开始的。

首先注意到鲁迅每年都买很多很多书。一看书名就像翻开菜谱一样:全是很好的书,很贵重的书!这是我最羡慕的!鲁迅爱逛琉璃厂、淘古董字画,爱吃馆子、摆酒席,孝敬老母,资助亲友,晚年经常带全家乘出租车看电影……但那么大的开销,需要多少钱啊?

中国文化人,一向出于清高“耻言钱”,或出于隐私“讳言钱”,然而我在牛棚里,没有钱,才懂得钱的重要性。鲁迅1923年曾向我们的祖父母一辈人(那时都是莘莘学子)作过“娜拉走后怎样”的报告。一针见血挑明——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钱,——高雅的说罢,就是经济,是最要紧的了。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所卖掉。……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鲁迅全集》第一卷161页)

那么鲁迅一生究竟挣了多少钱呢?没有人精确统计过。太费事了!只有像我这样的傻瓜,才干这样的傻事。我庆幸“十年浩劫”没有白过,收获之一就是算清了鲁迅二十四年八千多天的账。他的钱来自下列四方面:

(1)公务员收入。民国一成立,鲁迅就应蔡元培之召,担任教育部公务员,时间长达14年多;这是鲁迅在北京时期的正式职业。他的名义收入如下:1912年5—7月,每月津贴60银洋;8—9月,每月半俸125银洋;10月后定薪俸220银洋;1913年2月后薪俸240银洋,12月后仅有九成即216银洋;1914年8月薪俸增为280银洋;1916年3月后增为300银洋。1924年1月(民国十三年一月)重缮之《社会教育司职员表》载有周树人应得四等三级“年功加俸”360银洋。但是20年代以后教育部经常拖欠,实发三分之二即平均月付200银洋左右。

(2)教学收入。五四以后鲁迅除了供职教育部以外,还在北京的八所学校兼课,时间长达六年(1920——1926)。1920年8月接受北京大学蔡元培校长聘请,兼任北大国文系讲师,同时又兼任高等师范等校讲师,每周各一小时,讲课费每月共60大洋左右。其间他去西安讲学一个暑期,得讲课费400圆大洋。1926年8月鲁迅离开北京赴厦门大学,由林语堂推荐专任厦大国学院研究教授,月薪国币400圆;1927年2月鲁迅在广州中山大学受聘担任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月薪国币500圆。

(3)大学院特约撰述员收入。1927年12月到1931年12月,四年又一月中,由蔡元培推荐,鲁迅受聘为“大学院”特约撰述员,得月薪300圆大洋(1929年1月起《鲁迅日记》中改称为“教育部编译费”,实质上是一回事)。定期支付49个月之久,未曾拖欠,共计14,700圆大洋,折合黄金490两。

(4)写作、翻译和编辑收入。1907年曾有《人之历史》等论文在东京《河南》杂志发表,稿酬约为千字2圆。但是1918年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文字是义务的,不领稿酬。晚年在上海生活时期,“卖文为生”也就是作为自由职业者,依靠版税、稿酬和编辑费。一开始北新书局每月支付给鲁迅的版税是国币100圆和《奔流》杂志编辑费100圆;他在报刊发表文章的稿酬为千字3—5圆,鲁迅每月收入至少500圆,生活比在北京时宽裕得多。但是北新书局经理克扣大笔版税,1929年8月鲁迅找律师与之谈判,维护了自己的著作权,索回2万多圆应得版税。到1932年“大学院”津贴撤销以后,版税和稿酬成为鲁迅主要经济来源。

我统计结果:1912年春—1926年夏鲁迅在北京期间,共收入银洋41024圆1角(内1922年日记残缺,为估计数),月平均245圆;

1926年夏—1927年秋鲁迅在厦门和广州期间整一年,共收入教学费国币5000圆,月平均417圆;

1927年秋—1936年在上海期间共收入国币(法币)70142圆4角5分,月平均674圆。

那么,按照实际购买力计算,鲁迅24年的收入相当于今天人民币多少钱呢?根据历史的资料换算,1912年一块银洋约合今40元,1927年1圆“国币”约合今35元;1936年1圆法币约合今30元。

