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是怎样练成的

看了酵母获得第三届新概念大奖时的照片,那么纯朴清秀可爱,你简直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变成今天的样子的。妖孽啊!每个人都有变成妖孽的潜质!

只有韩寒,像一个真实的男人一样,热爱着速度,战胜着别人,日晒风吹,没有用大宝,也没有用欧莱雅,毫无遮拦地苍老下来,但是,他仍然是最好看的。因为他仍然是人他妈生的人。没有妖魔化。

那时的张悦然也纯朴干净——幸好她现在也不错。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2008不是一个好数字。发生了太多让人伤感的事:地震、经济危机、伤病……

  裁员的事每天都在发生,很多认识的人失业了。爸爸的轧花厂境况不佳。

  他笑言:“我亏了,你要补贴我点啊。”我点头如捣蒜:“好滴,好滴,应该滴。”但我的心头的那个愁云啊那个惨淡啊:本来就难嫁,现在连那可怜的一点嫁妆也没了着落……

——————–
——————–

  08年的5月底的某晚,我站在华东政法的某棵梧桐树下,攥紧拳头咬着牙对自己说:“我,再,也,不,相,亲,了!”但夏季的某天,我仍然如约到了闺密家,进行了再一次的相亲,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相亲。

  而这次自食其言的相亲行为,最终还是验证了蝴蝶效应的存在。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位四角俱全、十全十美的小哥就在今晚报了一箭之仇。至少让我的心情郁闷了长达10分钟之久。

  他说经济危机对他家几乎没有影响他父亲非常明智没有做投资而他又转入了不受经济形势影响的军工行业而且因为他的春风得意他身边的媒人队伍特别发达,对于我爸爸不适当的投资以及由此加剧的我的出嫁难题,他提议:“找个多金男。但我认识的,你能看得上的,都被人抢了。我家里给我介绍了女朋友你帮帮眼我先发照片给你。”

  当然我没有够好的风度接收那张照片。我对他不够了解,更难给他建议,同时我明白他的众多媒人提供的候选人里大部分都比我美而他传给我的照片一定是其中最美的一张。我手边有一沓胖哥哥尼尔送来的时尚杂志看上面的美女我已经够郁闷为何还要自寻其辱。

  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如果你是外貌协会的他可能被剔除,如果你是学历(或学校)委员会的他也不及格,如果你是金钱主义者他会出局,如果你是柏拉图精神恋爱信仰者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但他仍然会觉得被拒绝是一件不可思议不能想象的事——啊?我除了现在没钱(因为他已经预见到他的未来是金光闪闪的),还有什么缺点?你一定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我都不是,其实我是RP狂热份子。

——————–
——————–

  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当我从浴室出来时,我看到女学者阿香的信,她仍然称我为“亲爱的飞飞”,用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的口吻给我好的建议;又接收到好几个朋友同事的问候,同事何小V夸得我心花怒放,顾博士兴致勃勃跟我讨论钱穆的历史书和东楼kappa女,高中同学的大学同学给我发了一首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前老板说对《画皮》很有感觉又问我知不知道宗白华的美学他说冬天的旅行令人伤感……我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在你悲观的时候,在你乐观的时候,在任何时候,在入睡之前,给自己斟一杯酒。

——————–
——————–

  这座城市会糟蹋你,有时又成全你。城市崩塌了,却有人在此获得重生。2007年分手的恋人,如果走过2008,也许会握紧彼此的手。

  在倾城之恋里,是这么写的:

  流苏拥被坐着,听着那悲凉的风。……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

——————–
——————–

  深夜我给爸爸妈妈打了个电话。

  “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他们说着俏皮的话,没有比他们更可爱的人了,“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

  我开始理解我妈妈的幸福。还有很多人的。

借着《更衣记》说的话

  张爱玲《更衣记》的经典所在,我相信,即使是今天的时尚界从业人员读起来也会有受益匪浅的感觉。而其中的精妙之处,自然是发于时尚,而不止于时尚的。

  写满清服饰时,她说:
  
   对于细节的过分的注意,为这一时期的服装的要点。
  
  古中国衣杉上的点缀却是完全无意义的,若说它是纯粹装饰性质的吧,为什么连鞋底上也满布着繁缛的图案呢?鞋的本身就很少在人前露脸的机会,别说鞋底了,高底的边缘也充塞着密密的花纹。
  
  袄子有“三镶三滚”、“五镶五滚”、“七镶七滚”之别,镶滚之外,下摆与大襟上还闪烁着水钻盘的梅花、菊花。袖上另钉着名晚“阑干”的丝质花边,宽约七寸,挖空楼出福寿字样。
  
  这里聚集了无数小小的有趣之点,这样不停地另生枝节,放恣,不讲理,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了精力,正是中国有闲阶级一贯的态度。只有世上最清闲的国家里最闲的人,方才能够领略到这些细节的妙处。制造一百种相仿而不犯重的图案,固然需要艺术与时间;欣赏它,也同样地烦难。

  
  ——这是对无意义的繁缛(即:拗造型)的讽刺。

  还有:

   衣服似乎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刘备说过这样的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可是如果女人能够做到“丈夫如衣服”的地步,就很不容易。有个西方作家(是萧伯纳么?)曾经抱怨过,多数女人选择丈夫远不及选择帽子一般的聚精会神,慎重考虑。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

  ——“女人如衣服么?哦,男人尚不如衣服。”这是对男人的反击。

  再看:

   有一次我在电车上看见一个年轻人,也许是学生,也许是店伙,用米色绿方格的兔子呢制了太紧的袍,脚上穿着女式红绿条纹短袜,嘴里衔着别致的描花假象牙烟斗,烟斗里并没有烟。他吮了一会,拿下来把它一截截拆开了,又装上去,再送到嘴里吮,面上颇有得色。乍看觉得可笑,然而为什么不呢,如果他喜欢?
  
