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rchive for 六月, 2008

误读《左右》

03

  虽然我最近处于无业游民状态,但不好意思得很,我最近怪忙的,每天早7点或者8点起床,马不停蹄忙活一天,夜里总得12点才睡。在这百忙之中,我拨冗看了一个电影,王小帅的《左右》。看了个开头,觉得劲头不大,便去冲了澡,回来继续看了——中间一段,没看到。今天又来更新一下博客,对日理万机的我来说,太TM奢侈了。而这篇更新竟然是对一个没看全的电影指手画脚——《立春》我也看了,之所有没有对它指手画脚,是因刻骨的悲哀是难以描绘的。

  《左右》是很普通的一个片子。涉及的关键词是:母爱,中年危机,爱情,容忍……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元素,让该片获了奖。总之我不这么看,我承认吧,我心理阴暗,我把枚竹的行为硬是和潜意识、libido扯上了关系。

  也许吧,我没做过母亲,所以我不能理解她的母爱大爆发。那简直是一定的,她爱她的女儿,爱得无以复加,所以她做出这么决绝的决定,这么为世俗不能容的、有点荒唐的事。这是不用怀疑的。而我之所以在这里叨叨,是想用“潜意识”一词,从不能见光的角度,看看她。因为是潜意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那样的人。

  枚竹爱过她现在的丈夫老谢吗?
  
  从来没有。
 
  他们之间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了。

  老谢挺爱枚竹的,因为她秀美、温柔吧。老谢挺土的,没钱没势,条件很一般,不知道以前有没有结过婚,总之他娶到枚竹,他觉得挺心满意足的,心里很满足于这点艳福和温暖——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点。他容忍一切,包括枚竹怀孕后把孩子打了——不愿给他生孩子。他一心一意把继女禾禾当亲生的,一心一意对枚竹,一心一意为这个家。他总是嘿嘿地笑,用他那张不好看也不难看的脸。他不明白枚竹不爱他吗?当然明白。他内心深处有深刻的悲哀,寂寞,失落,他继续容忍,是因为他爱她,也是因为现实条件的局限:他能咋样?你能咋样?我能咋样?这是生活之真相。有财力,或有能力,或什么都没有但有勇气,可以拂袖而去,大叫一声:NND,老子可不能委屈了自己!但是真实的生活中,我们既没有财力,也没有能力,更没有勇气。

  但发展到后来,老婆跟前夫上床,他还能忍,这就是他与众不同之处了。他无欲无求,跟个雷锋似的,性别都模糊了。他为什么这么能忍?是的,他善良,无私,宽容,博大,但是……他是不是性无能?

  枚竹为什么不愿意跟现在的丈夫老谢生孩子?肖路为什么不愿意跟现在的老婆董帆生孩子?枚竹恨肖路。恨是爱的另一面。枚竹还在爱肖路吗?出租房里的被褥为何是那么浓烈的红色?这颜色是他们结婚时的被褥的颜色吧?她还记得他睡觉的习惯——一个枕头不嫌低么?(大约是这么说的)枚竹在出租房里准备了生活用品,是不是想一直和肖路在那里干嘛干嘛?她和他在出租房里干嘛干嘛时,一个凝固的镜头告诉我们:她很享受。

  我总觉得很多细节,才显露出导演要表达的东西——很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啦。总之这个不怎样的电影,我是误读得很得意。好了,不说了,还没嫁出去,不应当在公共场所讨论这么中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