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是怎样练成的

看了酵母获得第三届新概念大奖时的照片,那么纯朴清秀可爱,你简直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变成今天的样子的。妖孽啊!每个人都有变成妖孽的潜质!

只有韩寒,像一个真实的男人一样,热爱着速度,战胜着别人,日晒风吹,没有用大宝,也没有用欧莱雅,毫无遮拦地苍老下来,但是,他仍然是最好看的。因为他仍然是人他妈生的人。没有妖魔化。

那时的张悦然也纯朴干净——幸好她现在也不错。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2008不是一个好数字。发生了太多让人伤感的事:地震、经济危机、伤病……

  裁员的事每天都在发生,很多认识的人失业了。爸爸的轧花厂境况不佳。

  他笑言:“我亏了,你要补贴我点啊。”我点头如捣蒜:“好滴,好滴,应该滴。”但我的心头的那个愁云啊那个惨淡啊:本来就难嫁,现在连那可怜的一点嫁妆也没了着落……

——————–
——————–

  08年的5月底的某晚,我站在华东政法的某棵梧桐树下,攥紧拳头咬着牙对自己说:“我,再,也,不,相,亲,了!”但夏季的某天,我仍然如约到了闺密家,进行了再一次的相亲,也是至今为止最后一次相亲。

  而这次自食其言的相亲行为,最终还是验证了蝴蝶效应的存在。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位四角俱全、十全十美的小哥就在今晚报了一箭之仇。至少让我的心情郁闷了长达10分钟之久。

  他说经济危机对他家几乎没有影响他父亲非常明智没有做投资而他又转入了不受经济形势影响的军工行业而且因为他的春风得意他身边的媒人队伍特别发达,对于我爸爸不适当的投资以及由此加剧的我的出嫁难题,他提议:“找个多金男。但我认识的,你能看得上的,都被人抢了。我家里给我介绍了女朋友你帮帮眼我先发照片给你。”

  当然我没有够好的风度接收那张照片。我对他不够了解,更难给他建议,同时我明白他的众多媒人提供的候选人里大部分都比我美而他传给我的照片一定是其中最美的一张。我手边有一沓胖哥哥尼尔送来的时尚杂志看上面的美女我已经够郁闷为何还要自寻其辱。

  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如果你是外貌协会的他可能被剔除,如果你是学历(或学校)委员会的他也不及格,如果你是金钱主义者他会出局,如果你是柏拉图精神恋爱信仰者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但他仍然会觉得被拒绝是一件不可思议不能想象的事——啊?我除了现在没钱(因为他已经预见到他的未来是金光闪闪的),还有什么缺点?你一定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我都不是,其实我是RP狂热份子。

——————–
——————–

  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当我从浴室出来时,我看到女学者阿香的信,她仍然称我为“亲爱的飞飞”,用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的口吻给我好的建议;又接收到好几个朋友同事的问候,同事何小V夸得我心花怒放,顾博士兴致勃勃跟我讨论钱穆的历史书和东楼kappa女,高中同学的大学同学给我发了一首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前老板说对《画皮》很有感觉又问我知不知道宗白华的美学他说冬天的旅行令人伤感……我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在你悲观的时候,在你乐观的时候,在任何时候,在入睡之前,给自己斟一杯酒。

——————–
——————–

  这座城市会糟蹋你,有时又成全你。城市崩塌了,却有人在此获得重生。2007年分手的恋人,如果走过2008,也许会握紧彼此的手。

  在倾城之恋里,是这么写的:

  流苏拥被坐着,听着那悲凉的风。……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

——————–
——————–

  深夜我给爸爸妈妈打了个电话。

  “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他们说着俏皮的话,没有比他们更可爱的人了,“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

  我开始理解我妈妈的幸福。还有很多人的。

借着《更衣记》说的话

  张爱玲《更衣记》的经典所在,我相信,即使是今天的时尚界从业人员读起来也会有受益匪浅的感觉。而其中的精妙之处,自然是发于时尚,而不止于时尚的。

  写满清服饰时,她说:
  
   对于细节的过分的注意,为这一时期的服装的要点。
  
  古中国衣杉上的点缀却是完全无意义的,若说它是纯粹装饰性质的吧,为什么连鞋底上也满布着繁缛的图案呢?鞋的本身就很少在人前露脸的机会,别说鞋底了,高底的边缘也充塞着密密的花纹。
  
