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8

《于无声处》听惊雷

29 十二

attachments/200812/29_151139_de8c246a9e4fc55941652bafdf08fdd3.jpg

和何小V去看话剧《于无声处》。耳边是人们吸鼻涕的声音,我们却很没心肝,一直很没正经。

演何为的男演员躺在沙发上的时候,何小V就很色地说:“他腰很细。”观察片刻后,一锤定音判他为帅哥。一直到最后,都对着帅哥垂涎欲滴。

演何芸的女演员是最生涩的一个。有个地方很突兀。她得知她男朋友是通缉犯时,走到灯光师给她设定的一个光圈里,嘟地一下,腿软了,晕过去,演得非常虚假。引得我俩大笑。

后半部,何为、何芸、何母、欧阳平及其母亲的感情戏达到高潮时,何是非突然来一句:“只剩5分钟了!”观众爆笑。何小V说:“老头儿还蛮理智的嘛!”我说:“成功人士都这样!”

最后,正面人物们决定集体离家出走,我说:“别忘了带上粮票哦~”何小V说:“没关系,带上VISA就行了。”我想:何母、何为和何芸的政治敏感度还蛮高的嘛,预见到何老头儿的时代快完了,马上见风使舵改了方向,和老头儿划清界限了,头几年跟着老头子吃肉的时候咋没走?不管政见的问题,为了任何一种所谓的正义方向,而抛弃丈夫和父亲,都是与人性相悖的。“为亲者讳”“父子相隐”是传统道德高于现代法律(也正是所谓的正义)。所以《于无声处》的主旋律色彩使得它与它“善”的主旨南辕北辙,与它批判的“恶”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后一个画面,何是非站在空荡荡的家里,十分痛苦地说:“只剩我一个了!”我说:“可以着手找小三了!”

落幕。剧终。

80后看《于无声处》,没有青春岁月可怀念,哭也哭不出来。

 
 

哭笑之间

28 十二

和F大出版社的人吃饭,今晚是第二次。每次来的都有一个丰满的姐姐和一个苗条的美眉。那位丰满的姐姐是上海地区的发行总监。席间总是言语温柔,八面玲珑,照顾周全,见之可亲。真正堪称人才中的人才,21世纪最贵的人才。我心里是很佩服的。羡慕她的这种才能,胜过妒忌一切美貌的女子。上一次吃饭她开车,所以喝得少。今晚却一派豪爽,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喝醉后脸色苍白,吐得一地,突然之间又伏在她旁边一位F大的某副教授手臂上,嘤嘤哭泣起来。滴酒未沾的我突然之间很难过。——我连醉和哭的资格也没有。人家女孩子是女强人,工作压力大,年底了,有足够理由借酒哭一场的,我颗粒无收,哭什么?

哭也要讲资格的。那位姐姐哭着说:“今天我高兴。上海的2800万终于完成了。”这一哭是祭奠过去一年的辛苦辛酸,也是给一旁的F大出版社社长看的一场小SHOW。我则没资格。我没业绩。也没懂得看SHOW的领导。我说我辛苦,左不过是我能力低罢了。

一旁一位F大教授对那位姐姐说:“小X,别哭了,干活儿都是辛苦的。”他40出头,到了教授博导位子,算事业有成,稳住了,席间十分克制饮与食,注重养生。但他感慨万千地,劝出这一句。令我想起很多故事。

都是卖笑生涯。时间,笑容,体力,脑筋,一切。为了面包,一切统统都卖了。只许笑,不许哭。有成绩的人,可以获准一年哭一次。其他的人继续笑。

 
 

思考者:两只小龟

02 十二
attachments/200812/02_112047_img_2296.jpg
attachments/200812/02_112054_img_2297.jpg

  来认识一下我刚领养的两只小龟吧!

  他们的名字是拉丁文的,洋气哦~ 头上有红色线条的叫Existentia,Existentia的兄弟叫Nihil。很难读哦,翻译成中文吧,前者是“存在”,后者是“虚无”,所以我叫他们“小存”和“小虚”。

  小存比较活泼,时刻要制造出声音以示他的存在,他说:“存在先于本质。他龟即地狱。”

  小虚成日把四肢和脑袋缩进壳里,你去挑逗他一下,他才懒洋洋微动一下下,但马上又恢复原状,不为外物所动,躲进小壳成一统,是犬儒主义的坚定实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