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

attachments/201110/14_130801_bbrv1008.jpg

推荐《我们最幸福——北韩人民的真实生活》——现实版《1984》。

  大部分人是因为饥饿,小部分人是因为无法忍受永无止境的黑暗,他们在黑夜里游过冰凉刺骨的河,抵达中国东北村庄,当他们饥寒交迫地摸进中国的农家小院,看到院子里地上摆着一只碗,碗里盛着白饭和肉时,他们第一反应是困惑:一碗饭为何摆在地上?当他们听到狗吠声时,他们的世界在那一瞬间轰然坍塌——原来,人家的狗吃的都是白饭和肉!而在最幸福的北韩,在伟大的父亲金日成虽死犹生的慈爱关怀中,在金正日的临场指导下,人们有多久没有见过白米了?孩子们一个个饿死,老人们为了先给孩子吃而饿死,男人因为需要更多能量而比女人先饿死……当在中国看到南韩的电视节目时,他们会带着什么表情想起伟大的领袖对粮食短缺的解释:国家正在大量囤积粮食,用以救济不久的将来解放南韩时那些饥肠辘辘的南韩同胞!

  中国去往南韩的路是有多黑暗而曲折,书中只记录了较为正面的讯息,但我却能想象其中更多的黑暗和曲折。沈阳飞往仁川机场,大连飞往仁川机场,北京飞往仁川机场,乌兰巴托飞往仁川机场,几十分钟的旅程,却用了一辈子或是两代人的两辈子,是什么使一个民族去往祖国的路变得那么遥远?不是上帝,不是佛祖,是那些对朝鲜知之甚少却在地图上北纬38°画了一条线的美国军队首领、是斯大林、是毛XX这些人类——的确是人类,虽然像魔鬼。

  脱北者中有偷窃者,有流浪少年,有整日忙着给家人找食物的中年妈妈,有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年轻姑娘,有对祖国赤诚一片的专科女医生,有大学教授,有在那个国家最优秀的青年……身份不一,但从自然生存法则而言,他们全都是人类中最卓越的基因,只因为他们选择了逃离,并且逃出来了!最终抵达南韩的北韩人要像孩子一样重新摸索这个世界的规则(另外一套光荣与梦想、罪与罚),学习理解公民的自由和不自由,学习面对温暖充实的胃后面茫然无措的心灵,这些比学习走路说话要难很多很多,甚至很可能,永远都学不会,就像《肖恩克的救赎》中出狱后反而寻死的老年人。

  我用了整整一夜读完此书,当看到“俊相于明洞步行市场,拿着一本《1984》,汉城,二零零七年”时我涕泪不止。俊相,平壤顶尖科技大学的毕业生,能吃饱穿暖,有大好政治前途,仅仅是无法忍受谎言和罪恶,他出逃了。在书中所写的脱北者里,谁会在南韩适应良好?可能是俊相,因为他是真正深思过“自由”的含义之后才出逃的人。北韩规定男人的头发不能超过5公分,一直想留长发的俊相在南韩留起了齐肩的头发,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把它剪掉——当他发现自己再也没有留长发的特别欲望——他自己的民族里大部分的男人都没有这份欲望——他剪掉了长发吗?

  在黑夜里因为此书而流泪了,如果仅仅是基于某种优越感的怜悯,那么这眼泪是廉价的也是可笑的,因为这种优越感是原始粗暴而且可怜的:就因为我家的狗有肉吃,而你们饿得把全国的狗肉都吃完了?——眼泪虽然包含丰富的含义,但那些丰富总是大部分指向自身。当你看到北韩电力不足所以拥有亚洲最黑暗的夜晚的时候,“黑暗”二字能让具有普通联想力的你想到那位永远生活在黑暗中的临沂同胞。他是仍然在喊着“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的人,在他的绝大部分同胞在呻吟或嬉笑“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翻白眼”的今天!每日每夜生活在谎言中的我们每个人,和生活在饥荒中一样可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