  袄子有“三镶三滚”、“五镶五滚”、“七镶七滚”之别,镶滚之外,下摆与大襟上还闪烁着水钻盘的梅花、菊花。袖上另钉着名晚“阑干”的丝质花边,宽约七寸,挖空楼出福寿字样。
  
  这里聚集了无数小小的有趣之点,这样不停地另生枝节,放恣,不讲理,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了精力,正是中国有闲阶级一贯的态度。只有世上最清闲的国家里最闲的人,方才能够领略到这些细节的妙处。制造一百种相仿而不犯重的图案,固然需要艺术与时间;欣赏它,也同样地烦难。

  
  ——这是对无意义的繁缛(即:拗造型)的讽刺。

  还有:

   衣服似乎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刘备说过这样的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可是如果女人能够做到“丈夫如衣服”的地步,就很不容易。有个西方作家(是萧伯纳么?)曾经抱怨过,多数女人选择丈夫远不及选择帽子一般的聚精会神,慎重考虑。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

  ——“女人如衣服么?哦,男人尚不如衣服。”这是对男人的反击。

  再看:

   有一次我在电车上看见一个年轻人,也许是学生,也许是店伙,用米色绿方格的兔子呢制了太紧的袍,脚上穿着女式红绿条纹短袜,嘴里衔着别致的描花假象牙烟斗,烟斗里并没有烟。他吮了一会,拿下来把它一截截拆开了,又装上去,再送到嘴里吮,面上颇有得色。乍看觉得可笑,然而为什么不呢,如果他喜欢?
  
  ——她又转回来了。总是有这样奇怪的人,奇装异服或者做着可笑的事,但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们原谅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奇怪的一切,因为我们每一个都一样。人生是一场梦,一场幻觉。在这场梦里,所有的光怪陆离都是正常而可以被原谅的,何况上述那人的奇装异服,和那小小的淘气。

  然而我最喜欢的总归是该文最后一句话:
  
   秋凉的薄暮,小菜场上收了摊子,满地的鱼腥和青白色的芦粟的皮与渣。一个小孩骑了自行车冲过来,卖弄本领,大叫一声,放松了扶手,摇摆着,轻情地掠过。在这一刹那,满街的人都充满了不可理喻的景仰之心。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这与时尚、服饰有何关系?但她把这句放在此处,却是那么的合宜。松开车笼头的事儿,我们小时候在放学的路上也干过。那一刻的感觉真是自在潇洒得紧。“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

  但我们最后总要把手放在笼头上,才能正正经经地安全地骑着车回家去。那一撒手的当儿是短暂又短暂的。因为短暂,所以可爱;如果一直撒着手,则那“掠过”的“轻情”大约就消失了吧,而且,时间一长,总归是要摔跤、出车祸的吧。

  而我,可怜的我,还是在乡下的宽阔、冷清的路上骑过车,自从进了城,我再也没有骑过车。城里的车流人流,我至今不能适应,那要淹没我的洪大的滚滚的城市……

ZZ~关于路的两首诗

投稿里有个小孩写的一首诗,很简单,但有点意思:

那条路

那条路,是我不走的路
当初我没有选择它
它也没有召唤我
所以,我不走那条路

可是,我常常想起
那条我不走的路
那里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吧
会遇到不一样的陌生人吧

那里会不会也有这样一棵树
在等待为我开团锦簇的花朵
为我的人生祝福
为我忧伤凋落或者干枯?

我没有走的那条路
是什么人在我之后走上去了呢?
是他选择了路
还是路诱惑了他?

有时在我的路上走得累了
我就想一想那条我不走的路
那里是比现在的路更平坦呢
还是更神秘更坎坷更崎岖?

