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rchive for 八月, 2011

当“姐性”发作的时候

20

[size=11] 百般无赖,又来说梦。痴人说梦。

梦做得又长又乱,纷至沓来,借用某人(不点名哈)的好词是“一锅乱炖”。睡眠质量由此可以想见。睡醒时像刚打了一场仗回来似的疲累无力、绝望萧索。如果是春梦,再累些也心甘,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惜天生不解风情,“春风沉醉的夜晚”一个也无。

有一夜,梦见我的一个叔伯堂妹的妈妈过世了。这位堂妹实际只比我小三岁,但在梦里她却还小,约五六岁模样。因失去妈妈,她不停哭泣,我把小小的她负在背上,她的手臂圈住我的脖子,她的泪水流在我颈窝里。和着她稚幼可怜的哭声,我也在不停流泪。眼前是一片老家的无边的田野,似乎是穿过那田野,去看她过世的妈妈。就那样,在村舍前,田埂上,我负着她,一边言语抚慰,一边慢慢地走着。

我与这个堂妹不算特别亲厚,在梦里我为何怜她至此?我醒来慢慢回味,才发觉自己真的对“姐妹爱”太饥渴,饥渴到借梦发挥“姐性”这种地步了!

要说“姐妹爱”,得从另一边说起。话说,我对自己的女人缘还是很自信的。初一至高三6年间,虽在班上没有大规模的人缘,但只要和我同桌过的女生(好像有一位JP除外)都成为我的朋友:有对娱乐八卦灵窍百通但对功课一窍不通的怪咖女,有家境富裕精通人情世故的精灵女,有心气高傲但身体有缺陷的文艺女,也有一心只读圣贤书个性乏味的乖乖女……工作后也有三四位女同事成了朋友。高中室友中的两位、大学的两位室友、大学两位女同学都成为深度闺蜜。虽然我常常很2,情绪不稳,乱说一通,任性而为,不利于建立好人缘,但从整体而言,我很懂得欣赏女性的优点,也不吝赞美她们。你知道的,一旦欣赏了某人,你看她就似蒙上一层美丽的乔其纱,自然宽容许多。人与人宽容相待,就更容易成朋友了。

但是!但是,我发现自己的女人缘在亲戚间完全失效!至今,我自己有了两位表嫂、三位表弟媳,在老公家这边我还有一位妯娌。至今,我发现自己都无法与她们沟通、亲近,更不用说开展良好互动了。我常常为了亲近她们,故作活泼,出尽百宝,吭哧吭哧地掘地三尺挖掘话题,但均无明显效果。有一回,老公的一个表妹抱怨婚姻不幸福,然后总结道:“……女人在婚姻里付出的比男人要多很多!”我一听,心中暗喜,哎呀,终于找到可以跟她说的话题了!我于是马上近乎讨好地表示深切认同她,并且发表了几句朴素大流、亘立不倒的真理性女权观点。说完后,却只见她看着我,如同看着一头突然走进房间的大象那样,隔膜、迷惑而惊愕!当下,我只得羞愤难当地石化在那里,直接把自己幻化成一头走错房间的大象了!诸如此类,如此这般,越说越错,错得我措手不及,手足无措,从而导致恶性循环,只是更加自卑拘谨,每与她们相见,有兵临城下的紧张,有如临大敌之汗流浃背。然而最令我心痛的还是我的姑舅表妹,我唯一的表妹,在她长大之后,她也对我若即若离了。我常常暗自反省得罪过她的地方,每想到一个貌似得咎之处,都悔得咬牙切齿的,真的。原来“姐性”和母性一样,也会随着年龄而长出来!

因为在这些亲近的姐妹间,我的姐性毫无用武之地,所以我在梦里选了一个不最亲近,但一直交通、从未远离的那位堂妹。而且动用那梦的无边的法力,把她弱化小化,还把她妈妈给弄挂掉了,然后再把她背上我这可怜的缺乏姐妹爱的脆弱背脊!——我的爱是有多霸道独断自说自话呀!

——我的小表妹,现在姐姐我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对旁的姑嫂,我的问题是一般的人际交往障碍;但对你,我是做错了。自私、霸道、独断、自以为是、颐指气使……在你的童年里,我是一个可怕的姐姐吧?

(上文所举我与老公表妹沟通失败的例子,会给人“教育水平不同故没有共同语言”的感觉,但我并不是要说我与各位姑嫂姐妹受教育程度不同才不能亲近,因为我和我一位表嫂、妯娌是差不多的受教育程度。在她们里,相比较而言,我跟受教育程度最低、生在云南大山里的一位表嫂最亲热自然,是我和她才是纯正农村人的缘故?我在她们面前紧张自卑、言语无味;我平日穿戴邋遢、黄面朝天,在同学朋友面前皮厚无比一点不知羞,但在她们面前却总自惭形秽,暗自嫌弃。这其实是我平日的人际交往障碍的延伸吧?姐妹爱的罗马城并不能一日建成。那些人人都会的人际技巧,虽客气但见热忱,亲热却不伤筋骨,对我来说,是多么地困难啊!)[/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