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牢骚太盛

《大方》被禁

《大方》怎么会被禁?百思不得其解。照说这本期刊是小资得不能再小资了,柔和得不能再柔和了呀。给村上春树做个访谈,半本就不见了那种啊。和郭敬明的出版物、张悦然的期刊又有何区别?其实就算是韩寒的那些书和《独唱团》,又有什么锐利的地方?真的要扛着这点言论去战斗,不要说沾不到敌人的衣角,连望也望不到呢。

真是躺着也中枪。女人也被抓壮丁。

最近禁令越来越严了。其实我们知道已经没啥东西可禁的。茫茫图书排行榜,不是写媳妇大战婆婆,就是作女如何钓金龟。这些书本来没什么不好,但如果全都是这些,就不好玩了。稍微耐看点的书不是外国人写的,就是死人写的。每次买活人写的新书,看书评时:感动花溅泪,拿到书时:恨得鸟惊心。买新书和买仙丹似的,没一次是真的。到了焚书坑儒那一天,就只剩下郭敬明的书了,烧出来估计都有达芬奇的味儿。儒本来无一个,也没人可以埋,白挖坑了。

上头真是脆弱。以前以为是神经衰弱,听不得高声,人家孩子满月或者乔迁新居在房前屋后放个鞭炮啥的,他就以为是枪响。现在恶化了,有了幻听症状,大家没听到响,就他听到了。

不过也好,这么一弄,作家们至少有个借口了:因为禁言,因为审查,所以我也不想写了;写得不好,是上头把我才华的精粹灵魂都禁了。

总之可惜了的,我还蛮喜欢《大方》No.1的。再翻《大方》No.1来看,是村上春树周作人黄碧云贾樟柯安妮宝贝这些人哪,实在是找不到任何政治立场。一定要找原因的话,难道是专访了村上春树—>村上写了1Q84—>1Q84之所以叫1Q84,是为了向1984致敬—>1984是批判极权统治的?哈哈哈,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株连九族?OMG,1984来了,大家做完操,上完政治课,就回去洗洗睡罢~明天早起还要狠斗X字一闪念呢~

河的第三条岸

有篇小说讲一个梦想远洋航行的男人,因为家人长期束缚着他,在他年老将近的时候,他就驾着一条船,成日里在河的这边和那边荡来荡去,有人问他,他就说,他在找河的第三条岸。他的行为让他家人饱受耻辱和讥笑,都远离了他。后来他就消失了,可能已驶向深洋,也可能在第三条岸安全登陆。

这个悲壮的神经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我每每在非彼即此的时刻就装作寻找第三条河岸。当我正经八百的问:这样的生活到底算不算幸福?我是在认真的表达我的人生态度并且探求答案,可说出来多么像演戏。张公子就跟我演对手戏,他说我神经病或者根本不理我。而如果他说嘉嘉有本难念的经,那就更像演戏。所以我并不关注男一号对手戏的内容,只是在自演自伤。

演技派

  网络使丑陋的现实迅速传播广而告之,可是中国90%不上网的群众依旧会前赴后继成为骗子广告的拥趸。
  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互联网儒商李彦宏委屈求全坐在春晚现场,原则?敛财是不可能有原则的。非要讲原则,“给钱就让上”不仅是百度更是央视的商业原则。

  可怜的受众。

中国最牛的演技派演员(化名太多无需真名):
attachments/200902/04_093400_1f62ef51a0d1537d853524eb.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431_0f5b3809e7369b8a0a7b82c8.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439_1cfbb91042bbc10fb9127bcf.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446_1e540fedbecfb0ce2f2e21c0.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05_7cee3eec54590dcbb31cb1c2.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12_37d5d4ed92cad722269791c8.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20_211e9ff9ac64d710d9f9fdc0.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38_aaae45ac16c8f0164b36d6c7.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50_bf82c83fa91cb5e5828b13c0.jpg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25_a9e97b25108e5f2cc89559c0.jpg

瞬间战胜病魔并事业有成的女神人:
attachments/200902/04_093530_aa8de5224200275bac34de3d.jpg

最泛滥的节日

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世界最疼朋友日”的手机短信
第一次我想哦还有这个节日啊
第二次,我以为人记错日子了
第三四次至n次,那就肯定是中国移动干的了
然后腾讯也跟风了
今天又收到QQ留言,还是东北版本:
书上说吃糖对牙不好,我就把糖戒了。书上说吃薯片对胃不好,我就把薯片戒了。书上说常跟你联系对脑子不好,他娘的,我把书撕了!这感情杠杠的哪能戒?今天是世界最疼朋友日,发给你最疼的朋友超过6人,会幸运全年!可回发!只想告诉你,你是我最珍贵的朋友,认识你这一辈子–值!