与罗伯特·弗洛斯特的一首诗很像。

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金色的树林中有两条岔路,
可惜我不能沿著两条路行走,
我久久地站在那分岔的地方,
极目远眺望其中一条路的尽头,
直到它转弯,消失在树林深处。

然后我毅然踏上了另一条路,
这条路也许更值得我向往,
因为它荒草丛生,人迹罕至;
不过说到其冷清与荒凉,
两条路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天早晨两条路都铺满落叶,
落叶上都没有被踩踏的痕迹。
唉,我把第一条路留给将来!
但我知道人世间阡陌纵横,
我不知道将来能否再回到那里。

我将会一边叹息一边叙说,
在某个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后;
曾有两条小路在树林中分手,
我选了一条人迹稀少的行走,
结果后来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作者:罗伯特·弗洛斯特(Robert Frost),美国20世纪著名的田园诗人。他的诗作清新流畅,朴素自然,从不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往往以描写新英格兰的自然风光或风俗人情开始,不知不觉地进入哲理的境界,最后达到警句似的结论,给人以不可言传的快乐”。

海角七号的论文题目

“影片《海角七号》的丰富性,使得每一个层次的观众都能抱得他(她)想要的东西满载而归,也足以化成文字填满几篇上佳的论文,这些论文可以是电影文学、表演艺术、音乐、民俗学、历史学、政治学中的任一研究领域的。”

论文题目如下,纯属搞笑,欢迎补充及修改:

1。论婚姻制度的起源、一夫一妻制的弊端及几种改革方案的可行性
  ——由水蛙的“青蛙”婚恋观引发的现行婚姻结构合理性讨论

  水蛙说:“你看过那个青蛙交配没有?一只母青蛙背上贴着两三只公青蛙,那两三只公青蛙有没有在那边互相吵架的?没有啊!那人干嘛去计较那一男一女两男一女的事呢?”

2。浅析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跨国婚姻的实现可能性
  ——《海角七号》三对跨国恋爱成败分析报告

  第一对:小岛友子与日籍教师
  第二对:大大妈妈与大大爸爸
  第三对:阿嘉与友子

3。一桩由裸露引发的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书

4。关于在新的历史时期公务人员退休年龄的深入讨论
  ——由茂伯的退休过程想到的

5。邮电局工作人员的失职、渎职处罚办法(暂行)

6。推销员的不当行为造成的伤亡事故的数据分析及解决方案
  ——马拉桑的大嗓门造成的耳膜损害和精神损失的赔偿事宜

7。90后的爱情:拿得起、放得下的大智慧!
  ——流行歌曲《爱你爱到不怕死》的歌词赏析

8。他为何只在她膝头哭泣?
  ——由《海角七号》中大大、劳马和大大的爱慕者某少年的关系想到少女的老男人情结与老男人的洛丽塔情结的碰撞及交汇

9。恒春欢迎你,像音乐感动你!
  ——恒春旅游宣传策划个案分析

10。拔草除根的哲学
  ——恒春日语普及率所证明的殖民统治的巨大威力

11。低领着装频率与婚外恋机率之间的函数关系
  ——修车铺老板娘的上衣的领口设计对社会的影响

12。论地方保护主义的合理性
  ——由洪国荣的黑道行径引发的思考

(12月刊-火星语)珍爱生命,远离网“雷”

  “快去看啊,巨雷的一个帖子!”“我彻底被雷到了……”“请自带避雷针哦~”

  我已经记不清楚最早是在何时何处听到见到类似这样的句子了,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一个“雷”字。但大约记得最早的一次注意到这个字,一定是这样反应的:“哈,这个词!还可以这样用啊!有趣!”我觉得它生疏、新鲜、有意思,但是很明显,它从未造成我在理解上的困扰。这说明,彼时彼境,与“雷”字相联系的那个图片或那段文字,的确让我产生了与传统的“雷”含义相近的感觉。

  何谓“传统的雷含义”呢?让我们翻开《现代汉语词典》吧。我发现,在“雷”的词条下,有三种解释:一,云层放电时发出的响声,如打雷、春雷;二,军事上用的爆炸武器,如地雷、水雷;三,姓,如雷锋。

  那么,如今在网络上频频出现的“雷”自然就是“非传统含义”了。“雷”之所以获得如此丰富的非传统含义,之所以在“我被彻底雷到了……”之类的句子中光荣地担当起这一历史的重任,绝不是偶然的,它的必然性与它的“传统含义”,尤其是前两种含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前两种“传统含义”在《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是一本正经的,也是冷冰冰的,是自然领域的,是物理领域的,是工业领域的,似乎与我们的生活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而且作为一等良民的我们也绝不希望它们与我们亲密——受用不起啊。在中国的迷信说法里,一个做了天大的缺德事的人,才有资格拥有与第一种传统含义中的雷亲密接触的可能性……绝大部分人都不曾有机会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见到人与雷亲密接触的情景。但是大量的影视作品填补了这种遗憾。尤其在周星星的搞笑电影中,伴随着惊恐的尖叫,一阵烟雾过后,一个倒霉蛋出现在我们眼前:他衣服破烂,全身乌黑像抹遍了焦炭,表情呆滞,眼珠发愣,明显已惊恐过度,眼看就要晕厥或痴傻了,最妙的是他的头发,只见其发型呈现直冲云霄状,发尖上仍然升腾着袅袅余烟……

