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中套:这是一场多么仿真的游戏啊

旧文修复,由飞燕原发于2009-08-31

  10个看快女的人里至少有8个预测郁可唯将是折桂的那个。倘若江映蓉凭借其爆发力而最终黄袍加身,小郁也将是紧跟其后的那个其次者。总之,谁也想不到她止步于三甲争夺赛。显然,这个冷门是编导组设计好的。但又真实得像真的,正如同一个实力派在面对着江湖的潜规则。

  让李媛希、曾轶可、潘虹樾、潘辰、谈莉娜、刘惜君及江映蓉7人来决定小郁和李霄云的去留。可见这是一场多么仿真的游戏啊!

  郁和李的实力不言自明。但7个投票者中有4个把票投给了“态度”。她们一齐被李霄云的“努力认真”所感动。这4个人竟然没一个勇者,没有把票投给李霄云时说一句:“我更喜欢她的歌喉,较之小郁的风格,我更喜欢李霄云的浅吟低唱,喜欢她的原创。”她们虚伪、怯懦,心怀鬼胎和恶毒的嫉妒。这4个人就是李媛希、潘虹樾、谈莉娜和刘惜君!这个小游戏,充当了这些姑娘的人品试金石。她们给这个优越者下了套,自以为报了一箭之仇,却没想到是老奸巨滑的编导组给她们下的江湖的套,让她们把自己的心眼的尺度全部暴露在世人的面前。

  但不用说,她们都是人才,她们才是这个江湖所需要的。人不需要太特别。随波逐流是最安全的。

  相形之下,曾轶可和潘辰显得多么地难能可贵!可爱的曾轶可说:“霄云很好很努力,郁可唯很销魂很勾人。”潘辰说:“我选的这一位是一个天生的歌者。”她们的形容词已经超过了一般乐评的意义,是在紧要关头的左还是右,是内心的明亮还是阴暗。她们作出选择时散发出了人格的光辉。

  小郁,不遭人忌是庸才。你输了,这是生活的潜规则。最优秀者往往难以走到最后,此事古难全。

暴发户

旧文修复,由贾嘉原发于2009-08-26

  生活中从不缺少暴发户,而是缺少发现暴发户的眼睛。

  日前三对暴发户夫妇来京。设宴款待。甫一落座,暴发户们就操着胶东口音拍桌怒吼:烤鸭,来两!套!点菜小姐哑然失笑。

  我真是深爱大款们这种赤裸裸的坦诚啊!我多少次在意念中把大把大把的钱摔各色人等脸上!爷缺的不是钱,是寂寞。

  带着小人物的景仰屁颠屁颠给大款打工,成百上千万玩弄于鼠标间。一不留神短信发给了小六,上书:400万已经转出,现有余额170万。小六以为是骗子短信,发现来源是我后笑得花枝乱颤。

  昨夜和远在奢侈之都迪拜的大学同学聊天,哇,慕的发现,这又是一枚暴!发!户!单不说她在迪拜名下的两!套房子,更不提她那日进斗金的店面,只在她云淡风轻的说出那句“LV Channel Gucci的包包你喜欢哪个我送你个”的时候,我在激动的晕厥前还清醒的意识到:我的坚持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张公子屡次想给我买地铁口的LV,每次都被我高贵的拒绝了。我仰起我那鸿鹄的高傲的头颅,对这只低矮庸俗的燕雀大吼:NO! 冥冥之中,我就知道我早晚是拥有正!版!LV包包的人!

  而我那没见过世面的不争气的电脑,在听到LV这两个充满魔力的字母的时候,立刻………………吓得………………死机了………………

  现在我感觉国外,就象古代西方人眼中的中国,踩一脚拔起来满靴都是黄金呢!

  象边区人民盼红军、象翠平抱着孩子守在村口苦苦眺望一样,怀着“我被大款包围着我是有LV的人了”的甜蜜感觉,连吹牛都吹得志在必得呢!

  当然,我必须要假惺惺的歌颂一下这枚大款背井离乡的酸苦发愤图强的信心时来运转的宿命,你们挣的每一分钱都滴着血和累!嗯,正因此,才要快乐的把钱花掉啊!