骚扰你一下,值!

我很忙我很好

rt。年关到了,哪个有志青年不忙啊。表问我忙什么,要问就去问周杰伦and刘若英。他们唱的比我说的好听。

飞燕同学无数次哀怨的说你离我越来越远了,time and time again she ask me。

但是这不妨碍下午我们深刻的交流了一下许三多钟跃民和妇科疾病。omg,跳跃的。

每当心头有工作堆积的时候有文案要写的时候,我就把收藏夹的blog都看一遍、把电视剧的精彩剧情都放一遍、把门户网站的新闻都看一遍、和qq可以胡侃的人都胡说一通,最后,诅咒一下竞争对手并且祝福一下票贩子买到票。实在没什么事干了,最后的时刻到了,不做不行了——开始写作业。无数个上学的日子,无数个工作的日子我就是这么过来的 [cry]

嗯,跳崖的最后一刻,我要把blog码几个字:同学们我还活着。哀哉尚飨。

暂时关闭评论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暂时关闭回复。17大过后开放。
我和飞飞自说自话一阵子。 [shame]
对不住小芽、钰明等同学了。但是我们知道你们在我们身边。 [heart]

借口 AND 笑话

我家的pp...在哪里...

基本上我每天回家就像死猪一样躺床上看明朝的那些二事儿。

小区旁边有个工地,按国家规定似乎是晚上10点到早上6点不许开工扰民以免电锯惊魂,因此基本上我6点会被准时吵醒跳起来关窗。so我很快学乖了发誓晚上10点就睡,早上6点起来跑步健身减肥去。but倒是10点开始睡了还是7点半起床。快睡傻了。

我买了四条小金鱼,第二天都翘了。大概是被甲醛毒死的。so买了甲醛自测仪测试,乖乖,超标6倍!我很担心我俩基因突变,如果变成盖茨这么biu还好,万一变傻了可怎么办。

综上所述,我每天不是担心基因突变,就是和电据惊魂抢时间睡觉。没时间拍pp。甚至没时间写彪悍的骂街行为。嗯,我一定会挤时间的。时间就像乳沟嘛。

腰好疼

做伙计长工真的好苦啊,身体不舒服,也不能请假,为5斗米折腰,折得腰疼啊!物价这么高,工资连5斗米都买不到。

学好英语 到谷歌混吃等死

我把签名改成这个后很多人跳过来问为什么。

这其实是馒头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号,源于开复李说谷歌对食堂伙食的要求是:“20天以内,菜式不许重样儿”。于是前些天那篇谷歌员工略显夸张的blog又被重提。

今天(4月30日)有两件不能忍的事:
  一不能忍是公司的食堂。原本以为昨天喝的乌鸡甲鱼汤已经算是奢侈了,没想到今天中午走进食堂看到所有人都是一手抓着龙虾一手抓着螃蟹在啃,着实吃了一惊。今天的中式两道主菜:椒盐澳洲龙虾,葱姜焗青蟹。外加好吃到不能忍的龙虾粥——第一次在食堂吃完了还去再盛一碗。相比之下,前几天吃的大虾,烤鳗鱼,银鳕鱼,扇贝什么的看来真是日常菜了。

二是骂北京的交通(骂得对但是没文采。略过不引用。)

啧啧,这样会安逸腐败到胸无大志吧。

开复李还说:中国的工程师们还是太保守,他们很在意手头的工作完成的如何……我对他们都是“无为而治”,尽量给他们空间,鼓励失败。

啧啧,这是一种怎样的自由。

不管怎么样流口水,我中午还是得出去吃地摊凉皮。这是怎样的一种云泥之别。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我以为是去秦皇岛呢,谁料下车一看,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到了一个海鸥不拉屎的地方。
  唐山人民难道还没从地震的淫威中脱离出来么?车停处荒草丛生,宾馆内跳蚤横飞。白毛巾一擦脸哗啦啦脸上直掉毛。六月飞雪,格外冤。
  无任何景色可言。我们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杀人运动。馒头彻底无思维,墙头草、骑墙派。张公子彻底思维混乱,天马行空,一轮到他发言我就暗背圣经,不能干扰了原来的逻辑。

attachments/200706/13_140020_dsc02534.jpg
我也是很忧郁的。。。忧郁的看向大海。。。
attachments/200706/13_140051_1.jpg

京东真有幽默感

快递给张公子送来一个箱子,非常诡秘,十分暧昧,相当吸引眼球。

丫和最敏感,撇一眼最先大笑大叫:这个太强了我晚上会失眠的!

