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假期(转自孟静博客)

已经要下画的时候,我才去看《姨妈的后现代生活》,本来首映时寄了张入场券给我,可收到时已经过了期,看电影就是这样,需要机缘,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可能碰不到对的片子。

编剧李樯是我们河南老乡,可他真的了解上海人,尽管腔调是戏谑的、夸张的、与外滩璀璨灯火并不搭调。外甥宽宽对上海姨妈的抠门愤怒不已,他甩出生活费,把所有灯、电视和空调都打开。在他掏钱之前,姨妈家的冰箱是空的,电话机上贴着条:市话三角,长途七角。看到这一段,我笑出声来。我曾经也是宽宽,十几年前放暑假,我在上海亲戚家住过一个月,小学刚毕业的我对上海的繁华没什么认识,对上海人却印象深刻。我的亲戚是我爸的舅妈——一个苏北生的老革命,严格意义上她并不是上海人,但呆的时间久了,从壳到瓤,都散发着上海味。

她家的冰箱不让外人开,怕费电;电视(那时还是黑白的)每天只能开一个钟头,看一下新闻联播;一家子五、六个人吃早饭,碟子里的咸菜论根数,美其名曰节约;一顿正餐经常不超过两个菜。她的家境在当时的上海算相当不错的,三室一厅,只有老两口和一个从乡下抱来的养女。和电影里的姨妈一样,舅妈喜欢小动物,养了几只鸟和一只肥猫。我背后抱怨说:那猫和鸟把蚊子都招来了。她的养女已经20岁了,对养母十分唯诺,听了我这话赶紧跑去汇报。舅妈把我狠狠教育了一通,如果我当时是成年人,一定拂袖离去,可惜我是没有自主能力的小孩子。不过舅妈也有很可爱的时候,她带我上街,一路和颜悦色,给我买了根五角钱的紫雪糕,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是很贵的冷饮。她得意地问我:“你姑姑没给你买过这么贵的雪糕吧!”(我姑姑总跟她作对)我毫不羞惭地说:“我姑姑早给我买过。”气得舅妈无语,心里一定想:这喂不熟的狼崽子。

作为一个河南人,常常有些窘迫,总有人问我:“对于社会上对你们河南人的评价,你有什么看法?”我只能无力地回答:“没有教养的人才搞地域歧视。”可是细想想,上海人在全国被歧视的并不比河南人少。河南人被称为骗子,现在骗子属于有本事的人,在智商上受到敬畏。而上海人是以喜剧的形象存在,他们娘娘腔、抠门、碎嘴子、夜郎自大……都是些鸡毛蒜皮综合在一起却卑微的形象。河南人会写书、拍电视剧作无谓的抵抗,钱花出去了,风评却不见好转;上海人对这些歧视却八风不动,很少表示出强烈的反感,他们依然诚实守信,依然把城市建设得明亮华丽,依然在螺丝壳里做着精致的道场,如果中国有一半人有上海人的优点,GDP或许会更高些。

上海假期(转自孟静博客)》上有3条评论

  1. 慕名许久还没曾看,还好有你的介绍,坚定了我看它的决心,而且一定要拉着EASON一起看![to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