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轮胎引发的感慨

  快搬家了,我对着它发起愁来。搬走?太笨重,而且到时帮我搬家的人也许会表示不满——吃力费劲搬个废物?留下?实在舍不得。

  它是什么?

  得从头说起。

  我的女朋友们,大约都喜欢读三毛的文章,尤其是秦小绿,嘉嘉应该也喜欢。但是只有我,只有我还记得她提到的一些细节,并且不切实际地,企图实现它们。

  比如三毛说过她买过一条裙子,她怀疑是林妹妹穿过的,把它裱起来,经常凭吊。还有一条是宝钗给袭人的,很居家。说给男人听,简直是疯了,谁会相信小说里的事情和人?但是我经常想起这两条裙子,猜想它们的样子,试图去寻找之。就算遇到袭人送给香菱的那条石榴红绫裙,也很不错。这条裙子的布料,是宝琴带来的,宝钗做了一条,香菱做了一条。袭人又碰巧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可见这条裙子在当时的官宦人家正流行。香菱那条脏了后,宝玉做人情,把袭人那条送了她,以免她回家被薛姨妈责骂。一条时装裙,牵扯出这段暧昧,有意思。

  我相信这些东西。于是也犯了很多无聊女人拾破烂的毛病。三毛在《白手成家》中写到,她用一只废旧轮胎做成了一只座椅,像个鸟巢。她把沙漠里的破烂房间装扮成了一个时尚温馨的家后,房东来加租,她毫不理会,关起门来,播放交响曲,“走到轮胎做的圆椅垫里,慢慢地坐下去,好似一个君王”。

  这么有趣又骄傲的文字我当然不会忘记。于是,当我在隔壁的小区里看到一只废旧的大轮胎的时候,我便开始动起我的小脑筋了。我很想把它拿回家,但是会不会涉嫌盗窃?我静观其变,几天后发现它还在原来的地方,拾荒的人没有拾去。我便问人:“为什么没人拿去卖?”有经验的叔叔告诉我:“不值钱。”哈,不值钱就好办了!就算定我盗窃罪,也不能判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把这只巨大的轮胎运到我租住的房子里去——我的房子在隔壁小区,六楼。

  如今它躺在我的阳台上,经历风吹雨打,遍身脏兮兮。我太懒了,一直没有去清洗它,也没有加工它。如今我快搬家了,我真的很舍不得丢弃它。它是我的一个梦想。

  没有长辈的资助,也没有过人的才华和薪水,在上海这个大沙漠中,和相爱的人一起,白手成家。买不起大房子,买不起名牌家具,但是我有信心,把我们的小家建设得比别人的大房子还要有特色。不开空调,还很温暖。这是我的梦想,但是目前还不能实现。

  搬家的时候,我总是嫌弃自己买的那些累赘的东西。我想起频频搬家的张爱玲。她从来不置东西,连书都没有。她和很多女人一样,是恋物癖,甚至比一般的女人还要严重。但是她什么都没有,真正的孑然一身。她没钱买房子,只能租房子。她一生在不停地搬家,在上海搬了好几次,然后搬到香港,然后到美国。加上她有皮肤病,她疑心是虱子,所以她更是不敢置办家当了。置下了,以后丢的时候,特别心疼,比丢了钱还心疼。想到这里,没有安全感的我就打冷战。

  但是我不害怕。我和张爱玲不一样。虽然没有房子,但是我要把每个住处当成家。处处无家处处家,才是江湖儿女本色。喜欢的衣服,喜欢的书,喜欢的小家具,要买便买。丢了便丢了,下次买到的会更好。而虱子跳蚤,我不相信,皮肤痒便吃药,吃不好便听之任之……我的皮肤病已经好了。“那些不能把你击倒的,都将使你变得坚强。”

  三毛的环保意识很好,废物利用,做起一个好家。但是有些地方又不可取。比如用棺材板做家具,把骷髅头当摆设……毫无顾忌,阴阳不分,我不能接受。

  综上所述,我们的目标是:比张爱玲坚强,比三毛现实。。。

生日快乐

两个月内好多人过生日。晓日,勇勇,我,嘉嘉,钰明,谢芳。。。真强,都挤到一块儿来了。。。Baby Boom。。。

昨天谢芳生日。她如今是她婆婆家的第一女主角。晚上一定是一家子在一起为她庆生了,我打了好几次电话,她都没工夫接听。后来我给刘老师发短信:“帮我唱首生日歌给她听吧: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别得那哟哟,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这是开玩笑的。其实没关系,我们会变得成熟、知性,没有青春痘,肤若凝脂。。。让18-25岁的小屁孩们望尘莫及吧。。。

生日快乐:生生乐,日日乐,快快乐,慢慢乐。。。

吴悦己

早上看到一本女性时尚杂志叫《悦己》,很喜欢这个名字。想起在一个商场里,我站在上行电梯上,一对年轻男女站在下行电梯上,在交错的瞬间,我听到女子对男子说:“从前是女为悦己者容,现在是女为悦己容。”我心里鼓掌起来。

我若是生个女儿,就叫她“吴悦己”。

好自恋的名字哦。

真寂寞无聊,整天发口水帖。自我批评一下。


Warning: html_entity_decode(): charset `off' not supported, assuming utf-8 in /var/www/fenq/wp-includes/general-template.php on line 3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