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

attachments/201005/29_235741_img_4459.jpg

  前一段时间,贾嘉来上海出差时,我们俩去世博会。我因为去过一次,所以想推荐一两个差强人意的馆给她看看。她却一概不管,一心一意要奔赴丹麦馆。“听说小美人鱼来了。”她说。于是就去了,小美人鱼坐在在一汪海蓝的水中一块石头上。她并不漂亮,远不及维纳斯像那么秾纤合度,又优美又妩媚又纯洁又高贵,但却独有种动人心魄的气质。她用那两条用致命之痛换来的腿屈膝在石头上,低头沉默地望着海,这正是那个文静多思爱恋似火的小美人鱼啊。

  在我心里,最好看的书一定包含安徒生童话,百读不厌之余,且长读长新,每次都有供君挖掘咀嚼之料。做儿童时最喜欢的无疑是《海的女儿》,为之流泪痛哭。小学课本里有《皇帝的新装》,当时只觉得好笑,但后来才知那岂止好笑!且那好笑,正是我、你、他、她之可笑!青春期时翘首期盼“丑小鸭”变白天鹅的那日。稍微大点的时候,就重新认识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小时候老师说“这个故事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罪恶”,20岁左右才知道每个平凡女孩都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借着微弱的火光取暖,也借着那小小的火光幻想一切美好的东西,不能拥有的东西。毕业后,选择男朋友,又被选择时,再次读到《蝴蝶》,就深味其中讽喻之精妙,真是忍不住拍案叫绝,啼笑皆非。

  今天早上,在床上翻看安徒生童话,《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一文让我感触良多。其中包含多么深刻的人生哲理啊!但是你若没有成家,你便不会体会得那么精深。其实婚姻的快乐之道仅仅是:爱你身边的那个蠢蛋,相信他/她,鼓励他/她,并在每况愈下之时还傻乎乎地只看到那些完全不符合经济学原理的所谓的光明的一面!——如果你身边的那个人并不是蠢蛋,那么相信我,你更加不会快乐啦!聪明的人相互算计。黄蓉喜欢郭靖,痛恨杨康,提防杨过。而杨过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却独独钟情那个从头发尖到脚趾头都笨笨的小龙女。

  这个版本翻译不是很好。我的那本书的翻译较好。但网上只找到这个版本。

  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那是我小时候听来的。从那时起,我每次一想到它,就似乎觉得它更可爱。故事也跟许多人一样,年纪越大,就越显得可爱。这真是有趣极了!

  我想你一定到乡下去过吧?你一定看到过一个老农舍。屋顶是草扎的,上面零乱地长了许多青苔和小植物。屋脊上有一个颧鸟窠,因为我们没有颧鸟是不成的。墙儿都有些倾斜,窗子也都很低,而且只有一扇窗子是可以开的。面包炉从墙上凸出来,像一个胖胖的小肚皮。有一株接骨木树斜斜地靠着围篱。这儿有一株结结疤疤的柳树,树下有一个小水池,池里有一只母鸡和一群小鸭。是的,还有一只看家犬。它对什么来客都要叫几声。

  乡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农舍。这里面住着一对年老的夫妇——一个庄稼人和他的妻子。不管他们的财产少得多么可怜,他们总觉得放弃件把东西没有什么关系。比如他们的一匹马就可以放弃。它依靠路旁沟里的一些青草活着。老农人到城里去骑着它,他的邻居借它去用,偶尔帮忙这对老夫妇做点活,作为报酬。不过他们觉得最好还是把这匹马卖掉,或者用它交换些对他们更有用的东西。但是应该换些什么东西呢?

  “老头子,你知道得最清楚呀,”老太婆说。“今天镇上是集日,你骑着它到城里去,把这匹马卖点钱出来,或者交换一点什么好东西:你做的事总不会错的。快到集上去吧。”于是她替他裹好围巾,因为她做这件事比他能干;她把它打成一个双蝴蝶结,看起来非常漂亮。然后她用她的手掌心把他的帽子擦了几下。同时在他温暖的嘴上接了一个吻。这样,他就骑着这匹马儿走了。他要拿它去卖,或者把它换一件什么东西。是的,老头儿知道他应该怎样来办事情的。

  太阳照得像火一样,天上见不到一块乌云。路上布满了灰尘,因为有许多去赶集的人不是赶着车,便是骑着马,或者步行。太阳是火热的,路上没有一块地方可以找到荫处。

  这时有一个人拖着步子,赶着一只母牛走来,这只母牛很漂亮,不比任何母牛差。

  “它一定能产出最好的奶!”农人想。“把马儿换一头牛吧——这一定很合算。”

  “喂,你牵着一头牛!”他说。“我们可不可以在一起聊几句?听我讲吧——我想一匹马比一头牛的价值大,不过这点我倒不在乎。一头牛对于我更有用。你愿意跟我交换吗?”

  “当然我愿意的!”牵着牛的人说。于是他们就交换了。

  这桩生意就做成了。农人很可以回家去的,因为他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了。不过他既然计划去赶集,所以他就决定去赶集,就是去看一下也好。因此他就牵着他的牛去了。

  他很快地向前走,牛也很快地向前走。不一会儿他们赶上了一个赶羊的人。这是一只很漂亮的羊,非常健壮,毛也好。

  “我倒很想有这匹牲口,”农人心里想。“它可以在我们的沟旁边找到许多草吃。冬天它可以跟我们一起待在屋子里。有一头羊可能比有一头牛更实际些吧。“我们交换好吗?”

  赶羊人当然是很愿意的,所以这笔生意马上就成交了。于是农人就牵着他的一头羊在大路上继续往前走。

  他在路上一个横栅栏旁边看到另一个人;这人臂下夹着一只大鹅。

  你夹着一个多么重的家伙!”农人说,“它的毛长得多,而且它又很肥!如果把它系上一根线,放在我们的小池子里,那倒是蛮好的呢。我的老女人可以收集些菜头果皮给它吃。她说过不知多少次:‘我真希望有一只鹅!’现在她可以有一只了。——它应该属于她才是。你愿不愿交换?我把我的羊换你的鹅,而且我还要感谢你。”

  对方一点也不表示反对。所以他们就交换了;这个农人得到了一只鹅。

  这时他已经走进了城。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人和牲口挤做一团。他们在路上走,紧贴着沟沿走,一直走到栅栏那儿收税人的马铃薯田里去了。这人有一只母鸡,她被系在田里,为的是怕人多把她吓慌了,弄得她跑掉。这是一只短尾巴的鸡,她不停地眨着一只眼睛,看起来倒是蛮漂亮的。“咕!咕!”这鸡说。她说这话的时候,究竟心中在想什么东西,我不能告诉你。不过,这个种田人一看见,心中就想:“这是我一生所看到的最好的鸡!咳,她甚至比我们牧师的那只抱鸡母还要好。我的天,我倒很想有这只鸡哩!一只鸡总会找到一些麦粒,自己养活自己的。我想拿这只鹅来换这只鸡,一定不会吃亏。”

  “我们交换好吗?”他说。

  “交换!”对方说,“唔,那也不坏!”

  这样,他们就交换了。栅栏旁的那个收税人得到了鹅;这个庄稼人带走了鸡。
他在到集上去的路上已经做了不少的生意了。天气很热,他也感到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