也就是说,鲁迅前期(北京时期)是以公务员职业为主,14年的收入相当于今164万元,平均月收入相当于今9千多元;中间(厦门广州时期)1年专任大学教授,年收入相当于今17万5千元,平均月收入相当于今1万4千多元;后期(上海时期)完全是自由撰稿人的身分,9年收入相当于今210万元,平均月收入相当于今2万元以上。从公务员到自由撰稿人,他完全依靠自己挣来足够的钱,超越“官”的威势、摆脱“商”的羁绊。值得注意的是,他作为自由撰稿人的年收入,超过他作为公务员年收入的两倍。钱,是他坚持“韧性战斗”的经济基础。然而,他有了那么多的金钱之后,却丝毫不为金钱所动,而始终保持勤俭奋斗的本色。我在牛棚里算清了鲁迅一生的经济账目,才睁开眼睛看清:离开了钱的鲁迅,不是完整的鲁迅、更不是真正的鲁迅。

多少夜晚在牛棚暗淡的灯光下,透过一千多页密密麻麻的银钱账目的草算,我解读了鲁迅和钱的纽带。鲁迅一生总收入相当于今392万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中间阶层”即社会中坚。他受之无愧。从“而立之年”以后的24年间,平均每年16万多元、每月9千—2万元的收入,充分保障了他在北京四合院和上海石库门楼房的写作环境。在残酷无情的

危机危急……危机微机

  圣诞节公司组织大家去水族馆玩,拍了很多照片。我在照片中看到的自己是:肥胖、无型、肤色暗黄、眼神俗气、笑容勉强、发型老旧、衣着土气……身边一群美丽快乐时尚青春无敌的小姑娘,我相形见绌。

  这几天就被这种危机感笼罩着。我不是美女,这是不争的现实,但是非美女也可以看上去很年轻,很摩登,很活泼,很有气质……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温水煮青蛙。可能我的男朋友、我的朋友、我的老板等今时今日还觉得我尚可。但是如果不改变,情况将每况愈下,我终将被他们抛弃。

  危机危急微机——微机:微小的机会。抓住每一个微小的机会,改变。头发变个颜色吧,虽然黑色是美丽的,但是往往不够漂亮。直发清秀自然,那是说刘亦菲演的小龙女,我想烫头发。在每一个微小的面对糖果的机会里,我都可以选择不吃……

  和我一样,对自己不满的孩子们,改变吧。不要害怕,不要迟疑。青春太短了。 [cry]

回眸一笑,一笑了之。

  打从04年夏天,我从山大毕业,便进入了一家著名的大学出版社的上海公司工作。就在上个月,我提交了辞呈。关于这份已经过去的工作,这段已经过去的经历,我不想多作描述。我只想说:它曾经消磨了我的信心和志气,并使我不能看到自己的光芒。在那里,我曾经为了有人在老板面前打我小报告而烦恼、气愤,我也曾经努力去和某些人搞好关系——那些人并无什么工作能力,也无个性魅力,我更与他们没有共同语言,我曾经担惊受怕,我曾经不敢相信那里的任何一个人、不敢说任何话,一个小公司俨然一个小朝廷,有皇帝,有奴才,有争斗,有人受排挤,有人坐拥小楼,有人山呼万岁,都不亦乐乎……这些都是收获。我的老师很多。我很感谢。

  如今上班的地方在上海最好的地段,在明亮的写字楼里,厕所里永远温暖干燥有香味,洗手水龙头有冷有热,热水一扭就到,有烘干机,大冬天,洗完手不必再湿叽叽。同事都很年轻,大部分是软件师、FLASH艺术设计师,工作气氛轻松愉快,谈笑风生。老板是外国人,不讲交情,只论成绩,分分明明。最重要的是:基本工资较从前,翻了一倍不止。回想起从前的那份工作,简直不可思议,我竟然在那里待了2年多!人的惯性真的很可怕!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如果工作上不如意,不必妄自菲薄,改换环境,自己也许能发光。外头世界很大。