  ——她又转回来了。总是有这样奇怪的人,奇装异服或者做着可笑的事,但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们原谅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奇怪的一切,因为我们每一个都一样。人生是一场梦,一场幻觉。在这场梦里,所有的光怪陆离都是正常而可以被原谅的,何况上述那人的奇装异服,和那小小的淘气。

  然而我最喜欢的总归是该文最后一句话:
  
   秋凉的薄暮,小菜场上收了摊子,满地的鱼腥和青白色的芦粟的皮与渣。一个小孩骑了自行车冲过来,卖弄本领,大叫一声,放松了扶手,摇摆着,轻情地掠过。在这一刹那,满街的人都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这与时尚、服饰有何关系?但她把这句放在此处,却是那么的合宜。松开车笼头的事儿,我们小时候在放学的路上也干过。那一刻的感觉真是自在潇洒得紧。“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但我们最后总要把手放在笼头上,才能正正经经地安全地骑着车回家去。那一撒手的当儿是短暂又短暂的。因为短暂,所以可爱;如果一直撒着手,则那“掠过”的“轻情”大约就消失了吧,而且,时间一长,总归是要摔跤、出车祸的吧。

  而我,可怜的我,还是在乡下的宽阔、冷清的路上骑过车,自从进了城,我再也没有骑过车。城里的车流人流,我至今不能适应,那要淹没我的洪大的滚滚的城市……

ZZ~关于路的两首诗

投稿里有个小孩写的一首诗,很简单,但有点意思:

那条路

那条路,是我不走的路
当初我没有选择它
它也没有召唤我
所以,我不走那条路

可是,我常常想起
那条我不走的路
那里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吧
会遇到不一样的陌生人吧

那里会不会也有这样一棵树
在等待为我开团锦簇的花朵
为我的人生祝福
为我忧伤凋落或者干枯?

我没有走的那条路
是什么人在我之后走上去了呢?
是他选择了路
还是路诱惑了他?

有时在我的路上走得累了
我就想一想那条我不走的路
那里是比现在的路更平坦呢
还是更神秘更坎坷更崎岖?

与罗伯特·弗洛斯特的一首诗很像。

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金色的树林中有两条岔路,
可惜我不能沿著两条路行走,
我久久地站在那分岔的地方,
极目远眺望其中一条路的尽头,
直到它转弯,消失在树林深处。

然后我毅然踏上了另一条路,
这条路也许更值得我向往,
因为它荒草丛生,人迹罕至;
不过说到其冷清与荒凉,
两条路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天早晨两条路都铺满落叶,
落叶上都没有被踩踏的痕迹。
唉,我把第一条路留给将来!
但我知道人世间阡陌纵横,
我不知道将来能否再回到那里。

我将会一边叹息一边叙说,
在某个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后;
曾有两条小路在树林中分手,
我选了一条人迹稀少的行走,
结果后来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作者:罗伯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美国20世纪著名的田园诗人。他的诗作清新流畅,朴素自然,从不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往往以描写新英格兰的自然风光或风俗人情开始,不知不觉地进入哲理的境界,最后达到警句似的结论,给人以不可言传的快乐”。

海角七号的论文题目

“影片《海角七号》的丰富性,使得每一个层次的观众都能抱得他(她)想要的东西满载而归,也足以化成文字填满几篇上佳的论文,这些论文可以是电影文学、表演艺术、音乐、民俗学、历史学、政治学中的任一研究领域的。”

论文题目如下,纯属搞笑,欢迎补充及修改:

1。论婚姻制度的起源、一夫一妻制的弊端及几种改革方案的可行性
  ——由水蛙的“青蛙”婚恋观引发的现行婚姻结构合理性讨论

  水蛙说:“你看过那个青蛙交配没有?一只母青蛙背上贴着两三只公青蛙,那两三只公青蛙有没有在那边互相吵架的?没有啊!那人干嘛去计较那一男一女两男一女的事呢?”

2。浅析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跨国婚姻的实现可能性
  ——《海角七号》三对跨国恋爱成败分析报告

  第一对:小岛友子与日籍教师
  第二对:大大妈妈与大大爸爸
  第三对:阿嘉与友子

3。一桩由裸露引发的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书

4。关于在新的历史时期公务人员退休年龄的深入讨论
  ——由茂伯的退休过程想到的

5。邮电局工作人员的失职、渎职处罚办法(暂行)

6。推销员的不当行为造成的伤亡事故的数据分析及解决方案
  ——马拉桑的大嗓门造成的耳膜损害和精神损失的赔偿事宜

7。90后的爱情:拿得起、放得下的大智慧!
  ——流行歌曲《爱你爱到不怕死》的歌词赏析

8。他为何只在她膝头哭泣?
  ——由《海角七号》中大大、劳马和大大的爱慕者某少年的关系想到少女的老男人情结与老男人的洛丽塔情结的碰撞及交汇

9。恒春欢迎你,像音乐感动你!
  ——恒春旅游宣传策划个案分析

10。拔草除根的哲学
  ——恒春日语普及率所证明的殖民统治的巨大威力

11。低领着装频率与婚外恋机率之间的函数关系
  ——修车铺老板娘的上衣的领口设计对社会的影响

12。论地方保护主义的合理性
  ——由洪国荣的黑道行径引发的思考


Warning: html_entity_decode(): charset `off' not supported, assuming utf-8 in /var/www/fenq/wp-includes/general-template.php on line 3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