  当然这未必是真实生活里被雷劈、被炮轰或触电后的情景,但是此夸张搞笑的画面正符合了人们的想象。如今人们的想象更是延伸到心灵层面上。当你在网上闲庭信步地转悠时,突然,一张突异的图片、一段惊人的文字出现在你的视野里,让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无法消化,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你的惊讶或震动或气恼或感慨……严重时简直可以直接背过去了!那时,你能说你在精神上不是上述那个倒霉蛋的形象么?你的精神上的被烧焦的发丝上同样也正冒着袅袅余烟!

  若要考查“雷”的非传统用法的起源,那么不得不提到日本动漫。在日本动漫里,他们称人物被电波打到“受到强烈电波冲击” ,漫迷看到惊讶的事物时发出此类“强烈电波冲击”的言语,日子一长,渐渐地,“强烈电波冲击”被简化为“雷到”。在如今的日常网络语中,我们可以说:“雷”就是在你不知情无防备的情况下,无意中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从而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有时甚至引发生理上的不适。

  既然有不适,有伤害,那么按照司法程序,就要鉴定伤势。一般,根据被雷程度,人们把伤势分为以下几种(请对座入号):
  ① 轻伤:脑子里轰一声(怎么会有这样的文字这样的人捏?)
  ② 中伤:后脑勺一阵发麻,毛孔忽然张开(小米掉一地,这个夏天简直不需要空调)
  ③ 重伤:莫明的暴躁(想代表全宇宙消灭作者)
  ④ 脑残:此脑残非彼脑残(被雷得只会Orz)
  ⑤ 金刚不坏之身:不用戴避雷针就可以纵横各个雷文

  看来经常被雷到千疮百孔(万幸还未脑残)的我应该谦虚谨慎地随时戴个避雷针在旁才安全啊。说到此,又不得不对“避雷针”“雷达人”等众多的“雷”引申词解说一二啦。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此“避雷针”非彼“避雷针”。装在大型建筑物上的避雷针是有形的,而戴着逛网的避雷针是无形的。“避雷针”是打开一个链接之前的心理准备,是一种暗示,往往是能形成重伤~脑残伤势的雷贴的警告语,同时也是潜在含义的广告语——该帖可不是平庸之辈,绝对夺人耳目,值得一看哦~

  所以说啊,如今的网民,真是不雷不看,非雷不踩啊!所以也引得埋雷的人前赴后继人才辈出!这些埋雷的“达人”就被直接称为“雷达人”了!如若没读到这其中原委,我保不齐还以为“雷达人”是研究雷达的科学人员呢。“雷达人”中的“达人”的就是“天雷娘娘”了,“天雷娘娘”的巨大威力在于他(她)不仅埋雷,而且还制造雷。原创的力量是强大的。至高无上的“天雷娘娘”总能够吸引无数的“天雷教众”。如今的中国受众面最广、名气最响的天雷娘娘那自然是非XX姐姐莫属啦。

  而“雷文化”最强大之处其实在于:滚雪球效应。这也是网络文化的一大特色啊。浩浩荡荡的“天雷教众”在享受被雷的过程中,总是孜孜不倦地转发出去再引爆。于是,一幅雷图,一段雷文,往往是一传十,十传百,成为雷人皆知的雷秘密……“雷”就这样势不可挡地席卷网络,冲击日常用语,成为网络和平时生活中频繁使用的一个词。

  然而,网络生活总是日新月异的,一日千里的。就在“雷”成为最火爆流行语后,近期又出现一个颇具前途的新词——霹雳。论起血脉,该词和“雷”是一家的,原意形容一种烈度将强的雷电现象。网络新语“霹雳”更是出身名门,来自鼎鼎大名的琼瑶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众多网友纷纷表态:“霹雳”是加强版“雷”,比“雷”更传神!

  让我们期待更多“雷词”横空出世吧!