一时间,同学们闻声而动,炸开了锅,纷纷放下手头工作,拍照的拍照端详的端详跳脚的跳脚拊掌的拊掌,有效的丰富了娱乐文化生活。

馒头悄悄说:提醒你家男人,那东西也是有保质期的。

豆包语重心长的提醒:这东西...最好还是送到家里吧...

小刀举着手机激动的说:拍得真清晰!

副总高屋建瓴的总结:电子商务部总是给我们带来惊喜!

还是琳琳最体贴,琳琳说:为今之计,还是打开箱子吧。

张公子恰好出门在外,我很害怕开箱,万一真的是咧,手头又没有武器挖地缝。终于,我还是凭着多年的信任,心中两个小人激烈打斗了片刻,毅然决然开了箱,终于使真相大诏于天下,否则这一世英名还不毁了!

箱内赫然两个玩具:蚂蚁工房和直升飞机。好家伙,京东很彪悍的用一大号杰士邦(不会有人不知道杰士邦啥东西吧?)箱子送来了。tt图案和杰士邦仨大字清晰可见!人人都以为是七彩谷送货的。

同学们很失望,在箱子各个角落里寻寻觅觅,把泡沫也揉碎掰开,希望找出片只jissbon。无果。失落散开。

但是丫和依然很激动与不平,他说:无论如何,这件事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我明天要订几份盒饭,特别要求用安尔乐箱子送...风头一定要盖过!

什么眼神啊!

  中午带张公子外甥在麦当劳吃垃圾餐。
  服务员抹桌子时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忍不住嘟囔出声:给儿子穿这么少,不怕冻着啊!
  我愕然,旋即愤懑大叫:谁儿子啊!(差点脱口而出:怎么不说你儿子啊!)
  张公子外甥也愤怒的大叫:她是我舅妈!
  but该服务员大婶充耳不闻,继续嘟囔:当妈的包得怪严实!

  我知道我是奔三的人了,那也不至于养这么大个儿子早婚早育吧?!对着镜子做左照右照也没看见鱼尾纹,还有那么明显的青春标志——青 春 痘!就是头发乱了点,难道烫发而不染色就一定不是珍珠而被划入鱼眼睛行列么?而且我穿带帽粉色T恤,足够年轻朝气了吧? [music]

  难道是我最近读他们IT圈的书读得未老先衰了?悲哀啊!

十条立命军规

最近读书太少,看也都是看些假清高无关痛痒的东西,言语越来越无味,对安身立命没有用。

其实主要是没人听我说。听那些我也在越来越远离的东西。

我怎么能够不重视现实呢?我还是学社会学的呢!

看看这十条立命军规,与飞燕共勉!
attachments/200705/14_152518_474294097_cbbc7930f1_o.jpg

满世界都满嘴跑火车

  花砖说成腰砖
  厨房说成卫生间
  ......
  已经波及到和不说人话只讲c语言的馒头更没法交流了——两列火车跑不在一条线上。相对长叹。无语凝噎。
  张总也患这病。我说您赶紧省省吧,很殷勤的献上块苹果堵上嘴。
  我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让嘴的速度和脑子同步!同步。
  可是猫递过来报纸说五一大中电器降价可不能光顾着玩。我看了看报纸,便宜死啦,跟不要钱似的。实在应该再买套房子赶紧装修起来,不然真是亏死了。
  YY得热血沸腾。

不快乐不美满的人生

翻了下《女巫辞典》,李碧华说:快乐美满的人生,是: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

太美好的愿望了,不成泡影才怪。

但是在地铁关门前一秒,全身闪进;又第一个走出充满汗臭味脂粉味皮夹克味带饭的人的饭菜味刚好有人放了个屁的地铁,就算今天是周一,每天都要这么过,有这些快乐药,也没什么大不了。

李碧华的文字有意思,最近要走这个路线了! [fd] [music]