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新闻是用来转的:《科幻世界》编辑“集体逼宫”社长?

发公开信陈述社长“七宗罪” 编辑部称不排除集体辞职

  《科幻世界》编辑“集体逼宫”,要求刚刚上任一年不到的社长李昶下台?3月21日,署名为“科幻世界全体员工”的《科幻世界致全国幻迷公开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帖子出现在一家读书类网站,帖子列举社长兼总编辑李昶“七宗罪”,并要求主管部门撤销李昶一切职务,否则不排除全体编辑集体辞职的后果。昨天,《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向早报记者证实了这一帖子的真实性,并同时表示,昨天他们已经向杂志主管单位四川省科协反映情况,四川省科协的回应是,“不赞成编辑部的行为。”而李昶本人在台湾,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公开信:列举社长七宗罪

  
  《科幻世界致全国幻迷公开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前天下午在豆瓣《科幻世界》小组贴出来之后,几乎每隔几分钟都有新的跟帖对编辑部此举表示支持。帖子内容也迅速在百度贴吧、天涯、新浪微博传递,更有网友为表达对李昶的不满在百度百科“李昶”条目中调侃李昶。

  这一署名为“科幻世界全体员工”的文章列举了李昶7大罪状,比如采编方面“将中文编辑取代作者写小说,外文编辑取代译者译小说,美术编辑取代画家画插图,完全不懂作者与编辑的社会分工,企图将《科幻世界》办成一个农业时代的小作坊。”广告方面“将《科幻世界》的封面变成学校的广告图片”。还有,“将《科幻世界》杂志社广告资源出让给私人朋友的广告公司,暗中支持广告公司挤占刊物版面”。经营方面“不顾读者利益,一味强调节约成本,将《科幻世界》的用纸换成了劣质纸张;同时强行要求各刊缩减稿费标准”。内部人事方面“寻找各种理由拒绝或者延缓和编辑签订劳动合同”。内部管理方面则是“大搞一言堂”。另外还公开租卖“一号多刊”,等等。同时,公开信还质疑李昶是“靠拉关系走后门爬上来的腐败无能干部”。据一位不愿具名的编辑透露,李昶经常炫耀自己在四川省科协有后台。《科幻世界》上级主管单位即为四川省科协。

  在公开信中,“科幻世界全体员工”要求主管单位“撤销李昶同志在杂志社的一切职务,重新公开选举一位业务素质高且能够带领《科幻世界》走出迷茫的新领导”,并警告“随时可能出现全体编辑集体辞职”。在众多论坛上,网友也发起了保卫《科幻世界》行动。

编辑:社长极端蔑视编辑和作者

  《科幻世界》编辑部主任杨枫昨天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编辑部工作一切正常,正在为今年第五期杂志做正常编辑工作。对于此次“集体逼宫”事件,杨枫也坦率表示,编辑中间也有点小分歧,也有人处于观望状态。

  对于此次发公开信“讨伐”领导,杨枫表示,是绝大部分编辑实在忍无可忍的最后抉择。“《科幻世界》编辑组成有其特殊之处,它是由一群科幻爱好者组成的,这份杂志也是由科幻读者交流平台成长起来的。这群人聚集在一起,如果仅仅因为收入原因早就离开了,主要还是因为对科幻文学的热爱坐在了一起来做这份事业。而现在的这位领导是四川省科协‘空降’的外行,不仅对科幻文学没有任何了解,更没有长期目标和短期计划,是典型的外行领导内行。自从他到来之后,做事不民主、不开会讨论、极端蔑视我们编辑和作者。所有问题积聚下来,到现在已经没有解决的可能了,所以采取了这一措施。”

  在此事件发生之前,已经有4位杂志编辑因为不堪现任社长的领导作风相继离职。

四川科协:不赞成“公开信”

  昨天上午,发公开信的编辑代表前往四川省科协反映了相关情况。下午,四川省科协通知相关编辑前往科协处理相关事务。据杨枫介绍,她对通过双方协商处理好此事不太乐观。“科协领导公开对我们说,不赞成我们发公开信的方式解决问题,对我们反映的情况也不表示赞同。并认为,我们此举是在砸《科幻世界》的牌子。领导不认为杂志这么被李昶搞垮掉是砸牌子,反而认为我们维护杂志的未来发展是砸牌子。”杨枫对早报记者说,“据对方表态,他们将此事交付给省科协纪委书记来逐一了解,但这样的了解能解决问题吗?”

  事发后,《科幻世界》主管单位四川省科协党组书记吴凯的手机则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前任领导:此事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悲剧”

  1979年就进入《科幻世界》编辑部工作的谭楷也是该杂志前任总编,昨天他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退休离开杂志社后一直关心《科幻世界》的发展,对公开信中的内容真实性表示同意,并对编辑们的行为表示支持。谭楷向早报记者透露,自从李昶上任之后,杂志的内容质量直线下降,发行量在不到一年内也缩水了好几万份。据他透露目前杂志发行量在13万左右。此外,谭楷还说,李昶上任前仅《科幻世界》一年的广告收入就有150万元,而李昶上任后包括《科幻世界》在内的5个刊物广告打包卖给一家广告公司,一年收入仅30万元,而且广告内容和篇幅控制权不在杂志社手中。“所以,网上公开信的内容完全属实,再这样下去杂志肯定垮掉。”对于此次杂志社矛盾公开化,谭楷表示感到非常心寒,“这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悲剧,是国家单位管理体制的悲剧,也是李昶本人和杂志的悲剧。”“李昶是外行,他之前是《四川科技报》主编,因为管理得非常差而下台,后来进入科协,在他对科协高层运动之下被委任到《科幻世界》,他不懂科幻、不懂文学和杂志经营,完全是外行领导内行,这是体制造成的。”

  《科幻世界》上一任社长秦莉昨天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谨慎表示,自从离职之后对杂志社的内部情况不太了解,也不太好比较自己离任前后杂志的内容和质量,“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想大家的愿望都是好的。”

  而此次矛盾公开化之后,如果问题不能到妥善解决和协调,最终影响的还是在科幻界最具影响力的这份杂志未来的发展。

白云飞走苍狗与海鸥

  博客失踪了好些天了,今天终于出现了。在浩瀚的网页里,蓦然回首,它在灯火阑珊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前几天我可想在上面说几句了,可它就是不出现,就是不出现,死也不出现。现在它姗姗地来了,但我想说的那些话都不想再说了。它来得晚了。

  我人生里的那些事总是如此,来得晚了,就了无生趣,徒增黯然。

  童年时我渴望有一辆最新式最小巧的脚踏车,我幻想着骑上它时,长发被风吹起,脸庞在阳光下发光。但直到高中,我才得到这辆梦想中的车,但那时我的梦想不再是它。骑上它时,我是短头发,脸色发黄,郁郁寡欢。

  也许是因为前面的梦想被推迟,从而使得其他的渴望在多米若骨牌效应的影响下,都齐齐被搁置了。就这样,在岁月里,不断被岁月雪藏、搁冷板凳、放鸽子,直至激情冷却,滴水成冰。

  也可能怪我不够执着,对梦想不够虔诚。执着和虔诚的人,要么,为了在当时当地实现梦想,付出所有再所不计;要么,不管岁月变迁,风尘磨砺,只要是活着,便要实现梦想,一旦实现,快乐的程度也不会减弱半分,梦想像酒,越陈越好,变成醇香的情意结,所以有皱纹满面的老妇收集洋娃娃,也有中年人喜欢买棒棒糖。亦舒小说里的耄耋老汉如果收藏华裔的二八少女,通常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十几岁时在上海爱上的初恋情人。

  所以还是怪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