关于海角七号的只言片语

attachments/200811/03_201840_e16f09f0005c18d87931aacc.jpg

  我很喜欢《海角七号》。很难看到诙谐但深沉、朴素又唯美,浪漫而激昂,既是励志片,又是诙谐片,又是生活片,也是文艺片,还是文化政治片的多面手。之前写了一个《每个粗糙的灵魂里都栖息着诗意》,其实不是我想说的,这个题目也是老板的口味,不是我的。

  其实我喜欢说些不相干的东西。

  (一)  恒春不说国语

  《海角七号》里不说国语,也就是我们的普通话。除了一个大女孩和一个小女孩。大女孩是在台湾留学和工作的日本女孩友子,她说一口生硬别扭的国语。小女孩是成天戴着耳机的90后女孩大大,她不大讲话的。在恒春,你可以讲台语,也可以讲日语,我发现他们的日语水平都不错。拆开那些日文信,大家都没有阅读的障碍。而且邮包外面也是用日文写的。茂伯和大大的妈妈的日语讲得比秦小绿还溜。

  恒春有闽南人、原住民、客家人、日本人,没有“外省人”。阿嘉(范逸臣)在片子开头就做出很吊的举动,拿起吉他猛砸台北:“我C,我C你妈的台北!”民代主席洪国荣并不反对日本的疗伤歌手中孝介来演唱具有浓郁日本风情的民歌,他反对的是邀请台北的乐队。

  由编剧、导演魏德圣亲自执笔的情书感动了中国成批成批的文艺青年——在这个网络时代啊,在这个读图时代!而,我,要,说,的,是:那些细腻的文字都是由日语念出来的!

  那些情书,两段跨越60年的中日(台日)之恋,那些充满激情或抒情的音乐,那种诙谐的生活状态,那些可爱的人物,都是属于心灵主义范畴的。——但其实心灵主义才是最鲜艳的文化旗帜。文化(生活)里的细节是家国大事上取向的符号。恒春不说国语,是彻头彻尾的去中国化。

  魏德圣说,希望该片能通过大陆电影审查,能在影院公映。而,且,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从爱情的角度来看历史。”(作为一名江苏人我要说一句:恕难苟同!)

  《海角七号》之举重若轻实在高段。虽不谈风云,风月里却满是风云!

  (二)  不六,不八

  海角七号,不是六号,也不是八号。

  七封情书,不是六封,也不是八封。

  七个人组成的摇滚乐队,本来只有六个人,最终合情合理成了七个人。

  日籍教师归日的海上是七日,不是六日,也不是八日。

  被频频使用的七,是个怎样的暗号?

  七有属灵的意思。在圣经里七用来表示完整的周期或完美无缺的意思。【创2:2】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创2:3】 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所以有了礼拜天。(很巧,我发现,七七四十九在佛法里是圆满的意思。)

  不六,不八,是因为在写电影的人心里,海角七号,恒春,乃至台湾,已经完成了一个轮回。而关于爱情、音乐、恒春,乃至台湾的梦想,他希望是完美无缺的。

  我是这么理解的。

  (三)  恒春欢迎你,像音乐感动你

  遭到痛骂的林夕之作《北京欢迎你》至少可以奉献这一句歌词送给恒春。《海角七号》之后,我相信,恒春那片世上最美的海会吸引不少观光客。恒春这次是真的用音乐感动了你。七封情书的钢琴声如歌如泣。从英文歌到日文歌,从摇滚到民谣,从流行歌曲到老掉牙的土歌,我没有发现有不好听的。他们请“疗伤系”歌手中孝介去疗伤,可是恒春的伤,台湾的伤,要他们自己修炼疗伤,“做梦的天行者”。我最喜欢的,也是最火的是:《爱你爱到死》。歌词如下。另附试听网址http://www.mtv123.com/iplay.asp

  OH~ 爱你 爱到不怕死 BABY
  爱我 请你让我疯狂一次

  爱是什么东西 不过就是种游戏
  情是什么玩意 不就是玩玩而已
  HONEY、DARLING、BABY 或是叫我小亲亲
  只要哄我高兴 冥王星都陪你去

  OH~ 爱你 爱到不怕死
  但你若劈腿 就去死一死
  OH OH OH~
  爱你 爱到不怕死 BABY
  爱我 请你让我疯狂一次

  有人在研究这首歌为何这么火,研究这个歌词里的艺术性。他们有那闲工夫,为何不关心一下环境问题,或是金融危机?