  以后的工作,还有很多困难,这是一定的。然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总会越来越好。

  我还换了个住处。我在新租来的小房子里挂上苹果绿的窗帘,买了淡绿小格子的棉布做桌布,还添了书橱、藤制的小架子和椅子,床前铺一条淡绿色的地毯……房子小,设备旧,幸好墙壁白白,厨房干净,卫生间小巧玲珑……这是我在上海新的栖息地。搬张椅子,坐在阳台上,可以晒到太阳。脏衣服放进洗衣机。电视机里放出音乐。电暖器可以烘干衣服。我已经比很多人幸福。没基础也有没基础的好处,心情不好,处境不顺,换份工作,换个住处,甩一甩头,过去已经过去,一切从头来过。

  回眸一笑。

  一笑了之。

人谓其能,吾谓其苦……

  牧羊座的飞飞,和丫头晴雯一样,是个爆炭脾气。遇到不公平对待,立马一跳三丈高,掳起袖子来,就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事后又后悔不迭:刚才怎么那么搁不住别人挑拨、激气?我清清白白一个女孩子,何苦来,和那起肮脏小人计较?白白破坏了女儿家的端庄!

  突然记起《红楼梦》第七十三回的总批,这么写:“探春处处出头,人谓其能,吾谓其苦;迎春处处藏舌,谓其怯,吾谓其超。探春运符咒,因及役鬼驱神;迎春说因果,更可降狼伏虎。”

  我初读到这句话时,心里一震,一向来,我们都说探春好样儿的!迎春太没用!从来没想过:探春她累不累?夜深人静时,她可会怪自己太要强了?

爱情生死状

  爱情不过是:容忍。照理说,像我们这样的女子,应该以追求稳定为主,寻一个稍有家底或事业小有成就的男人。但是年幼无知如我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选择从一穷二白开始。有人会说:“也许他能给你快乐。”快乐,不过是一件奢侈品,生活安宁的人才有资格追求快乐。流离失所,蜗居在社会最肮脏角落,谈什么快乐?即使有,那不过是:阔人对我说:“滚!”我到处广告:“阔人对我说话了!”最可耻的穷开心。有人说:“世事难有两全其美。也许他好看,嘻嘻。食色性也。”不好看。我告诉你:不好看。不仅我看他不好看,他看我也嫌不好看。

  那么他对我好吗?我对他好吗?
  我告诉你:不过是凑合。
  马马虎虎。

  为了余生不寂寞,我们选择了彼此。

  对,我也期待,英俊深沉的适龄男士,开着白马牌车子,停在我面前,把我纳入怀中。虽然我蓬头垢面、一塌糊涂,他仍然似盲人般认为我是世上最美的女子。我爱花钱,只不过是我缺乏安全感。我撒泼,不过是我孩子气的表现。但是……就我们彼此现在的条件,大抵也只能如此了。我再普通不过,他也非常平凡。可能有一天,他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成功男士……自然,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他自然可以重新选择,这跟道德没啥关系——如果一个女人要靠男人的同情,才能保全婚姻,咄!不如彼此撂开手来,干干净净!

  自然界的规律向来如此。不必叹息。好好对自己,才是要紧。Love yourself, then love your lover.如果有一天,我被伴侣抛弃,因为更年轻美丽伶俐的女子出现了,谁会同情我?没有人,一个也没有。不必到彼时,像祥林嫂似的,抓住人就说:“没良心啊!想我从前……”呸!死黄脸婆,谁让你当日不聪明点,也去和某年长女人抢个男人?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人生一切重大决定,根本不该怨天尤人,生无悔死无怨,愿赌服输。

  是的。这个世界没有人同情你。所谓朋友,只是吃喝玩乐时所用。少数知己,在你伤风感冒时问候一两声,已让人感恩人间温情。Love yourself, then love your lover.努力保养,努力工作。如果还是颜色早褪,被年轻女子抢了位子,那不过是新陈代谢,命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