倾倒在别处

旧文修复,由飞燕原发于2009-08-19

  旅途中,我们突然讨论起“别墅”之所以叫“别墅”的起因(也许是无意中瞟到一本杂志上的别墅广告)。我的驴友思忖半秒,说:“相当于行宫。”男人常有皇帝思维,又因他自己正在旅途中,所以自然想到行宫。

  我说:“我认为其中的‘别’字很有意思。古时候男人似乎有许多自由,但读书做官的人是受到很多约束的,最好是忠孝两全,满口仁义,全无个性爱好,贾宝玉喜欢诗词,他爸爸都斥为浓词艳曲不务正业。所以文人士大夫一旦要过娱乐生活,比如和好友吟诗作对弹琴唱歌,或者写那种不登大雅之堂的消遣性文章,就不敢也不便用大名,‘别名’也就是‘号’就应运而生。说明‘别’字本身就具有某种不正式、富于情调、享乐、娱乐化倾向。相对应的‘别墅’和平时住的需忠孝仁义正襟危坐的房子也不同,也是为了玩住的。”

  听者笑着骂我胡说。但我陶醉在自己对“别”字的一时兴起的解释中,沾沾自喜。从“别”字说开去,又想到著名的句子“生活在别处”。“别处”与跋涉山水穿过云层的旅行也不无关联。

  别处更有吸引力,在乡村就想进城,住在城里就想去看山沟沟,见惯山又挂念海,到海边又眺望海的那一边是什么。奔波永不止步。这一次的旅行,是从乏善可陈的上海,飞往老生常谈的青岛。

  虽然这是一个最正常,最正统,最了无新意的honey moon travel,我们却有一种不切实际的雄心:要把旅行进行得如同艳遇一般随心所欲放浪形骸:倾倒在青岛,倾倒在别处。短暂的末日感与陌生的刺激性使艳遇者的眼睛蒙上如雾如云的美感,旅行者也如是,无论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既然艳遇需付出的人际动荡成本是无力支付的,不如握手言和,狼狈为奸,一同去旅行吧!

  台风影响,潮水很猛。儿童在栏杆边等着扑上来的雪一般的海水,那是一浪又一浪的夏日的惊喜。
  

倾倒第三日:寻隐者不遇

旧文修复,由飞燕原发于2009-08-19

  照例又是一个懒觉和一场海鲜盛宴过后,胡乱上了个出租车,对司机说:沈从文故居。但他回说不知道这个地方。我才发觉自己以己度人,认为沈从文应该是人人都该知道的,作为青岛人,自然更应该知晓沈从文故居之所在。

  终于到了福山路,先看到的是洪深故居,傍山而居,倨傲巍然,拾级而上,只见台阶最顶部端坐着一个人和一只狗,那狗对我们吠起来,那人对我们说:请你们出去!我问:这里不让参观吗?他说:No!

  我们笑着下来了。我说:看门狗。

  然后漫步到沈从文故居。同样不是开放景点。应该仍是民居。不免杂乱,不见光鲜,但也因此尚有人味。这里的籍籍无名,正是他一生落落寡欢的延伸,但是谁又能说,这样的宁静不正是他毕生所求呢?

  仍然是走,下一个目标是老舍故居。从艺术的角度,他是为数不多值得中国文艺青年膜拜的人之一。在古老的巷弄内兜兜转转,问了好几个人,都说“在修,去了也没用”,千回百转后才寻觅到。小楼正在修葺,像是个郑重的工程。一个工程承包老板模样的山东汉子对我们说:“明年来就好了。”又说:“其实他只是租了这其中一间房。”虽然在修葺,我们并没有失望,小楼外围墙上挂着的几篇文章和老照片,已足够值得驻足。

  这一篇叫《青岛与山大》。

  

  我的驴友没有读过老舍的文章,读了《青岛与山大》后,不免激赏,啧声连连。读了《五月的青岛》后,他又说:“从这一篇文章里可以读出他是个生活的旁观者,隐隐有这种感觉。”我不禁对他刮目,要知道他并不了解老舍的性格及其经历。我看《五月的青岛》却并没有同感。但既然现在有读者这么说了,大约作者的个性已经血浓于水地渗透在他的文字中了,对于“陌生人”来说,更加是“见字如晤”。

  旁观者大约是由于怯懦,出于安全感的考虑,才做出的置身世外的生活态度。那么清晰明透细腻动人的感受力通常是旁观者才能具有的。而热忱莽进的参与者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为旁观者的作品而落泪,却更热爱热火朝天的参与者。

  他在《我的性格》里写道:悲观有一样好处,它能叫人把事情都看轻了一些。这个可也就是我的坏处,它不起劲,不积极。您看我挺爱笑不是?因为我悲观。悲观,所以我不能板起面孔,大喊:“孤——刘备!”我不能这样。一想…(以下未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