  (四)  细节处的丰满

  《海角七号》充满细节的美,水蛙的老板娘总穿着低胸的上衣,这位三个孩子的母亲有着完美的胸部;老板娘的丈夫在婚筵上的荒唐表现,道出这个美丽女人的辛酸;水蛙在卷拉门上练习打鼓,一个老尼姑来化缘时的幽默感;选拔表演那晚老警察用口琴蹭了茂伯一脸口水引发的气恼;外国模特们在大巴上的出“色”表演让司机大饱眼福,致使茂伯光荣下岗;模特们的拍摄过程中,洪国荣在镜头前穿过的霸气;洪国荣与阿嘉蹲在摩托车两边的对话,眼神的闪躲与触碰;大大总不放过任何虐待小朋友的机会,充分体现了青春期少女对儿童的仇视;酷酷的大大唱完歌后总说:“啊——们——”她满不在乎地对她妈妈说:“上帝把我赶出来了。”她身边有个跟屁虫——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马拉桑抱着充气酒瓶每天靠近柜台一点点……太多太多。

  从一个人的体型来说,整体的丰满不叫丰满,叫肥胖,恰到好处的细节处的丰满才叫丰满。

  《海角七号》简直是凹凸有致,侬纤合度啊。

(12月刊-in影视)每个粗糙的灵魂里都栖息着诗意

attachments/200811/03_102959_2c1804d58a2a963afedac3f7a7623420.jpg

  影片《海角七号》的丰富性,使得每一个层次的观众都能抱得他(她)想要的东西满载而归,也足以化成文字填满几篇上佳的论文,这些论文可以是电影文学、表演艺术、音乐、民俗学、历史学、政治学中的任一研究领域的。但任何真正热爱这部电影的人,都不忍板起面孔来研究它,因为它是如此生动诙谐,如此唯美忧伤,如此五味杂呈,如此余韵悠长。

  故事源于一场表演。在台湾南部的小镇恒春,饭店的老板欲做商业宣传,邀请了日本歌手中孝介来小镇演出,并邀请台北的乐队来做暖场表演。小镇上的民代主席洪国荣不满外地人侵占小镇的各种资源,逼迫饭店老板用本地的乐队。于是小镇只得临时组建起一支突奇的摇滚乐队:邮差阿嘉,交警劳马,推销员马拉桑,摩托车修理工水蛙,小女孩大大,老邮差茂伯。老的老,小的小,这队歪脖瘸腿的老弱残兵,水准奇差,排练不力,惹得该活动的公关人员——在台湾留学、工作的日本女孩友子不断发怒。

  然而正是在这个半调子乐队的组建、改编、排练和表演里,人物形象渐次成熟、丰满,乃至一个个生动得如同你身边的人一样。

  主唱阿嘉是一个音乐梦想在台北遭遇打击的年轻人。他愤世嫉俗,对继父洪国荣充满敌意,工作极不负责任——但正是他的不负责任,引出本片一个贯穿始终的故事。回到老家恒春后的他,接替了老邮差茂伯的工作。他不仅把许多信件留在家里懒怠发送,而且还私自拆阅了一个无法投递的邮包:收信地址“海角七号”已不存在。邮包里有一张发黄的少女照片和七封60年前写的情书。一个唯美古老的爱情故事在画外的男低音里呈现出来:其时,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在恒春的日本教师随日军撤退时遗弃了相爱的女友,归日的海上,他将爱与悔恨写成七封信。他去世后,他的女儿代为寄出。

  阿嘉与友子在工作冲突中互生情愫,但两人都不敢直面这段感情。但最终,那七封情书,那段60年前的痴恋让阿嘉和友子知道珍惜的重要性。阿嘉最终读懂了爱,学会了爱,并在最后的表演中满满地注入了爱,完成了一次完美的音乐之旅。
  
  吉他手由交警劳马来担任。他脾气暴躁,与阿嘉在大街上一言不合即大打出手,但在选拔表演那晚,做出一个漂亮的动作,把阿嘉甩出的吉他稳稳接住,并风度极好地说:“喂,送信的,弹吉他是一件快乐的事。”在一场婚宴上,不胜酒力的他终于露出暴躁背后的温柔,他打开钱包,把里面的照片向人展示,不断地问:“这是我的鲁凯公主,长得很漂亮哦?如果你有看到她的时候……”因意外而失去幸福的他有着一颗珍贵的守护爱情的心。
  
  推销员马拉桑有着让人防不胜防的大嗓门,他像你见过的很多业务员一样充满活力,热血沸腾,“脸皮厚”。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弹一手好贝司。参加表演时也不忘让乐队成员都穿上印着“马拉桑”字样的T恤,来为他的商品做广告。他把推销业务和艺术生活紧密相融,相辅相成。他的存在,是对所有悲春伤秋、故作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的绝妙讽刺。他对生活的热忱,已成为艺术的一部分。

  阿嘉的摩托车在与交警劳马的打斗中“光荣负伤”,阿嘉推着它走到修车铺时,就遇到了鼓手——摩托车修理工水蛙。当时他正在修车铺的卷拉门上练习打鼓。看上有点土,有点十三点的他,却在坚守一份至为深沉的爱恋。他暗恋修车铺的美丽的老板娘,为此时常帮她照顾她的三胞胎。即使她属于别人,他仍然爱她。爱不是占有,也不是被占有,爱在爱中,满足了。平凡的他,有着这样一份让人心酸的坚持。

  在教堂里,琴手小女孩大大的手指下突发奇音,把心脏娇弱的老人惊得差点背过去。这是她的方式。她会很坏心地刻意“虐待”儿童,却也会在夜色下的海岸边用少女的亲吻催发出失意男人劳马孩子般的哭泣,她像一个成熟的洞悉世事的女人那般温柔,那般懂得爱的含义。她和时下很多少女一样时刻塞着耳机。但她的孤独的神情别具一格,而她的歌声也不是一般少女所及。在电梯里,我们第一次在该片中体会到音乐的美妙。她冷漠而认真地唱着:“……情是什么玩意,不过是玩玩而已……爱你爱到不怕死,但你若劈腿,就去死一死,爱我请你让我疯狂一次……”令三个粗糙的大男人也控制不住用脚打起了拍子。洪国荣更是在出电梯时总结性发言:“谁说咱们恒春没人才?”她成为乐队的键盘手。

  老邮差茂伯是最精彩的人物之一。他先是年近八十还骑着摩托车小镇小村地送信,足见他顽强的生命力。他爱好音乐(月琴),并终于通过“非法”手段进入摇滚乐队,起先担任贝司手。从未摸过贝司的他勤学苦练,只为了能登台表演。在无意间得知马拉桑会弹贝司并与民代主席很熟后,他像个孩子一样请求他:“拜托你啦,给老年人一个机会,别说你会弹琴啦!拜托啦!”最终因“业务”水平问题,他退位让贤,屈尊当了摇铃手。他可爱的固执,让人忍俊不禁;对梦想的执着,则令人感动。

  虽然不是乐队成员,但却是乐队发起者的洪国荣,是不得不提的一个灵魂人物。他腆着大肚子出现在镜头里时,总是霸气十足,无论是表情、台词还是形态动作都独具特色,只要他一出现,镜头里的其他人自然沦为配角。“你好,我叫洪国荣……身高170,体重75,今年60岁,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吵架、打架、杀人、放火。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整个恒春放火烧掉,然后把所有年轻人叫回自己家乡,重新再造。自己当老板,别外出当人家伙计……”他的行径貌似黑道风格,内心却怀着对本土的深切感情和沉重忧虑。

  《海角七号》情节里的戏剧冲突,最后都以诙谐的手笔来柔和了其尖锐感,尽可能地避免了滥俗的煽情。而其他方面的矛盾呢,也是看似对立,实则和谐,最大程度上体现了该片的包容性和丰富性:唯美浪漫到有点落伍的情书,却实实在在感动了当代的一对年轻人,也感动了生活在网络时代速食文化里的每一位观众,世事荣损,不败的是爱情;小镇上纷繁的烟火人间,与水天一色(灰蓝色)的海边美景,看似一个俗,一个雅,却能共生共存得如此统一,以致于到最后,我们也分明从前者里看到雅的精魂,从后者里也读到人世的庞杂;而我们也发现,在每一个人物身上,都凝聚着关于爱情、音乐、家乡的梦想,在每一个看似粗糙的灵魂里,都栖息着一份矜贵的执着、一份浪漫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